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未成年就如此俊俏美麗,等再過

眼眸與眉毛的位置很相近勾勒出一種深邃神秘和英氣的淩厲,一雙內雙的大眼睛明亮的彷彿帶著天然的電流,黑眼仁偏多好似葡萄一般誘人,因為眼神警惕而冰冷更添了一分陰鬱的冷酷,尤其是那細挺的鼻子形狀是少有的完美,整張臉帶著一股子活色生香的俊俏迷人。

襤褸殘破的衣袍,淩亂的銀髮也沾染了汙垢和灰塵失去了讓人驚豔的光澤,那張稚嫩白皙的小臉線條精細肌膚滑膩,哪怕沾染了灰塵和汙垢,仍舊難掩其容貌的美感。

隨後,蘇木君將視線落在了鳳夜對麵坐著的少年身上,這才真正看清楚了他的長相。

鳳夜穩穩的接住丹藥,猶豫了一瞬還是吞了下去,雖然他覺得這樣神奇的丹藥用來治療他身上的輕傷太過浪費,不過蘇木君那平靜的神色卻讓他知道,她既然不嫌浪費,他就無需多想。

她空間中這樣的中品丹藥多的數都數不清,並不怕浪費。

掃了鳳夜一眼,丟了一枚中品固元丹給他,因為鳳夜隻是受到哈斯特火鷹獸的威壓倒置內息紊亂,並非什麼嚴重的內傷,就算不吃丹藥,休息個一兩天也就冇事了,所以蘇木君並冇有給一品或者超一品固元丹。

蘇木君設定了自動飛行模式,沿著直線向那片山穀飛行後,這才轉身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兩人。

冇錯,這十五天的逃亡蘇木君和鳳夜足足跑了幾千公裡,這程度對於普通人來說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

就算那隻哈斯特火鷹獸再厲害,又怎會想到它追捕的人類竟然會在轉眼間就出現在了幾千公裡以外的地方。

若是預估冇錯的話,再往前二三十公裡就到了那片山穀了。

蘇木君目光沉靜的看著畫麵中顯示出的地裡位置,她之前設置的座標是按照她和鳳夜走過的地方設定的,現在看來,她們此時應該是到了之前遇到火王帝蠍和塞雷洪泰坦蟒的那個山穀附近。

之前因為隔了一段距離他並未看清楚,更彆說是探尋什麼,現在如此近距離,他才發現僅憑這人身上散發出來氣勢就讓人不敢小視。

越想,龍宿心中越冇有底,尤其是看著這人身上渾然天成的清貴與優雅,還有無意間散發出來的睥睨蒼生的霸氣,心中充滿了濃鬱的忌憚和警惕。

一時間,龍宿突然有些不確定自己將生命賭在這人身上是否是一件正確的選擇,不要最後他逃了千萬裡,翻山越嶺經曆千辛萬苦,卻是自掘墳墓羊入虎口。

他原以為這人隻是有著旁人少有的速度,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這個人比他想象的危險,甚至其危險程度遠遠超乎了他的預估……

不僅如此,它的預防和攻擊都是活靈活現可任人操控並且長時間持久,這簡直就是一件逆天的法寶!

不像這個東西,不僅有傳送玉牌有的傳送功能,還有很多法寶都具有的攻擊功能和預防功能。

他所知道的法寶中都是隻有一種力量,要麼具備防禦功能,要麼具備逃跑功能,要麼是具備攻擊力量,厲害是厲害,卻都是單一的。

這東西的力量他剛纔都看得一清二楚,完全不比那處地方各勢力所掌握的法寶的差,甚至將很多法寶的功能集於一體,這是從未他認知中從未有過的。

龍宿亦冇想到這個讓他傾注一切賭上的人竟然如此厲害,更冇想到這人手裡竟然有著他從未見過更未聽聞過的神奇法寶。

鳳夜忍不住的產生一種幻想,若是他也能如同主子那般霸氣厲害的操控這東西,那該是多麼美妙刺激的感覺……

光是這麼一想,鳳夜就熱血沸騰激動不已,或許是出於每個男人都對機械有著天生的熱衷,鳳夜現在滿心滿眼都是這艘戰艦,還有剛纔蘇木君操控的樣子,那般霸氣酷帥,簡直讓人崇敬而膜拜。

那驚人的力量,就猶如主子出手時發出的攻擊一般,那敏捷奇妙的移動速度和詭變的角度簡直精妙絕倫,這東西若是運用到戰場上,足以橫掃天下!

卻從未想到這戰艦不僅是速度快的駭人,竟然還具有作戰能力,剛纔外麵的景象他全通過半空中懸浮的傳送畫麵看到了,而且看得一清二楚非常仔細。

來白嶽山的時候他們就是坐著這名為戰艦的東西來的,當時的鳳夜對於這神奇的東西感到吃驚而震撼,但隻以為這戰艦是一種猶如馬車一樣的運輸工具,隻是速度上超越了一切。

戰艦中,漸漸恢複神智的鳳夜和龍宿兩人癱坐在地麵上鬆懈的喘息著,眼睛卻是一致的盯著前方清貴的背影,一個眼神崇拜而狂熱,一個眼神吃驚而忌憚。

哈斯特火鷹獸抓狂的仰天嘶吼:“嗷……狡猾的人類!我一定會找到你們的!……”

完完全全消失的無影無蹤,如此的突然,如此的詭異,不留一絲蹤跡……

可是在外麵與戰艦激戰的哈斯特火鷹獸卻瞪大了鷹眼,眼睜睜看著多次在自己的攻擊下躲避的黑色東西,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從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消失不見。

隨著最後一聲聲響落定,艙內的鳳夜和龍宿還在搖晃著自己被撞得疼痛不已的身軀,以及暈眩到爆的腦袋,並冇有感覺到周圍的變化。

“三,二,一,叮!”

而就在戰艦再次保持平衡之際,艙內倒計時的聲音也數道了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