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很大,雨很急,鹿正康看著水滴彙聚成水流,在雕像上肆意流瀉,在廣場的地麵上鋪淌,在地磚的縫隙裡,聚集為小溝,反射著冷色的燈光,銀亮如冰。

這場景就像他夢一樣,一個關於故鄉的夢。

那裡也是常年的落雨,行人與人造的建築一同直麵從天而降的水滴,雨傘被擊打地劈啪作響,間雜著紊亂的風,把雨滴吹入雨傘下的小小空間,打濕行人的衣物,甚或打濕臉龐。

這絕不會是愉快的體驗,但足夠讓人銘記於心。

鹿正康在雨中出神,心裡駁雜的思維漸漸澄澈,他似乎找到了今生繼續前行的巨大動力,這個覺悟讓他魂魄裡潛藏的可怕能量變得更加親切,操控起來愈發流暢。

有時候,內心的修行,也是會帶來現實的改變的。

鹿正康振作精神,開始找尋靈魂聖所。

他依稀記得,靈魂聖所的下方有一位收藏家,收購古董,譬如漫遊者日記,譬如聖巢印章,國王神像,當然還有最珍貴的神秘蛋,收購價格還算公道,算是一位比較正派的蟲。

收藏家開的小店,有路標牌,鹿正康找到路標牌,果然是在一棟怪模樣的高塔下麵。

這塔似乎是和上層平台合併了,應該是兩棟建築的拚接作品,不出意外的話,上層平台的建築就是靈魂聖所。

進入高塔,坐電梯上樓,來到收藏家的小屋。

收藏家是一位模樣古怪的蟲,兩隻犄角一長一短,而且臉部那些鬍鬚狀的身體構造異常茂盛,直接拖到地上了,看起來像個披大氅的怪老頭,可說話聲音還算年輕。

“又來了一位客人,歡迎啊。”他並不熱情,也不冷淡。

鹿正康問他,“最近還有誰來過這裡”

收藏家歎了一口氣,似乎對鹿正康的好奇心感到無奈,不過他還是耐心回答了問題,“最近有個小個子常來,他總能找到許多漫遊者日記這樣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的店鋪都快堆不下了。”

“小個子他是不是帶著很大的麵具,頭上有兩根犄角的”

“你們認識”

鹿正康回答地模棱兩可,“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我認識他,他卻不認識我。”

“那真是奇怪。客人,本店長期收購古董,就是那些冇什麼用處的玩意,如果你有,我會以合理的價格收購。”

“真可惜,我冇有,靈魂聖所是在上麵嗎”

“唉,是的,最近那裡清淨了很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想去就去吧,小心些。”

收藏家不願再同鹿正康多說,轉身進裡屋去了。

鹿正康也覺得自己有些急躁失禮,實在是他有些走神,聽到小騎士的訊息真的很開心。

真正的玩家會對遊戲裡的主角產生移情反應,會把自己代入主角的身份,所以會很認同主角。鹿正康就愛極了空洞騎士的主角小騎士,如果有能力,會儘力幫助小騎士,分擔他悲愴的命運。

聽收藏家的說法,似乎小騎士已經去過靈魂聖所,那他還會不會在那裡呢還是已經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懷著一種期待的心理,鹿正康急匆匆地登塔。

一路上,確實很清淨,那些蘇生的蟲子軀殼都躺在地上,看來又一次被殺了。傷口很簡潔淩厲,看得鹿正康是心花怒放,這精準致命卻稍顯乏力的劍術,絕對是空洞騎士啊

小騎士身嬌體弱的,砍人確實不太疼。

一路上,各種機關門全都洞開,鹿正康暢行無阻,很快來到心心念唸的靈魂聖所。

聖所大門很是獨特,半橢圓形,頂部裝飾物是一隻臉色傲慢的蟲子,似乎靈魂聖所出來的蟲子都是這一副嘴角下撇的臭臉。

一進去就是一個大廳,地上散落著各種文獻,鹿正康撿起一份來閱讀,上麵記錄的正是對靈魂能量的研究。

粗略掃視,鹿正康就看到大量關於強製剝離生者靈魂、剝離蟲卵能量、魂魄融合等等野蠻粗放的技術手段,看著文獻裡與牲畜劃等號的實驗體,一次實驗就剝奪數百個生命,簡直觸目驚心。

這些鹿正康早有心理準備,吸收那些鬥獸場裡的靈魂戰士的記憶時就看到了這些。

靈魂聖所在王國裡扮演的角色非常邪惡偏激,雖然本意是為了研發抵禦輻光感染的技術,但聖所的負責人靈魂大師卻暗中被輻光蠱惑,為了追求永生開始草菅人命。

聖巢首領白王發現了靈魂大師的陰謀,否決了他的研究。

但現在看來,靈魂大師確實做到了某種程度的永生,在白王死後靈魂聖所再次運作起來,而且更加肆無忌憚。

就鹿正康來看,這個故事並冇有什麼讓人耳目一新的地方,在遊戲裡也隻不過是無數悲劇之一。但正是這些喪心病狂的研究者們,有著對靈魂能量最先進的運用手段。

鹿正康知道自己接下來一段時間都該耗在這裡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先把整個靈魂聖所探查一遍。

聖所裡有許多靈魂戰士、靈魂扭曲者的屍體,還有錯誤和愚蠢遺留的那一層皮。

不斷深入腹地,屍體越來越多,這裡基本冇了生機,除了那些錯誤和愚蠢。

這些鼻涕蟲一樣噁心的東西簡直是聖所的某種象征,無處不在,從虛空中現身,然後瘋狂撲向來者,最後被輕易殺死。

角落裡還有許多散落的文獻,還有許多特殊的器具,許多蟲類死去已久的屍體。

在一種類似大號煤油燈的透明容器中,盤旋著純白的靈魂能量。這些都是從地上散落的屍體上提取出來的,可以被吸收利用的純淨能量。

某種意義上,靈魂能量,和電力、蒸汽冇有區彆。

但每個使用靈魂能量的人,都揹負著累累的血債。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