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刀!

鐺——!

子孽禪師奮起真氣,以金鐘罩絕技抵擋,強大的聲浪甚至將周圍的民眾掀翻,看他們口鼻出血的樣子,怕是活不成了。

瓊達蘇朗又揮出一刀。

“嘛!”

那忿怒的神王周身隱現一道密輪,漫天護法出示於密輪之中,唱誦真言,氣力更漲!

第二刀!

子孽禪師大喝一聲“結陣!”下一刻,四位少林長老齊心協力,四條長杖交錯如花,擺出少林極四階絕技小羅漢棍陣。

嘭!

一個金身羅漢現於虛空,豎掌成山,防住了這第二刀。

“呢!”

密放紅光,灼灼如焰,神王奮起一拳,如隕星墜地。

第三刀!

金身羅漢揮臂將其擊偏,寬闊疏狂的刀氣掀起長街上的石板,飛入道旁的酒樓,直接將這諾大建築擊垮。

“叭!”

腳踏地獄群鬼,青煙滾滾,席天卷地。

第四刀!

羅漢被煙塵裹住,四麵揮拳卻破之不儘,終究被惡鬼分噬而死。

棍陣破散,除了子孽禪師橫練高超,其餘三位長老都連連後退,每一步都會踩出結結實實的腳印。

“至剛化柔!了不起!了不起!”一位長老搖頭歎氣,隨即再次提棍上前接敵。

“咪!”

遍地生長曼珠沙華,神王消隱,原地隻留那一道恐怖的密輪瘋狂流轉。

第五刀!

小羅漢棍陣再起,卻轉眼破碎,這一刀已不是弱者合力便能抵擋的了!

子孽禪師眼角迸裂,血濺十尺,猛然搶上前,提杖相迎。

“子孽!”

“師兄!”

三位長老驚呼,欲使出圍魏救趙之計,可那金剛宗明王竟也隨神王而去,人刀合一,化作燦爛刀光,渾然不可尋覓。

這一刀,近乎於道。

子孽禪師手上極四品的嗔癡杖遽然斷碎,刀光劃開護體真罡,在禪師金塑鐵鑄般強韌的軀體上割出巨大的口子,赤烈鮮紅的熱血潑灑一地,傷已及骨。

還有最後一刀。

頂級高手間,差一點就是天地之彆。

……

法場高台上,無辜的村民們見到有人前來營救頓時激動不已,而當金剛宗的喇嘛們出戰,心情又有起伏。

桑傑被捆在長柱上,他右臂已經青紫腫脹,漸而不覺疼痛,他旁邊就是玄慎,青年氣息奄奄地看著和尚。

和尚似乎也感應到了他的目光,睜開眼,扭頭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

“大師,那些高僧能敵過金剛宗的……惡賊們嗎?”

玄慎輕輕道“不必憂心,菩薩來救吾啦。”

下一刻,已經四肢俱斷,胸骨碎裂的玄慎,輕輕一掙,竟然把身上的牛筋繩崩開了。

桑傑瞪大眼睛。

源源不絕的生命精氣自虛空而來,湧入玄慎破碎的身軀,進而讓斷骨複合,傷勢痊癒。

“再堅持一下!”僧人對這些單純的信眾們輕輕揮袖,濃烈的生機如春風滋養他們傷痛的軀體,減緩他們的痛苦。

玄慎轉身,大踏步向瓊達蘇朗衝去。

……

鹿正康盤坐床榻,輕輕抬起右掌,須彌山顯化,下一刻,輕輕揮手,山峰消失不見。

……

“哞!”

密輪之上,演化六道眾生,天道澹澹,人道汲汲,阿修羅道鬥戰如狂,地獄道嚎哭不絕,惡鬼道妖行暗伺,畜生道愚蠻野憎。

第六刀!

神刀!

受此一擊者,無不入輪迴。

子孽禪師倒地不能再戰,另三位長老被氣機鎖定無法脫戰,已做好殉道殞身之念。

當此千鈞一髮之際,隻聽一聲輕喝,似如天邊傳來。

“須彌神掌!“

轟!!!

大地震動!

一時間,秦州百姓隻感覺晴天竟黑了下來,紛紛抬頭。

九天之上,菩薩按掌。

掌間須彌,覆壓萬裡。

六道輪轉不休,然而終究不容塵世,一座雄峻的四棱高山如漫天烏雲蓋頂,將輪迴擊散。

瓊達蘇朗身形跌出虛空,像一隻不堪重負的老龜趴伏在地。

漫天奇景一閃而逝,恍然如一幻夢,然而全城百姓紛紛跪地,大呼慈悲。

待得陽光重新普照大地,一切塵埃落定。

金剛宗的番僧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好似背上壓了一座大山。

瓊達蘇朗語氣艱難,“何方高人,可敢現身一見!”

玄慎走上前,將眾位前來救場的中原僧人扶起,另渡精氣助力療傷。

先前子孽禪師胸口盤踞了一股刀意精神不散,因此無法止住傷口,好在那須彌神掌把刀意擊散,禪師繃緊肌肉,刀傷自然貼合,血流止息。

他翻身站起,捏了捏指節,看著地上喪家之犬般的金剛宗明王,獰笑一聲,走上去一把抄起,並狠狠摑了幾個耳光,“好個番僧,這刀法硬是要得!不過敢對鹿緣菩薩不敬,這就是大大不該了!”

中原眾僧齊誦佛號,將喇嘛們禁錮了,拋在法場高台上。

桑傑等人已被救下,此時正在相擁哀泣。

玄慎和尚對著廣大秦州百姓,一一細數番僧罪惡,並言說鹿緣菩薩慈悲心與無量力,教導眾人莫再盲從外道,一心要歸附正統。

台下眾人將信將疑,但畏懼這幫和尚武功高強,也冇有敢出聲反對的。

一番說教後,禿驢心狠手辣,把喇嘛們的武功儘數廢除,又將那起事的喇嘛砍去四肢,吊在城牆頭上。

瓊達蘇朗嘶聲高喊“你們都死定了!死定了!你們這是在同整個雪域為敵!待我金剛宗點起兵將,便衝入中原將你們一一滅門!等死吧!”

青年桑傑衝上來指著喇嘛的鼻子大罵“你這惡賊!休要做春秋大夢!待鹿緣大菩薩將淨土傳遍這高原,你們就是千夫所指!你們的惡行惡性終會被揭露!這一天不遠了!”

青年罵完,也不去理睬金剛宗眾人的叫囂,轉身對中原眾僧頂禮膜拜,“小人桑傑願走遍雪域,傳播菩薩威光,請各位大師成全!”

玄慎和尚上前扶起這位誌氣高昂的男子漢,“能發此心,你距離菩薩又近了一步。”眾僧皆微笑頷首,讚許不已。

“這次有勞諸位師兄前來相助,大事已成,各位便回吧,我要同這位小兄弟一道,讓這廣袤大地都傳唱鹿緣菩薩之名。”

“善哉!大善!”

眾僧灑然長嘯,施施然奔向東方,那裡,一輪太陽高掛,金光照徹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