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敗蟲王站起身,它的肩膀繚繞著疏淡的流雲,背襯一輪明月,陰影籠罩山峰,它的姿態古拙,如一座蠻荒的神像。

孫麗釵站起身,虛空中有石質的雕花階梯出現,她忘記了疲憊,一步步地走上去,一點點接近高大的蟲王。

直到她與它相望。

八敗一對冇有波瀾的眼中,似乎有濃烈的情緒湧出,如書捲上的文字般輕易能翻閱知曉。

是欣喜,是親近,是不言的默契,孩童與促織間有某種命契,將她們的未來緊緊連結。

八敗抬手,巨大的臂膀卷攜狂風,到孫麗釵跟前卻變得溫柔和緩,四指的收掌托著女孩,放到頭頂。

孫麗釵與八敗同時抬頭望天,月上更有一片淨土,於是蟲王踏步而起,衝入天空。

月上淨土寧靜安詳,隻有大片大片的幽藍曇花盛放,八敗踏入其間,身軀就不自主縮小,孫麗釵站立不穩,掉了下來,落入花叢,卻被看似嬌弱的花瓣托起冇有受傷。

土壤是金沙與琉璃粉,發著黃澄澄的光,踩上去結實又柔軟。

孫麗釵與八敗在花叢裡漫步。

不知走了多久,走出去多遠,她們一人一蟲竟在這美麗花海走散。

孫麗釵四處尋找冇有頭緒,前方陡然傳來蟲鳴,卻是八敗在呼喚她。

蟲鳴一聲高過一聲,一聲急過一聲,似乎是遇到什麼危險,孫麗釵急忙加緊步伐。

曇花有一人高,在其中穿行目不能視物,花香迷亂嗅覺,花色迷亂心神,若不是有蟲鳴指引,她根本也不可能尋到方向。

看似無窮無儘的花。

終有極限。

某一刻,孫麗釵衝出花海。

一片叢中空地上,八敗站在一座雕像前對她招手。

女孩放慢腳步,來到雕像前,拍了拍蟲兒的頭,“你不要亂跑了啊。”

蟲王吱吱叫幾聲,也不知是不是同意,然後它就指著身後的雕像,示意孫麗釵看去。

這是一座佛像。

鹿緣菩薩的佛像。

女孩一愣。

石頭雕刻的粗糙形體卻有鮮明的神髓,不論是座下蓮花,手上法印,還是那一對鹿角,都是大概的輪廓,可就是很形象,很貼切,在整個雕像都很原始質樸的情況下,依然傳達出了一種平靜安寧的氣質。

孫麗釵輕輕撫摸雕像的臉龐,一股溫暖的力量傳達到她身上。

在這輕柔的撫慰下,她慢慢感到無比的睏意上湧,不知不覺就睡在了蓮座前。

八敗伏在她身邊,輕輕鳴叫,似在唱一首安眠曲。

……

覺光把睡倒在蘭花叢中的小姑娘抱起來,然後就看到她衣領上那隻醜醜的蟲子。

“咦?蟲兒怎麼不怕人?難道是抓了隻呆物?”

呆物就是隻能餵雞的最低劣的蟲子,覺光暗笑這小姑娘運氣不佳,忙活半天,讓所有人擔驚受怕,到頭來隻捉了一隻呆物,真是……

當晚,孫王氏見到了自己的女兒,她心急如焚地衝過來,看到孩子安然無恙,隻是乏力睡著後,頓時又生氣了,抬手想把她拍醒,被覺光趕緊攔下。

“施主莫要如此,孩子小不懂事也是正常的,可不要把人打壞了,”他哈哈一笑,“要說貧僧當年比這可過分許多,不過我腿腳快,爹孃要打我追不上,這麼多年一直冇被管教,也就是到了寺裡才懂得事理。你這孩子現在調皮,等送到逸姑庵修行一段時日就好了。”

大晚上匆匆從家趕來的徐染血頓時不樂意了,“你這黑僧怎麼說的話,麗釵平時那麼乖,她這次離家肯定也是有自己緣由的!”

“小孩子懂什麼,多半還是起了玩心了……”他們爭辯幾句,覺光發現自己說不過,頓時扯開話題,“好了好了,我去通報佛子,看他怎麼吩咐。”

禿驢很壞,故意直挺挺往徐染血身上撞,他身高體壯的,還抱著小孩呢,書生哪敢與他硬頂,推開兩步,然後被覺光一個呲牙的怪笑氣到不行,偏偏還不好計較什麼。

邁步進屋,此時鹿正康正在收攏棋子,一枚枚,分門彆類地放回棋盒,很細緻,很緩慢,棋盤上兩枚白子貼在一起,其餘的黑子分佈依然是雜亂無章。

覺光把小姑娘放在鹿正康身側,對他合十一禮,“幸不辱命,佛子交待的事情覺光卻是完成了。”

鹿正康對他笑了笑,然後低頭看向孫麗釵。

說來也怪,睡得香甜的孫麗釵突然就醒轉了,睜開眼,一副精力充沛的樣子。

看到眼前人,她開心地叫起來,“鹿緣,我在月亮上看到你了,啊,對了,我去給你捉促織了,是一隻異品促織王呢!送給你。”她雙手捧起,八敗很靈慧地從衣領上跳到她手上,正對著鹿正康,輕輕叫了兩聲。

旁邊的覺光撇撇嘴,異品?說神話唬人呢?

鹿正康伸出左手食指,蟲子爬上了他的手背,很安然地蜷縮起來。

“我很喜歡。”

“嘻嘻,你喜歡就好……困了,我先睡一會兒哦,睡醒了再找你說話。”孫麗釵前半句時還興沖沖的,每吐一個字就低沉一分,等話說完,直接又躺下睡著了。

覺光“……”

鹿正康左手放在膝上,讓八敗就待在手背,右手接著去收攏棋子。

覺光上前幾步,“佛子,之前貧僧看到的那棋盤……是神通嗎?”

這和尚一張黑臉上沁出激動的紅光,期待萬分的樣子。

“可以是。”鹿正康語氣平淡,但禿驢一聽就興奮地把眼睛都瞪大了。

“我,這……我去告訴方丈。”

鹿正康看著他著急忙慌的背影,歎了一口氣,這群和尚又要讓他不省心了。

收攏了所有棋子後,他輕輕觸摸八敗的身軀。

蟲子,人類,命運。

天眼通的視角裡,孫麗釵的上緣珠與八敗的上緣珠被一根堅實的上緣線捆在一起,異品蟲王的上緣珠如山嶽般巨大,與之相比,小姑娘不過是一顆山上的石礫。

孫麗釵的上緣珠得到了八敗的滋養,不斷膨脹起來。

“從今往後,此蟲與你同生共死,它若無恙,你便不夭,若你辭世,此蟲亦亡。”鹿正康輕輕呢喃。

抬頭看窗外。

月色真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