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近海有一層淡淡的海霧,透過霧氣望向一個個海上的冰山與淺灘,看過去彷彿是虛幻的蜃境。連綿沖刷的海水帶來了一些奇怪的事物,譬如躺在泥灘上許多七零八落的枯枝,隔一段距離還能看到許多整條枯朽的樹木,被海水泡爛。此外更有動物的屍骸,一塊巨大的脊骨半掩埋在鹿正康左手邊的海水裡,或許是象骨,慘白,有異常蠻荒的感覺。

遠處的法師學院若隱若現,狀若頂戴王冠探頭出海的巨人,鹿正康看了看就不再繼續關注。

指引狼群在衝入陸地的海流邊行走了一段,發現果然有許多魚類,在水裡稀稀疏疏地分佈著,有鮭魚和鱈魚,看著懶洋洋的,不太會動彈。

有一條母狼跑進海水裡,水麵堪堪要觸及它的腹部,她側著頭,用爪子擺弄了一會兒,再探頭入水,竟然叼出了一條肥壯的大魚來。

這狼會捕魚啊!

鹿正康的打算是在海流旁開鑿陷阱,讓魚類自然遊入陷阱內,而陷阱水淺,群狼可以輕鬆撈魚。現在有一頭熟練的狼,屆時它們會很快熟練捕魚。

那條母狼捕魚的行為得到了狼群其餘成員的認可,它們都躍躍欲試,不過很快它們就又退縮了。那匹母狼才上岸不久,身上的積水就結了冰,它顫抖起來,低頭用吻部清除前腿的冰屑。受到體態限製,它的動作很笨拙。鹿正康從公狼背上下來,用他靈活的手指颳去母狼腿上的冰層,他的指甲比冰來的堅硬,可以輕易劃斷大塊的冰粒。

他忙碌了一會兒,其餘站在旁邊看戲的冰原狼們也懶懶散散地圍過來,開始舔舐起母狼身上毛髮,或許是想藉助口腔的熱量融化冰屑,可惜它們的口水太多,把好不容易脫離冰凍之苦的母狼又凍上了。還有一條在偷吃方纔捕撈的鮭魚。

鹿正康把它們趕開,它們都很無辜的樣子,還衝他嗚嗚叫。

有了母狼的前車之鑒,狼群對海水有些忌憚,在濕潤而多冰的泥潭上漫步,或者望著海麵發呆。

突然,法師學院中央射出一道細長的幽藍色光柱,直達蒼穹深處,鹿正康眺望著,而狼群有些躁動,那道光柱裡有強大的能量,一種無形的衝擊感遠遠傳遞過來,對這種感覺,鹿正康頗為熟悉。

是昨晚的夢境,那種光芒滲入骨髓的感覺。

區彆就是這光柱裡的能量更激烈。

這個世界的光來自外界,經由世界表麵的孔洞進入,這光是魔能,塑造了世界萬物的靈魂。

冬堡法師學院的光柱閃耀了許久,鹿正康看得儘興,也就不再關注。母狼身上的冰屑清理得差不多了,殘餘的都在毛髮深處,除非把毛都剃了,不然很難處理。

狼群也意識到天邊的光柱冇有威脅,於是再次放鬆下來。

鹿正康尋了一個海流的轉彎處,這裡地勢相對低窪,造陷阱會方便許多,他用自己的指甲破開凍土奮力挖掘。

這樣原始的勞作讓他想起了當維修蟲的日子,不同的是,那時候手頭是有工具的,而現在當了人,反而隻能徒手。

指甲不斷磨損,狼群看到他在做這樣奇怪的事情,也好奇地開始刨坑,不過完全冇有在幫忙,隻是自己尋一個地方,隨便揮兩爪。

鹿正康這邊才往下挖了不到一英尺,就挖到一塊巨石,指甲在石塊上劃出一道細痕,隨即他感到指尖刺痛。

指甲的硬度比這塊灰岩低,有些以卵擊石的意思,鹿正康皺著眉,不再與石頭較勁,開始向旁邊挖掘。

這塊石頭頗為巨大,而且埋得很深,鹿正康掏出一個直徑三米,平均深度一英尺的淺坑,而石塊在當中,頗有一峰兀立的氣勢。

把浮土堆到坑邊,成一個矮矮的圍牆,做完這些工作,鹿正康還是精力旺盛,不過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了。

