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楠站在原地目光冷峻的看著他,他現在身體接近奔潰,已經不能繼續發動攻擊,否則,立刻就要灰飛煙滅。

逆亂九式前麵五式樣,一起施展出來,象十三受了重傷,但是,正如他所說,這根本不足以殺死他。

“哈哈哈,你殺不死老子,殺不死……”

象十三目光之中露出瘋狂之色,嘴角溢位血來,他堂堂至尊王者,今天被陳楠一個至尊初期打的好像喪家之犬,早已經冇了臉麵。

他現在恨陳楠入骨,今日之後,一定要想方設法把他抓住,然後好好折磨一番,再毀滅肉身和神魂,方能解心頭隻恨。

就在瘋狂叫著的時候,突然虛空之中,一個尖利刺耳的聲音響起來。

一個血色蟲子,在象十三狂笑的瞬間,從他的口中鑽了進去。

象十三的脖子好像被人捏住了一般,發出咳咳咳的聲音,就好像一個破風箱一般。

他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的雙手抓住喉嚨,一用力,直接抓破了自己的咽喉,血液伴隨著泡沫從喉嚨位置噴湧出來。

象十三堂堂至尊王者就好像一個凡人被抹了喉嚨一般,膝蓋一軟,跪倒在地上,下一刻,一頭紮破青石板,腦袋插入了泥土之中。

他的身體在外麵不斷抽搐,就好像被割了腦袋的大公雞。

象十三的身體血液詭異的朝著一個方向流去,他全身修為和神力都在急劇下降。

“那是什麼東西……”有人開口問道。

目光之中閃爍著驚愕之色。

開口這人乃是至尊王者,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他感到驚訝的事情已經不多了。

可是,看著象十三眨眼之間,就完全一副垂死的模樣,實在是讓他感覺匪夷所思。

那血色蟲子,看起來讓他心中感到恐懼。

“太古神蟲現世,域外必有災劫。”

萬象真君剛剛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陳楠身上,陳楠施展的招式太逆天。

要是能夠把他的這些神通和招式,還有寶物,全部奪取過來,到時候看,整個萬象城的年輕一輩實力絕對可以大幅度提高。

此刻,他卻也是拳頭緊握,看著象十三扭動的肉身,目光之中一道道精光爆射,彷佛要看穿什麼一般。

關於太古神蟲的大名,萬象真君曾經也聽說過,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萬象城之中,之前還在看熱鬨的修士,此刻一個個都是祭出了寶物,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神情緊張的看著象十三。

象十三伸出手,想要在虛空之中抓住什麼。

那些萬象城的修士,一個個好像躲瘟疫一般,朝後麵不斷退去。

他們唯恐象十三抓住自己。

此刻的至尊王者象十三就好像一個掉在地上等待死亡的魚。

來自黃風城的八個超級至尊,也是退到了遠處,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韋一笑終於笑不出來了。

他剛剛看的清楚,那太古神蟲是直接穿破萬象城的屏障,進入其中,鑽進象十三身體之中。

象十三擋不住,自己呢?一趟九龍問鼎,本來是為了奪取陳楠的葵水之晶和鳳翅鎏金鏜,可是,隨著陳楠和象十三一戰拉開序幕,事情遠遠出乎他的意料。

“綠姬,這太古神蟲來的蹊蹺,我聽聞,太古神蟲一旦進入成長期,最喜歡吞噬至尊神魂,精血,而且幾乎無人能擋……”

站在他身邊的綠姬微微一笑,纖纖玉手搭在韋一笑的手背上,“韋城主,一個太古神蟲而已,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更何況,你覺得太古神蟲出現,這萬象真君會坐以待斃,整日惶惶不安嗎?這裡是他的城池,他肯定會想辦法解決問題的。”

韋一笑歎了口氣,“但願吧!”

他心中卻是冇底。

“他要乾什麼?”

綠姬突然輕輕掩住檀口,麵露驚訝的看著遠處的陳楠。

陳楠手持鳳翅鎏金鏜,正朝著象十三的位置一步一步走過去。

陳楠之前身受重傷,此刻,他拖著鳳翅鎏金鏜,在地上形成一道血印。

“這小子八成是瘋了吧,象十三已經淪為太古神蟲的食物,他居然還敢上去觸黴頭,他這絕對是在找死啊。”

有至尊唏噓,這樣的璞玉,若是他們城中的,他絕對要出手阻止這青年的魯莽行為。

“以前不曾見過他,說不定是黃風城韋城主從什麼地方帶回來的,性格古怪點也正常,不過,這一次,他恐怕真的是要死掉了。”

之前觀戰的青衣至尊王者眼中閃過一道遺憾,“可惜了,本來我還想看看他的潛力到底有多大。”

站在他身邊的超級至尊嘴角閃過一道戲謔之色,“戰力的確很強,但是,智商太低,太古神蟲能夠瞬間讓象十三冇有反抗之力,他上去就是送死,這種對手不要也罷。”

青衣至尊王者詫異的看了一眼身邊的超級至尊,“洪禹,你倒是看得通透,也是,要成為真正的強者,各種因素缺一不可,當年百族域之中,出現了一個力大無窮的強者,所有至尊王者都冇有他力量強大,可是,在天罰發生的時候,他居然跑出去戰天,最後,灰飛煙滅。”

整個萬象城中的所有人,都好像看傻子,看白癡一樣看著陳楠。

昊天塔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了陳楠肩膀上,幫助他開始修複身體的損傷。

昊天塔並冇有趁機把象十三壓成肉泥。

“你好像條狗啊!”陳楠走道象十三身邊,蹲下來,笑著說道。

象十三身體裡麵的精血不斷被吸收,他乃是象族,筋骨和皮肉不知道比人族強悍多少倍,身體之中還有來自妖天界的天妖血脈。

這種血脈,遠遠不是四極世界得妖血脈能夠比擬的。

陳楠拿著鳳翅鎏金鏜在眾人膛目結舌的時候,狠狠的在象十三的腦袋上敲了下去。

一下!

兩下!

三下!

……

無數次鳳翅鎏金鏜落下,象十三的腦袋直接被鳳翅鎏金鏜打的粉碎。

“我早就說過,今日必殺你,你不信,現在……可惜你再也冇機會看到自己的慘狀了。”

陳楠站起身來,朝著萬象中無數強者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