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靈魂戰士那油亮的軀體很快變得黯淡無光,他橘紅色的眼眸也如退潮般,轉為一片漆黑,似乎他的一切內在都從顱骨上的裂縫流出去了似的,隻剩下一具皮殼。

鹿正康輕輕掰下對方額頭的那塊碎裂成兩半的亮斑,握在手中,感覺像是水晶。

有鹿正康二蟲精彩的戰鬥作為鋪墊,接下來的廝殺格外慘烈,宛如一座全力運轉的絞肉機。時限內為了保證戰鬥密度,地麵機關多次打開,大量監籠升起,源源不斷的愚人、野獸被送了上來。

鹿正康的表現再矚目,也被戰鬥的狂潮捲入,變成一個隨時會死的消耗品,他要做的,不是回味勝利的甘甜,而是努力活下去

休息區,鹿正康浸泡在溫泉中,看著手上碎裂的水晶沉默不語。

藉著泉水的亮光,隱約能看到晶石內部的紋路。

好似一個個抽象的幽靈,無聲哀嚎。

鹿正康全身心地觀摩著這些紋路,漸漸感覺自己靈魂出竅,又好似墜入深海,總之是不在原本的軀殼裡了,他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遨遊,但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在移動,周圍冇有座標,世界亮地不真實,像一塊幕布,遮擋了某個稀世的珍寶。

有了這個想法後,鹿正康的思緒變得雜亂,開始想象世界的真實,隨後就脫離了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如夢初醒的鹿正康悵然若失。

還想再次嘗試進入那片純白世界,但饑餓的腸胃實在不允許他這麼做了。

鹿正康大吃一頓,然後坐在角落裡看著晶石發呆。

離開軀體,穿過純白的障壁,不斷上升,或是不斷墜落。

魂魄進入魂魄的世界。

鹿正康的眼前,光芒褪去,視線中,一切都是黑白色的,黑白的建築,黑白的蟲子,就像進入老電影。

但有的東西是有顏色的。

靈魂是有顏色的,這些夢幻的虛影,在空中自由飄飛,如彩蝶,如流雲的尾跡。如幻化成人的星辰。

他們是死去蟲子的殘留夢境,是他們的執念。

愚人鬥獸場裡的死者,有愚人,有靈魂戰士,也有其餘蟲類,他們似乎看到了鹿正康的魂靈,齊齊向他湧來,似餓鬼撲食,又像百川歸海。

鹿正康無法閃躲,他陷入了死者的記憶狂瀾中。

“殺”

“我要活著”

“愚人之王”

“我為什麼在這裡”

“永生的奧秘是什麼是更多的靈魂嗎”

“我們到底為了什麼而戰”

潮水般的記憶讓鹿正康如墜夢中,轉眼,他的意識就轉移到夢境世界,而來自靈魂世界的那些殘夢依然在不斷湧入他的思維。

鹿正康頓時意識到,這是一個壯大夢境世界的絕佳契機

總意識開始全力分裂,宛如化作一輪閃光的太陽,光芒墜落地麵,就化身一個分意識。

死者的記憶和力量,配合生者的想象力,鹿正康有了分裂意識源源不斷的動力。

分意識的數量很快破千,一個個組長不堪重負,隻能再次細分等級。

自總意識下,依次封大將軍、上位統領、監管者等等十來個名字花裡胡哨的等級。

分意識數量依然在上漲,鹿正康不能停下,如果他不這麼做,他會被雜亂的記憶逼瘋的。

留在總意識的,隻能是鹿正康的親身經曆。

分意識數量即將破萬,此時湧入的靈魂終於減少。

此時,不知吸收了多少死者力量的鹿正康感到一種洶湧澎湃的能量在他的思維中迴盪,每個想法都如潮水般,掀起狂瀾。

這時候他終於從夢境世界脫離,回到了靈魂世界。

擁有了強大力量的他輕易製止了殘留不多的死者靈魂的繼續湧入,然後用力一跳,脫離了靈魂世界。

現實中,鹿正康的軀體周圍無端升起狂亂的氣流,聲勢浩大,周圍麻木的愚人們也被驚動,紛紛圍成一圈,目睹鹿正康身上的可怕變化。

靈魂能量從鹿正康的魂魄湧出,浸潤了他的軀體,他藍色的甲殼一點點淡化,直至變成純白色,微微發光。

圍觀群眾外,大量的靈魂戰士、靈魂扭曲者、閃電扭曲者瞬移出現,他們如幽靈般靜默,無神的橘紅雙眸凝視著純白的鹿正康。

萬眾矚目,鹿正康睜開眼,拔出背上最大的骨釘,一股肉眼可見的,純白的氣流從他的手中流淌出來,把骨釘覆蓋。

這是帶著死亡意味的劍術。

愚人們向後退卻。

鹿正康輕輕擺動骨釘,純白的劍光留在空中,如實質的劍體,構成一朵蓮花。

“真美啊”鹿正康輕笑,蓮花似被他吐字的氣流吹飛,飄然向上,貼在天花板上,絲毫不受阻礙,繼續向上,抹除擋路者的和魂魄,飄飛,飛出鬥獸場的頂棚,飄入王國邊緣明淨的空氣中。

透過蓮花鑽出的孔洞,外界的明媚風景映入眼簾。

外界無數蒼白的根係在空中交錯,散發溫柔的光芒,把地下世界照亮。自那高遠穹頂下,無數潔白的羽毛般的灰燼輕輕飄落,世界宛如夢境。

此刻,鹿正康意識到,自己的目標達成了,聚氣已經領悟,那麼,現在,該挑戰三關,成為真正的愚人之王了。

他邁步走向圍觀的蟲群,如破開冰層的巨輪。

來到鬥獸場前廳,倒吊的蟲群前,找到那位小愚人,鹿正康說,“我要開始試煉”

試煉三關,分彆為“勇士的試煉”,“征服者的試煉”、“愚人的試煉”,對手數量和密度層層攀高,難度遞增。

但鹿正康卻很輕描淡寫地解決了一切。

第一關的結尾需要麵對兩隻格魯茲之母,鹿正康輕易斬殺。

第二關的結尾需要麵對一對巨大球形飛蟲,名叫奧波路波,它們全身有許多噴射酸性液體的腔管,密度和範圍巨大,一隻死後,另一隻會狂暴,攻勢極度瘋狂,兼之它們皮糙肉厚,抗打擊能力極強,是很難應付的敵手。

鹿正康聚氣,來了一次範圍覆蓋整個戰鬥場的劈砍,一瞬間如天上的明月墜地,皎皎光華。奧波路波死無全屍。

第三關的結尾需要麵對神之馴服者,這是一位馴獸師,他本身實力一般,但他馴養的蟲子異常強大,如果鹿正康冇有看錯,這位神之馴服者把一隻聖巢最普遍、最低等的小爬蟲訓練成了一架坦克似的巨獸

結果冇有波折,但鹿正康對這位馴獸師手下留情。

一次殺穿三關,新的愚人之王出現了

“愚人“

“愚人“

“愚人”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