他中途又一次去哺乳,就是剛纔撈魚的那匹,它還在哺乳期,遇到鹿正康之前應該也是有狼崽,看樣子冇有成活。

這匹母狼比狼群裡的另一匹更成熟,經曆得更多,性格穩重,腰腹上還有幾道傷疤,光禿禿的。

鹿正康認得出狼群的每一個成員,但他不打算給它們命名。

名字是很奇怪的東西。

命名是在賦予一個物體以人格,有了名字後個體就是獨立的存在了。

鹿正康不打算給狼命名,就像他不打算給自己命名一樣。或許以後他會有外號,但不太可能有名字。

外號又不同於名字了。

外號是將某物的某個特征人格化。

放在人身上很好理解,放在非人的事物上,就相當於學名和俗稱。

鹿正康承認,自己將命名權給予了自己的母親,他自己不打算給取名字。以後有了外號,就讓彆人稱呼自己的外號吧。

鹿正康這種奇怪理念是有前輩的,譬如無名,或者佚名……

他一心工作,仔細估量著自己的作品。

挖坑、建圩堤後,又挖了一個同捕魚坑等深的引水渠道,將將至海流邊,不過還冇連通。

現在這個小小的工事看著形狀像是一個細口寬體的瓶子。

鹿正康再去撿來小石塊,在引水渠道末端,圍了個折角朝外的月牙形,這是讓進來的魚兒無法離開。

到現在為止,一個捕魚陷阱就真的完工了。花了鹿正康好久,本來想讓狼群幫忙的,不過它們隻顧著玩,也就是鹿正康體能回覆迅速,不然就真的隻能乾瞪眼。

最後確認無誤後,他將捕魚坑與海流之間的渠道打通,海水立即衝入坑內,不多時就淹到了邊緣的圍堤,隨後不再變動。

狼群對這個陷阱頗為驚奇,在堤墊上踩來踩去,浮土大量滑落坑內,水質一下子渾濁起來。

鹿正康把它們趕走。

這個捕魚場先就這樣吧,太陽也快下山了,鹿正康騎上狼背,打算回那個冰壁縫隙睡覺。

回望來處的方向,濃雲下高聳連綿的冰蓋叫人心驚,世界都是昏沉的色彩,天空是一帶,冰壁一帶,泥灘又是一帶,被悲哀的鉛灰、淺灰、黑灰三色取代,在視野裡是曲折的色塊,除了死亡以外,竟然看不出任何暗示,好似一個蒙塵的棺材,讓身處其中的人感到窒息般的恐懼。

鹿正康坐在狼背上,低頭清理指甲縫,走不了多久,還未上坡,昏暗的某個角落裡,一團渾濁透明的毒液射來,鹿正康輕輕躺倒,看著眼前急速劃過的一道灰影,淡淡的刺鼻臭味彷彿從毒液的行跡中傳來,讓人頗感厭惡。

一匹公狼高聲厲嘯,群狼麵向襲擊來的方向,微微伏身,鹿正康能感受到狼背之下繃緊的肌肉,顫動著,像是震動的弦。

泥灘的起伏後慢慢升起一隻獰惡的巨蟲。

是比馬匹都大的蜘蛛。

足肢巨多,暗紅色的甲殼厚重,體表生長著細密的灰色剛毛,蠟黃色的螯牙巨大,頭部有許多複眼,透射著冷冰冰的光芒。

天際的動物之一,霜齧巨蛛。

它遠遠地又吐出一團毒液,狼群急忙散開,朝著蜘蛛圍攏過去。

鹿正康跳下狼背,直挺挺地對霜齧巨蛛發起衝鋒,那樣子彷彿是玩具小人在攻打積木怪獸。

身為嬰兒,他的行為實在有點驚世駭俗。

小小的孩童,跑出去三五步,體型驟然膨脹,巨量的白色毛髮從體表冒出,嘴部長出獠牙,額頭睜開第三隻眼瞳,肩膀上冒出短短的骨刺,雙臂變得粗壯闊長,指甲增厚如利爪。

獸化病發作——巨魔變身!

鹿正康的身高從兩英尺不到,一下就拔升至五英尺,彷彿是一個少年了,而他的氣勢更加是得有幾英裡高。

“吼——!”

雷霆一般!

是諾德人天賦的戰吼!

狼群陷入恐懼,扭頭就跑,而霜齧巨蛛正視了鹿正康,直接就被氣浪衝傻了,僵在原地,足肢還抬在半空一動不動。

鹿正康雙手一撐地麵,飛身前撲,三隻眼睛裡好似能飛出抓鉤死死鎖住獵物。

嗤——

利爪刺破霜齧巨蛛的甲殼,鹿正康奮力一扯,磨盤大的頭部被撕開,淡藍色的血液灑了他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