鹿正康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自己溫暖的廉租房,打開熟悉的電腦,點擊熟悉的圖標。

啊,stea

看看自己的遊戲庫,裡麵的存貨不多,可都是精品,鹿正康很愛這些遊戲。

入夜了,鹿正康打算晚上好好刷一波空洞騎士的五門,這回爭取把時間壓縮到三十分鐘。

雖然比不上那些大佬,可在這樣一款高難度遊戲裡衝擊巔峰依然是足夠自傲的事情。

在此之前,鹿正康決定好好吃一餐飽飯,充足的血糖能給他的大腦更多活力,至少讓他的反應快上一些。

淘上一碗米,放入電飯煲,再加上一把新鮮玉米粒,插電煮飯。

打開陳舊發黃的小冰箱,取半株剩下的白菜,取一小塊臘肉。

“白菜啊白菜,怎麼都好吃”鹿正康哼著歌,“臘肉炒白菜,怎麼都好吃。”

走到狹窄逼仄的陽台,廚具炊具都在這不到五平米的地方。

打開窗戶用來排出煙氣,卻不慎放入漫天的月光,陽台的天花板上有個小小的、臟臟的節能燈,釋放著淡淡的光亮,把鹿正康的影子拉得老長。

做完唯一的熱菜,把依靠在牆上的摺疊桌打開,鄭重地把臘肉炒白菜放在這小桌的中央,再開幾瓶罐頭,做出群星拱月的樣子。

菜肴做完,就等米熟。

趁著空閒,鹿正康趕緊打開太吾繪卷肝一會兒。

這遊戲簡直是時間黑洞,不知不覺就一百小時加了,而佛係選手在這種遊戲裡麵生活頗為艱難,好好一個太吾傳人不去剿滅相樞勢力,反而沉迷村莊建設。

一切都是井井有條,鹿正康很滿足現在的生活,並且非常享受單身時光。

吃完了飯,鹿正康還出門散散步,住在十八層樓,電梯上下都得花上一段時間,很多人就是因為覺得麻煩,於是不會選擇散步,鹿正康卻不介意在深夜裡獨自一人遊蕩一會兒。

鹿正康在路燈下眺望城市陰沉的高樓,抬頭看天,陰雲被城市的燈光照亮,散發著不自然的紅光。

走了一段時間,感覺肚子裡稀薄的油水消化了一些,身體也逐漸燥熱起來,完全抵禦了初秋的寒意。他知道是時候了。

回家,坐在電腦桌前,打開空洞騎士。

熟悉的音樂,熟悉的介麵,他無數次看了,看到熟悉的小騎士坐在熟悉的長椅上休憩,鹿正康卻感到一種澎湃的力量在胸膛裡湧動。

他忍不住說道:“真想進入遊戲,來一場以生命為賭注的冒險啊“說完,自己忍不住就笑了,”想什麼呢,這麼大人了,還和小孩子似的“

操縱小騎士來到神居的第五門。

裡麵有四十四個boss的車輪戰等著他。

手機先靜音,想了想,扔到床上,還拿被子蓋好。

長出一口氣,五門,鎖血,進入

金色的神居,深淵的大門,黑色吞冇鹿正康的視線。

鹿正康感覺自己在漂浮,輕輕緩緩,如流雲在天際漂浮。

漆黑一片的視野慢慢清晰,引入眼簾的,卻是大片金色的盛景,複雜美麗的幾何符文懸空而透明,一切如夢。遙望四際,有一座座懸空平台,影影綽綽的似乎有一個個建築,一座座雕塑,一個個移動的黑影。

一切都是這樣美好,鹿正康簡直忘了自己的存在,隻是把自己投身進這樣炫彩美妙的世界。

但這樣夢一般的景象很快消散,鹿正康醒過來了。

但不是以一個人的形狀。

入眼是一隻蟲子。

鹿正康一愣。

蟲子

眼前的蟲子有擬人的體型,有著纖細的四肢,但整體圓溜溜的,非常無害的樣子,可實在太大了,不,鹿正康意識到,是自己變小了。

蟲子看到鹿正康,發出歡快的聲音。

聲音軟軟的,很溫柔,可鹿正康聽不懂,當然,蟲子的話和人的話當然不一樣,鹿正康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努力想要起身,卻做不到,伸手一看,卻陡然一驚。

這透明的、小小的手,四根手指,還能看到裡麵的血管。

冇有骨骼,反而是甲殼,雖然很柔弱,但的確是甲殼。

鹿正康反覆確認,終於清醒的意識到自己變成了一隻幼蟲。

可哪有蟲子這樣擬人的

自己現在身處一個小小的圓屋,牆上掛著各種工具,天花板垂掛了一個透明圓球,裡麵有發光的蟲子飛舞,給室內帶來了光明以及些許單薄的暖意。

先前的那隻蟲子離開了鹿正康床邊,不一會兒,手上拿著一塊肉走了回來。

這似乎是一塊蟲子肉,還帶著甲殼,那熟悉的模樣讓鹿正康有了既視感,這似乎是空洞騎士裡最低等的蟲子,也就是小爬蟲。

那蟲子把手裡的肉塊放入口中咀嚼了一會兒,進行了簡單的消化,吐出肉糜,一點點餵給鹿正康。

人類的意識在排斥這樣粗糙的食物,但蟲類身體的生存本能異常享受甘美的營養物質,鹿正康能品味到醇厚的滋味,他的心被一種複雜而直白的的快樂打動了。

幼蟲柔弱的軀體無法給鹿正康提供長時間思考的能量,他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他進入了夢境,一個蟲子的夢想,一個蟲群的夢境,一個國度的夢境。

鹿正康的眼前充滿了金色的輝光,這是夢的世界。

他看不到自己的形體,但他能感覺到自己意唸的強大,畢竟,他是人。

一個虛幻的平台出現這金色的虛空裡,這個世界有了方向,平台就是大地,是下方,而上方,是無邊無際的光,遠處有許多類似的平台,影影綽綽間還有許多巨大的建築,它們在夢境的世界裡隱藏了卓爾不凡的姿態,變得不起眼,如真正的夢幻泡影一般,那是其他蟲子的夢境。

鹿正康想要一個切實的軀體,很快,他能感受到軀體凝聚了出來,各種身體感官也一一出現,這樣的感覺很美好,鹿正康既驚奇,又覺得開心。

一個小小的、圓滾滾像個雞蛋的蟲子輕飄飄地墜落到下方平台上,好像一朵雲彩,還微微的彈了幾下。

平台的大小冇有現實意義,鹿正康心念一動,平台就擴大了許多,而且隨著他進行更深層次的聯想後,平台開始變得凝實,出現了圍牆,出現了一座小小的樓閣,雕欄玉砌,碧瓦飛甍,很漂亮,很精緻,內部結構也不斷出現,舒適的竹製躺椅,家居用品,鍋碗瓢盆這些完全冇有用處的東西,鹿正康都不惜心力一一具現,這樣充斥著細節的夢境世界,比現實更加迷人,鹿正康知道,自己在這裡就是神

但他終究不是,他很快感到疲憊了,停下了建造夢境的想法,他躺在寬闊的床上,陷入了無夢的沉眠。

或者說,夢中的沉眠。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