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成跌落在地。薜荔卻被另一個人穩穩接著。

“那個老頭冇有說謊,果真是你,好久不見了,薜荔。”

“小落,你來了。”山鬼姑娘輕輕撫摸一張白淨的臉龐。

阿成摔在地上,姿態狼狽。

周圍的武者驚懼後退,尤其是界青門王大玄門主,看到那人的第一時間就消失在原地。

有人高呼“邪魔!”

心跡師太臉色凝重,“浮山落施主,你是要與我們同歸於儘嗎?”

“嗬,師太說笑了,說不定將來咱們還能成為同道呢。“

“呸!魔道妖人,吾等雖死,猶不可屈也!”心跡師太性情剛直,實乃武林扛鼎之英雌。

浮山落微笑著,依然摟著薜荔。

阿成仰望著那個男人。

高大俊朗,衣衫華貴,目若朗星,雄姿英發。

“在下不過想要建立真正的淨土,乃天下第一等的善行,有何不可?”

心跡師太麵色冷若冰霜,“屠百姓,築京觀,朗朗人間化作無邊地獄,這就是你說的善行?”

“師太有所不知,這宇宙自古至今已有一萬又八百餘年,正合一會之期,天地將有钜變,你我凡人不早做準備,卻是要隨大劫灰灰了去。”

“哼!歪理邪說!這宇宙不過第一會,劫數尚遠,哪會有什麼钜變。這般說辭,不過是你行騙的藉口罷了,你等外道向來內鬥甚毒,待你血洗正法世界,便有人來奪你的權!篡你的位!”

浮山落慣有的驕傲臉色一下就陰沉下來,不過他還是笑著,“師太,你畢竟還是囿於眼界,不曾見過廣闊的天地。今日,我便將這個世上最大的秘密,通通告知爾等!”

眾人驚疑不定,卻也暫時按下刀兵,且聽這邪道第一人有何說法。

“天下有十四宗門,上一紀元,佛子手下有十四尊者,統領聖道,二者數目暗合。而一元十二會,一會一百零八世紀,會末將有某位上尊轉生,致使善惡聖三星彙聚須彌山。”浮山落歎了一口氣,低頭望著薜荔,“我本擬這位山鬼就是某位上尊轉世,然而她並不是。她是聖道星孕育的生靈,實為須彌山神,可謂是鐘造化之神秀,有往來三道之力。”

薜荔神色恍惚,還在輕輕撫摸小落的臉龐,而浮山落也輕輕握著她的手。

“我始終還是放不下你。”小落微笑,“那天我的屬下傷了你,你莫怪她。”

薜荔搖了搖頭,隨後悄悄說“放我下來。”

浮山落有些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山鬼姑娘落在地上,不顧周圍人注視的目光,走到阿成身前,彎腰去攙扶他。

阿成起身,還是盯著浮山落。

“你就是她說過的,那個小落。”

“不錯。”浮山落臉上已經殊無笑意。

“你可真不是個東西。”阿成嗤笑。

浮山落輕輕一指頭點出,心跡師太大喝“閃身!”

一道驚雷劃破長空,所有人都來不及阻止,阿成被一道勁矢般的指力貫穿胸膛。

薜荔的臉色慘白。

浮山落露出舒適的歎氣聲,額頭黑紋曇花散發幽光,映襯著他如美玉般的麵龐。

麵對他這般放肆的情景,眾人大多隻皺眉看著阿成,臉上倒也無多少惋惜的神色。

心跡師太沉聲問道“你這般躁動易怒,麵善心惡之徒,如何能叫人信服?”

浮山落冷笑,“各位不信卻也無妨,我本是為斷業佛祖大計而奔忙,下一會,魔道當興!”

遠處的戰船傳來震天的呼嘯。

“魔道當興!佛祖齊天!”

“魔道當興!佛祖齊天!”

正道諸人聞言,臉色愈加難看。

浮山落不去理會倒在地上的阿成。

“原本在下打算殺光善道眾生,但畢竟上蒼有好生之德,隻需各位宣誓背棄菩薩,投身佛祖麾下,還能保全性命,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他話音未落,一道寒芒陡然從他頸後襲來,鋒銳的劍氣割斷浮山落烏黑的髮絲,就在他一顆大好頭顱即將飛起之前,另一道寒芒自虛空出現,抵住了這突然的襲擊。

偷襲者正是王大玄門主。

天下無不可殺之人,唯界青門人統禦幽冥。

而抵擋偷襲的,也正是界青門人。

正道界青門,外道界青門。

善惡本是雙生子,正邪向來兩分明。

浮山落冷哂一聲,“看來是在下逼迫太急,三日之後,生死存亡,爾等自行裁定!”說完,他飛身到薜荔身邊,將其抱起,隨後猛然朝海麵退去。

心跡師太大吼,“莫走了這妖人!”

眾人此刻也不顧江湖規矩,深知此次若放走了這浮山落,便再不能將其擊斃,於是紛紛出手,一時間囂狂的氣勁直接將腳下的百丈大船都擊沉。

強者在海麵上放手搏鬥。

弱者在水下掙紮求生。

浮山落在暴雨般的氣勁中閒庭信步。

阿成跌入水中,一點點下墜。

他望向薜荔。

她在水麵上,隔著波光起伏的水麵,他感到無比的清醒。

阿成的胸前,血液混雜著淡金色的光一點點飄出。

薜荔從懷裡輕輕取出一朵曇花,那是阿成給她的食糧。

聖道曇花,離斷恐怖,顛倒如意,幻假成真。

……

家鄉,阿成與薜荔初遇的湖畔。

夕陽斜墜。

阿成捂著胸膛,血流已經止息,他從脖頸上摘下一塊石牌。阿成說過要把它穿個孔,掛起來,現在,這塊石牌上,不僅有一個小小的,串著紅線的孔,還有一個食指粗的圓孔。

石牌冇有為阿成擋下這一擊。

但石牌裡的東西出來了。

上尊的轉世,正是阿成,石牌裡儲存的是他的權柄。

他的任務是遴選聖道傳人,調理善惡,將善道星上的惡人扔到黑天外道世界,把惡道星虔心向善的人接引來光明正法世界。

隻要他接受自己的前世。他就是天下最強大的人。

樹林裡有腳步傳來。

是阿爹。

他的臉色很平靜,手裡也拈著一朵曇花。

“爹。”阿成低頭。

阿爹冷哼一聲,“我不是你爹,你不過是個撿來的。”

阿成抬起頭,盯著阿爹的臉。

“當年,你母親就是山鬼,人和山鬼是生不了孩子的。於是我們撿了你。”阿爹的臉上露出回憶的笑,“你總是惹禍,冇辦法。她很向著你。”

“阿孃真的死了?”

“是。”

“爹你早就去過聖道星?”

“……”阿爹抿嘴,冇有作聲。

“那個叫浮山落的小子,我同他爹認識。唉,他爹是個好人,可惜死得早,不然你和那個小子也該能成朋友。”阿爹有些唏噓,“他和他爹真像啊,不過他比自家老子強,你和他比就是個屁!”

阿成撓了撓臉頰。

“當初他爹是因為心軟,不然,上一次正邪大戰,應該是他們贏。原本隻要殺了你阿孃,雙星同調就不會停滯,邪道武者就能如現在一般,突然抵達後方,對正道發起夾攻。不過,他終究下不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