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最近時常幻聽,腦子裡就像有一台音樂播放器一樣,總是把一些簡單的曲調重複循環個不停。

當然這是不太應該發生的事情。

到了他現在的心境,哪怕不去規束天馬行空的思維,也是不會出現明顯的雜唸的。

他懷疑過這是魔能的聲音,不過他親自聽過魔能的調子,雜亂、深沉,讓人聯想起及腰的黑色湖水。

曲調錶現為鋼琴、吉他、貝斯、提琴等,有時是獨奏,有時是會是一組和絃,作為音樂還算合格。

鹿正康很快意識到,自己隻聽到了曲調的一部分。

曲調的一部分與自己思維的一部分的重疊,纔是他真正聽到的。

那麼演奏者是誰?

不知道,或許也是自己的一部分。

鹿正康會慢慢適應,日漸失常的自己。

繼續翻看手裡剩下兩本法術書,這種書籍賣的貴其實是有原因的,對著它唸誦咒語,可以加強共鳴體驗,方便學習,甚至有時候用來當作施法工具也是不錯的,隻是用過幾次就會失效,假使有初學者在未通過法術書增益的情況下就能獨立學會魔法,那一定是有天分的。

一本《結界術》,將魔能塑造為透明的流形屏障阻擋魔法傷害,施法期間持續消耗魔能。鹿正康是不行了,他的魔能樞腦就是個擺設,根本也不可能達到所需的輸出值,而且這個法術對共鳴還真冇有太大要求,就是考驗對魔能的塑形和出力維持。其實是考驗精神力的。

鹿正康無奈隻有翻翻《治癒術》,倒是大有收穫。

魔能化作舒和的金色恢複係魔法,將他渾身都沐浴起來,狼群們紛紛湊過來想要接受一點滋養,但是礙於法術構型的問題,似乎隻能對施法者產生治癒效果,鹿正康乾脆不去塑形,隻是儘力將原生魔能轉化為愈療之光,大麵積鋪灑開來,不但狼群舒服得嗷嗷叫,連石板縫隙裡的植物都發芽了。

這倒是讓鹿正康看到一個希望。

一個統合魔能與內氣的希望。

經脈是每個生物都有的,行氣的軌道,冇有氣的運作,便不會有活力。但並不是真正解剖意義上的體內管道,而是更趨向形而上學的一種概念產物。

鹿正康也發現了巨魔之軀的經脈,是精神對乾涉的渠道,區彆神經係統與血管。

雖然名字都可以稱為經脈,不過同在太吾繪卷世界又有很大的出入了。

當初那個元氣世界的表達形式比精神來得豐富,到了現在這個魔能世界恰恰相反。

物質能量性質的出入也導致經脈屬性、形態上的區彆,在太吾世界,經脈與血脈聯絡更緊密,在上古世界,則是與神經係統聯絡更緊密,也是取決於瀰漫天地間能量性質的表達差異對生物體的演變影響。

甚或可以說,元氣和魔能是同一種東西,隻是投影在現世的角度差異導致了變化,就像一個立方體的影子,可以是矩形也可以是四邊形。

鹿正康想要將二者統一自然也是意識到魔能和內力的某種本質聯絡纔有這般奇思。

恢複係魔法是一種對生命力的運用,雖然在約納斯提供的魔法體係介紹文獻裡對這個派係頗為輕視,乃至不認可其為大係,不過的確是足夠高深的研究方向。

金色的生命魔能,可以代表精與氣的統合,再結合神思,或可轉化出內力來。

鹿正康當然果斷嘗試了一下,將精神力滲透到生命魔能化作的光團內,心念在光團表麵時,他感受到一種擠壓感,隨即深入,一瞬間就空蕩蕩,彷彿是在空氣裡。

失敗了。

理論出了錯誤嗎?

鹿正康在任務日誌裡更新了施法筆記條目。

魔法版內力創造計劃。

說明:好懷念當武林高手的日子,我得試著重新把內力練出來。治癒術的不凡特性或許是一個突破口。

步驟一:結合精神力與生命魔能{失敗}

步驟二:開始總結失敗原因

首先,魔能的轉化本就是用精神力參與,所以說,釋放治癒術的時候,本也就達到了所謂精氣神合一的狀態……

巨魔人盯著眼前的光球,流光四溢的、明亮耀眼的,彷彿一個小太陽,這是魔能共鳴的產物,如果要當作武者運功的話,其實是整個天地在發功。

以心中的執念撬動世界偉力,魔法之潛能簡直不可揣測。

每個法師幾乎都會有自己的研究課題,哪怕是學徒,也往往注重培養探究的精神,鹿正康決定開啟一個自己的課題,好好鑽研一下生命魔能對肉殼的作用。

不單單要內力,還要真理!

……

時間是4e183初種月,一年的第三個月份來臨,天際的南方各省陸陸續續已經開始農業活動,北方依舊能把人凍出鬼。

鹿正康的幻聽更加嚴重,而且就如同那些精神病患者一樣,他有些分不出到底自己聽到的,是雜念,還是真實。

對生命魔能的研究非常有進展,如今他已經不單可以補充生物體的生命力,還可以剝奪對方的生機。

不過要說對魔改內力的研究,還是一籌莫展。

昨天剛去見了約納斯,他給鹿正康準備了許多法術書,毀滅係中三類,火焰、冰霜、閃電,他都買了一些,另有召喚係、變化係、恢複係、幻術係的法術,此外還有鍊金和附魔的相關知識。

雖然級彆都不高,但種類很全。

召喚係的召喚異界武器,召喚火焰元素,召喚靈魂陷阱,乃至複生屍體都有。

變化係的木甲術、水下呼吸。

恢複係倒是讓人失望,就是變了一下治癒術的構型而已,可以給彆人施放治療魔法,冇有什麼新意。

幻術係的憤怒術、寧神術、靜音術還算有用。

鍊金類彆關鍵在配方和多練習,冇有什麼難度。

驚喜在附魔知識。

將魔法以符文形式固化在物品上,以靈魂為能源,某種程度上揭示了魔法本質,展現了一片全新的天地。

一切行為、資訊都可能引起魔能共鳴,文字、聲音、手勢等等,附魔是一個創造的過程,產物不單單是魔法物品,更是一整個法術的係統。

或許想要實現內力與魔能的統一,關鍵就在附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