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威壓很強,讓人從心靈感到畏懼與尊敬,宋硯很奇怪,當初他麵對那頭元嬰大妖都冇有這麼強的威壓,天空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釋放出這般強大的威壓。[網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冇有廣告。]快的小說

“大……大……當家,那……是什麼?”

牛大膽又一次結巴了起來。

宋硯冇有理會他,雙眼死死盯著天空。

大周帝國,皇城。

正在批閱奏摺的姬乾陡然看向殿外,隻見他身形一晃,他就來到了大殿外,抬頭看向天空。

人影閃過。

一名金袍老者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身邊。

“見過皇爺爺。”姬乾彎身行禮。

金袍老者冇有理會他,雙目怔怔的盯著天空,忽然,他的神情變得極為‘激’動:“就是這種感覺,乾兒,這是神殿的氣息!”

姬乾雙目陡然變得無比明亮。

大漢帝國,皇宮深處。

皇帝劉*同樣與一名老者站在一起,皆抬頭盯著天空。

半晌後,那老者語帶感歎道:“那是神殿的氣息!”

大楚帝國,皇宮內院。

皇帝項飛緩緩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問身邊老者道:“皇爺爺,您可知天上是何物?”

老者也緩緩收回目光,如同呢喃般說道:“百年了,神殿終於又要降臨了!”

清心聖地……

鬥戰聖地……

瑤池聖地……

總之,天上的異象瞬間吸引了無數高人的注意。

清風寨。

宋硯依舊望著天空,眼中卻多了幾分‘迷’茫之‘色’,這明明是個低級世界,為什麼會出現比元嬰大妖還要強大的東西?

忽然……

天空上那擁有萬丈光輝,照亮了整座大陸的光芒開始變得暗淡,不對,應該是光輝在收縮,同時,那籠罩整片大陸的威壓也跟著消失了。;

數秒後,天地間重歸黑暗,正剩下懸浮在萬米高空依舊亮若星辰的神秘物什。

忽然,靜止不動的神秘物什墜落了。

如同流星劃空,那星辰般的物體帶著璀璨光輝從天而降。

越來越近,越來越低。

宋硯眼中不由閃過詫異之‘色’,因為那星辰般的物體好像是朝著黑風山脈而來。

大周帝國皇帝。

老者大聲道:“孫兒快,馬上派人過去,務必要將那與神殿有關的物品找到!”

大漢帝國、大楚帝國皇宮中的老者也都說出了意思相同的話語。

三大聖地。

三位聖主麵‘露’‘激’動,紛紛招來手下,急切吩咐道:“馬上動身去大周帝國的越州,無論如何,也要奪得此物!”

三大帝國,三大聖地,乃至九大宗‘門’都在行動。

越州境內的一眾武者也紛紛向寧武縣方向而來。

當那物體離黑風山脈隻有千米之高時,宋硯開啟了透視神通看去。

“嗯!”

一聲輕哼,他感覺雙眼傳來陣陣刺疼,有種被辣椒水灼傷的感覺。

宋硯連忙收回了透視神通,並催動了生命神光治癒了雙眼所受的傷勢。

終於,那個物體掉落在了黑風山脈的深處,光輝儘消。

隔著數萬米之遙,都能感受到那絕強的威壓,宋硯敢肯定,這個從天上掉落的物體肯定是極其了不起的東西。

所以,宋硯身形一晃,就朝著那物體掉落的方向飛馳而去。

在避開眾人視線後,他直接取出飛劍禦空而行。

半晌後。

宋硯第一個來到那物體掉落的地方附近。

但他卻冇有感受到任何異樣的氣息,他再次開啟了透視神通,在這片範圍內搜尋,一刻鐘後,卻什麼都冇有找到。

“難道融入到了地下?”

宋硯將透視神通對準了地麵。

又過一刻鐘,宋硯麵上不由浮現不服氣之‘色’,明明看到掉在這裡,怎麼會冇有?

“草,難道寶物真是有德者居之?”

暗罵一句後,宋硯忽然感應到有人到來,他身形一晃,就將身形挪移到了數百米外的一座大石後。

很快,就有一群人打著火把來到這裡。

定睛瞧去,為首之人正是被宋硯收拾過的陽三爺。

“對了,陽三爺的山寨就在這附近,他能在半個小時趕到這裡,倒也算正常!”

“都給老子把眼睛睜大點,誰找到那寶物,老子獎勵他兩百兩銀子!”陽三爺大聲喊道。

兩百兩銀子對這些普通山賊來說可是一筆钜款,所以,聽到陽三爺的話,每個人眼中都泛起了綠光,然後紛紛舉著火把在這片地域內搜尋起來。

大約過了十七八分鐘的樣子,另一個山頭的土匪來了。

為首的土匪頭子簡單試探了陽三爺幾句,就命手下同樣開始搜尋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山頭的土匪來到了這裡。

青龍寨第四個到來,帶隊的是孤獨一刀,除此外,另外六個當家,以及他的義子孤獨義也來了。

最終,這片地域至少有三千名土匪在尋找那天上掉落的物品。

隻可惜,快到天亮,也冇有人發現那掉落的東西,甚至連寶物的蛛絲馬跡都冇有發現。

暗自搖搖頭。

宋硯悄然離去,連他用透視神通都無法找到那東西,這群土匪怎麼可能找得到。

不過,他可以預見,這裡,很快就會成為是非之地。

事情果然不出宋硯所料,在他離開後不到一個時辰,大批的武林人士出現了,並加入到了搜寶行列。

一開始來的大部分都是二三流武者,但到了中午,大量的一流武者出現了,到了傍晚,至少有七八十名先天高手來到了這裡。

而且,這些武林人士還都是寧武縣附近的,離得較遠的還在拚命的往這邊趕來。

轉眼間就過去了三日。

來到黑風山脈尋寶的武林人士至少不下萬人。

這群人幾乎是掘地三尺,但依舊冇有見到寶物的絲毫蹤跡,有人懷疑,寶物會不會被最先來到這裡的人給取走了。

於是,大家開始追查最先來到這裡的人。

結果,陽三爺悲催了。

被一群先天高手拿下,聯合‘逼’問。

陽三爺本來就膽小,麵對這群先天高手差點嚇傻,連連否認他絕對冇有獲得寶物,他山寨的兄弟可以作證。

於是,隨同陽三爺到來的那些手下也被捉了起來,經過審問,陽三爺的確冇有獲得寶物。

對此,卻有人不甘。

有個魔道高手提出,可以對陽三爺進行攝魂,在他的攝魂功之下,陽三爺絕對不會說假話,但是這個攝魂功有個後遺症,被攝魂的人事後會變成傻子。

這些大高手怎麼會在乎一個山賊土匪頭子的死活,所以,陽三爺被攝魂了。

結果,陽三爺變成了傻子,那群高手依舊冇有得到寶物的訊息。

本書來自l/33/33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