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分兩頭,另一邊。

寧采臣這個貌似被災星附體的傢夥,果真是走到哪裡,就一路倒黴到哪裡!

這頭,好不容易纔從巨屍的手中逃得一命。

結果,他纔剛剛走到附近的小鎮上,吃了一碗麪的功夫,都能差點就被官差給纏上了。

要不是他見機得快,立即就走人的話,估計,這會,又是一場牢獄之災,那是絕對少不了的啦!

當然,這一次他還會不會有高人打救,那就很難說了!

一路逃出了鎮外,找了一條乾淨清澈的小溪流,看著自己那臉上已經濃密得不像話的鬍子,便拿起削刀,開始為自己颳起了鬍子。

將自己臉上所有的鬍子都給儘數刮除乾淨之後,寧采臣也終於從那原本看起來老邁,滄桑的模樣,一下子變回了那個粉嫩嫩的油麪小生。

然而,寧采臣便又沿著山道,繼續朝著十裡亭的方向走去,希望能夠到那裡去找到傅青風他們。

結果,在半途上,他便正好與那正往回趕著的傅青風他們給擦肩而過了。

儘管寧采臣立馬就在他們的身後拚命地叫喊起來,但是心急如焚的傅青風他們,卻絲毫冇有搭理他。

誰讓他將自己的鬍子給剃光了呢!

傅青風他們都隻見過寧采臣那滿臉鬍子,滄桑老邁的模樣,又怎麼可能會想到,眼前這個怎麼看都跟個小白臉似的傢夥,就是那個在他們心目中,高深莫測的前輩高人。

這反差,可不是大那麼一星半點啊!根本就是兩個人好嗎?

無奈,寧采臣也隻得跟在眾人的身後,往回起著。

隻是,他兩條腿的,畢竟跑不過人家四條腿的,等他好不容易回到了【正氣山莊】的時候,傅青風他們都幾乎已經將所有應該佈置的機關,都給佈置好了!

而且,那押解著傅天仇的車隊也已經距離這裡不遠了,再想更換地方,那也已經是來不及了。

當夜幕降臨,所有人都蓄勢待發,準備迎擊即將到來的押解隊伍時,卻冇想到,那頭巨屍,卻是在這時候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巨屍那猙獰恐怖的模樣,頓時便嚇了眾人一大跳,紛紛運起輕功,跳到了一邊的房梁之上。

隻有,寧采臣這個根本不會武功的傢夥,還一個人留在地上,被巨屍追著滿屋子亂跑著。

巨屍不僅身形龐大,而且還刀劍難傷。

寧采臣雖然想用傅青風他們佈置下來的的機關來對付那頭巨屍,但奈何,青風他們所佈下的機關,都僅是用來對付一般人用的。

這種不具備絲毫法力加持的尋常攻擊,又如何能夠奈何得了巨屍這種妖物。

反而是寧采臣他自己,好幾次都是險象環生的。

不僅讓巨屍將所有的機關都給破壞殆儘,甚至,就連他自己也都差點就給送到了巨屍的口中。

不過,最後,他還是被匆忙趕下來救場的傅青風他們給救了下來。

隻是,等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從正氣山莊內逃出來的時候,卻萬萬冇想到,正好迎麵撞上了那押解著傅天仇的車隊。

所以說,事實證明,寧采臣這貨身上的災星體質,果真不是蓋的!

……

“大家小心,前麵有埋伏!”

騎馬走在隊伍最前端的精壯漢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一窩蜂地從山莊內衝出來的一行人,立即揮揮手,示意自己身後的車隊停了下來。

“鏘!鏘!鏘!鏘……”

頓時,精壯漢子身後的官兵們便紛紛抽出了自己腰間的配刀,擺出了迎擊的姿態。

而精壯漢子自己,則是從馬上跳了下來,從自己的身後取下了一把長刀,也是做好了迎擊敵人的準備。

然而,他們都已經做好了隨時迎敵敵人的準備了,但冇想到的是,對麵那群剛剛一窩蜂湧出來的傢夥,竟然又一溜煙地退了回去。

什麼個情況?

頓時,官兵們便不由麵麵相覷了起來,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一臉不解的神情。

更彆說那精壯漢子了,他更是被這情況給搞得一愣一愣的。

“想走?”

隻是,精壯漢子卻顯然比那些官兵們反應快些,愣了一下後,便立即反應過來。

“你們留下來看好犯人,我進去裡麵探明究竟!”

旋即,那精壯漢子便對自己身後的官兵們下達了命令。

“是,大人!”

說完,精壯漢子就一個人提著大刀,單槍匹馬地朝著那破舊的山莊內衝了進去。

並不是說,精壯漢子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多麼盲目的自信。

而是因為,精壯漢子身為領路先鋒,若果連他自己都對付不了那些人的話,那麼,他身後那些官兵就是上再多,那也隻是去送死而已!

而且,即使對方裡麵機關重重,憑著他那一流高手的實力,想要離開的話,那也是輕而易舉的。

結果,當他自信滿滿地衝到山莊後,發現,迎接他的,卻並不是什麼難纏的機關!

而是,一頭即便還隻剩下上半截軀體,卻依舊頑強地在地上爬行著,麵目猙獰的巨大怪物。

這頭怪物光是上半身,就足足比精壯漢子還要高出一個頭來,一雙綠色的眼眸在黑夜裡閃爍著幽幽的綠光,那大張著的嘴巴裡,則是一排排鋒利得嚇人的獠牙。

最讓人注目的,還是它那雙巨大的手掌,那鋒利的爪子上所散發著的,卻是墨綠色的光質,讓人光是看著,就很是滲人。

讓人聯想到,那上麵到底蘊含了多麼恐怖的劇毒。

“吼……”

儘管那怪物的胸口上已經被紮滿了箭矢,卻絲毫不影響它的動作,在感覺到精壯漢子的氣息出現在山莊內後,它便立即嘶吼著,朝精壯漢子撲了過去。

“裝神弄弄,扮鬼都不像,以為這樣就能夠嚇得到我嗎?”

然而,麵對著張牙舞爪地朝著自己撲過來的猙獰巨屍,那精壯漢子卻依舊是臨危不懼,臉色如常,大喝一聲,揮舞著手中長刀,便迎著那巨屍的門麵,就是一刀劈了下去。

“看我讓你連鬼都做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