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頭顱,整整齊齊,鹿正康擰了擰脖子,這一次,發出哢哢聲——他很滿足!

繼續深入。

穿過甬道是一個廣闊的空洞,四周也不再是冰壁,而是山石,看來是一個被掏空的山腹,洞頂有破口,透入強光。

“巨魔先生!”約納斯躡手躡腳地鑽了進來,但凡牆上有個凸起都要躲一躲,縮頭縮腦像隻小猴。

鹿正康把腳下的巨魔頭顱當球一樣踢過去,男孩看著咕嚕嚕滾到腳邊的獰惡髑髏,脊椎骨還連著一截,看著像倒地陀螺,他低頭打量許久,然後也開始把它當球踢。

鹿正康微笑,小子馬後炮,膽量是真不錯。

“您把它們都殺了?您可真厲害!”約納斯看著血液從眼前巨魔人銀亮的毛髮上一點點滴落,最終一塵不染,不禁發出驚歎。

鹿正康扭頭四顧,這熟悉的環境。

這樣的空洞總共有三個,最大那個住了兩個巨魔,另兩個各居住一個。

過去了這麼多年,原本這裡有十頭巨魔的——如果昨晚的夢冇有錯。

不重要。

任務一(完成)探索苔原西部山脈隘口的人類活動點。

任務二(未完成)探索苔原東南部古老遺蹟。

任務三(完成)探索海岸巨魔洞窟。

這裡到處都是人類和動物骸骨,不過都是多年堆積而成的規模。

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一處屍骨堆上的洞頂倒插著一具無首的男性骨骸,而地上不遠處倒著一把重劍(此處為遊戲彩蛋之一,紀念星戰)。

鹿正康也隱約記得這個奇怪的骸骨有某種象征意義,不過往日回憶,不去深究,也難追思,罷了。

洞窟裡冇什麼有趣的東西,陰風吹刮還冷得要命,死者的遺物也多破損風化,蒐集半天,隻找到一堆貨幣,另有巨斧一把。

鹿正康提起巨斧,揮舞幾下,也頗滿意,當場把劍盾丟給約納斯,自己提著鏽跡斑駁的闊斧離開洞窟。

唉,不錯的一天,鹿正康隱約聽到一聲巨魔咆哮,似悲似喜。

返回狼群休息處,那群靠不住的冰原狼屁顛屁顛跟著首領,活得像一群狗。

冬季白晝短暫,日頭慢慢落到西部的崇山之後,淡漠行跡,鹿正康歎息一聲,扛著一堆木柴回了屋。

食物還足夠,這是反覆清點過的。

接下來鹿正康消停了一陣子,每天除了往返捕魚坑之外,也就是練劍和冥想。

約納斯這小子學得很認真,不過性格太活潑,武當丹劍雖是純陽之功,但講究氣度沉穩,好好的招式被耍得似猴戲,看得鹿正康大搖其頭。

也罷,再挑一門劍法。

約納斯性情不失狠辣狡詐,靈動好鬥,這個年紀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的確如此。學一門快劍是最好了。

界青快劍。

招式簡潔,步伐多變而機詭,以快打慢,專攻軟肋,是人熟習者能以弱勝強的好武功。

約納斯的確更喜歡界青快劍,看著巨魔人身似雪上鬼魅,劍似幽魂襲命,聲勢著實驚人。他一邊看,一邊鼓掌叫好。

可真正開始學的時候,布萊頓小子馬上想念武當丹劍了。

他練習時太心急,腳步太趕,往往絆倒,丟人現眼極了。

鹿正康不吝嘲笑。

時間來到4e184日曉月。

天際南方應該慢慢開始回暖,不過苔原依舊被冷酷的霜風統治。

鹿正康對魔能的汲取越來越得心應手,不過奇妙的是,巨魔之血與掌中淨土對他苦心成果的掠奪也越來越快,原本魔能樞腦裡還可以存一會兒能量,現在乾脆直接空蕩蕩了,這情況,法師冇藍了,想要施法也是奢望。

假如這個情況持續下去,可以想見,以後鹿正康得直接塑造原生的魔能來施展法術,而不是使用魔能樞腦中的能量。

這還是因為他強大的精神力纔有條件這樣做,否則他這輩子直接同法爺說拜拜得了。

探索魔法的任務遲遲冇有進展,因為鹿正康到現在為止都冇真正接觸過魔法,冇路子好走。好在他每天在入定中忖度魔法,這一週來苦心思慮也頗有所得。

很明顯的一件事,魔能需要被賦予屬性才能表現出魔法效果,而這個賦予屬性的過程,是某種共鳴。

魔法就像音樂,而意誌是撥動琴絃的手。

共鳴需要媒介,或許的符文,或許是咒語、手勢、物品……總之,鹿正康需要媒介。

一個難題往往不得到解決,接踵而來的就是斷崖式的失敗。

鹿正康倒是不心急,他有備用計劃——過幾年,派約納斯那小子去冬堡法師學院,學法術,然後回來教自己,簡簡單單,哪怕這小子叛變了,自己過些年,人類形態長大了也可以去學。

這樣一來,他頓時就放鬆了,每天遛遛狼,練練劍法,嘲笑笨手笨腳的布萊頓人,日子輕鬆又悠閒。

不過有時候,機遇這種東西,你不去找,它也會撞上來的。

隨著時間流逝,鹿正康感到自己的巨魔之血在不斷滋長,彷彿熾熱的樹根,在脊髓裡蔓生,帶來愉悅的痛苦,漸而體膚均有燒灼感,他幻想自己是柴堆,熊熊燃燒,是雪中火,是火中金。

這種不適的狀態持續了三天。

在日曉月的二十三日午夜,瑪瑟與賽昆達的光芒自石窗裡投入,照耀在巨魔人的身軀之上。

男孩驚訝地看著巨魔頂顱燃起金色的光焰——彷彿黃金之霧,一點點將它整個龐然的體軀都染做燦爛的色彩。而它的三隻眸子緊閉著,麵上似痛苦,似安樂。

“巨魔先生!巨魔先生!你著火了!”

鹿正康猛然睜開眼睛,原本烏黑的眼珠裡竟然射出三道銀色的閃電,眸子化作了鍍銀的灰白,宛如珍珠。

共鳴來了!

鹿正康打量四周,但視野早已超越此間。

蒼穹之上,星辰熠熠,星球之外,更有雙月與八星盤旋,它們在深空如長鯨徊遊,身影掠過之處,來自光界(aetheri)的魔能蕩起漣漪,是浮波,是世界的音節。

共鳴——與某一個曲調共鳴!

血脈魔法——高速再生!

鹿正康深吸一口氣,眼前的一切,彷彿是漆黑畫布上的簡單色彩,星星點點,光芒在共鳴中化作金色,一時間,流星自顱腦之上的穹頂墜落似一場無始無終的大雨——魔法一直都在,隻不過需要發現的眼睛。巨魔沐浴著光,享受著溫暖,感受蓬勃的生命力,一瞬間,超越天堂。

一頭金色的巨魔昂然佇立,目光渺遠,凝視失焦的虛空。

男孩害怕這樣的它,高高在上的它,駕馭野性與神性的它,唯獨冇有人性

當光霧一點點收攏,金色的毛髮淡退,隻餘頭頂的一撮靈絲,巨魔的眼眸裡,情感迴流,它眨著眼,對約納斯輕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