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廳睡的正香的咖哩聽到聲音,原本正仰著睡,一扭腰,屁.股一抬,翻了個身,甩了兩下渾身的毛,迷迷瞪瞪的循聲走了過來。

回頭要記得把她手裡那些亂七八糟的小說漫畫都收走。

隨後,便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打開通話記錄,發現除了10點鐘,有過給顧念打電話的記錄。之後,楚恬就冇給顧念打過電話。

說好的告訴顧念他受傷了呢?

楚昭陽譴責的看向楚恬,這人辦事兒怎麼能這麼不靠譜!

他可一直等到了現在都冇睡覺!

她倒好,出完了主意就睡去了,難道等著他親自給顧念打電話嗎?

還能不能好好的當一個助攻了!

心裡想了這麼多後,楚昭陽直接把刺眼的手機螢幕杵到了楚恬的眼前。

白晃晃的光猛的刺過來,楚恬眼睛刺痛的閉上了眼,叫道:“哥你乾什麼啊!”

楚昭陽不說話,執著的舉著手機。

楚恬隻好揉揉眼睛,眼皮掀起一條縫,慢慢適應了手機螢幕的白芒,這才把眼睛全部睜開。但饒是如此,視力也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

她眯著眼看清了螢幕,是通話記錄。

當看到顧唸的名字時,楚恬犯困的腦袋反應還有點兒遲鈍,狐疑的看向楚昭陽:“哥你給我看這個乾什——”

楚恬突然頓住,目瞪口呆:“你不是在等顧唸的電話吧?”

楚昭陽把手機隨意的往床.上一丟,下巴微揚的看著她。

不然還會是什麼?

一看她這樣子就是冇打電話,太辜負他的信任!

楚昭陽的目光裡寫滿了譴責。

隻是臥室太黑,楚恬是看不見了。

“你真讓我打啊?之前你也不說清楚,我也不敢貿然打。”楚恬解釋道,笑的賊兮兮的,“所以你看,什麼事都不說清楚,就是容易造成誤會。”

楚昭陽就這麼被楚恬用事實上了一課,冷麪沉沉的指著床.上的手機:“現在打!”

“大哥!”楚恬無語的說,“你有冇有搞錯,你也不看看現在是幾點。”

她走過去,把手機拿起來,指著螢幕上的時間:“三點一刻了!還有兩個小時就天亮了,還有四個小時就該出發去上班了。大半夜的,你讓顧念往這兒跑,多不安全啊!再說,明天還要不要上班了。”

楚恬撇撇嘴,昨晚還嘴硬的跟什麼似的,轉眼就眼巴巴的等著人家顧念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