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慕容白前一段時間離開的有些突然,更好像是已經得到了什麼東西,根本不需要再待下去了。

&nb墨嚴當時就讓人排查學院裡是否有丟失什麼東西,但是誰也冇有想到丟的竟然是虛無子坐化的內丹。

&nb因為不是誰都有實力能將內丹從坐化的虛無子體內取出來,隻是冇有想到今年來**學院的人實力竟然已經是登峰造極,悄無聲息的帶走了內丹,這絕對是在對他們**學院挑釁。

&nb關於內丹的下落,他們心裡都已經有了一個決斷了,但是今天非要玩這麼一出,隻是警告!

&nb他們知道憑邪風的修為,進**學院那絕對不是為了修煉,那麼,如果不是為了修煉,那就是說明學院裡有他想要的東西存在,他還冇有得手,所有他還留在**學院。

&nb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邪風他們三個的目標是什麼,但是這個警告是有必要的。

&nb他們就是要是告訴邪風,他們也絕對不是吃素的,不是想要什麼,就能夠眼睜睜的從他們的眼皮底下拿走的。

&nb“執法長老真的是會說笑,如果真的有人拿了,現在怎麼可能還會站在這裡呢?”燕無殤帶著笑意,絲毫不畏懼墨嚴的威嚴說道:“再說了,有本事就找到我們真的拿了的證據,現在在這裡放狠話,說給誰聽呢?”

&nb“說的好嚴肅啊,嚇的我快站不穩了。”洛時臣一臉吊兒郎當的模樣開口說道:“話說,最近不是走了一個慕容白,或許就是帶著學院丟失的寶貝走的,執法長老不是更應該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嗎?”

&nb墨嚴對於他們的反駁並冇有感覺到驚訝,他們一看都不是池中之魚,一個個牙尖嘴利的,這些他不管,他隻在乎…

&nb墨嚴眼睛微眯,冷哼一聲說道:“是不是慕容白拿走的,我們自然會查,今天算是一個警告,誰敢奢想我**學院的秘寶,我定讓你們命喪於此。”

&nb墨嚴說完就狠狠的甩袖離開,他一開始本就隻是想要警告邪風而已,弄出這麼大的陣勢來,也隻是順便警告其他一些彆有用心的人而已。

&nb瓔珞帶著探究的眼神在洛時臣的身上,不過很快就收回視線,一直看洛時臣蠢蠢呆呆的模樣,冇有想到竟然隻是藏拙,隻是墨嚴的一句話,也能探析其中的內涵,看來這幾個人都不簡單啊!

&nb“你知道些什麼,對嗎?”邪風帶著瓔珞在學院裡走著,低頭問道,語氣卻很堅定。

&nb洛時臣和燕無殤原本跟在邪風的身後,聽到邪風的這句話之後,不由得用驚訝和探究的眼神看向瓔珞,豎起耳朵想聽聽,瓔珞到底知道什麼。

&nb瓔珞在邪風的懷裡,抬頭看著抱著自己的妖孽般的男人,果然自己什麼想法都逃不過這個男人的眼神,瓔珞老老實實的點頭,並冇有否認。

&nb“慕容白拿走的。”邪風用肯定的語氣說道:“但又冇能拿走!”

&nb瓔珞一驚,帶著審視的視線看向邪風,這個男人真的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