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得到足夠的鋼材,鹿正康多次光顧礦坑的生意,而且還去把諾德遺蹟裡一切鐵製品給拆下來搬走。

外殖裝甲二代,死靈蒸汽戰甲終於是在4e184的第六個月份,也就是年中月完工。

三層結構,內骨架不變,中層為附魔層,外層為動力裝置。

設計上由於結構複雜所以顯得非常贅餘,外層蒸汽動力裝置類似外骨骼,背後有便攜式蒸汽爐,方方正正的一個揹包,中層附魔鋼甲線條圓滑表麵光亮,與人形差彆不大,內骨架如鎖子甲,緊貼衣物,頭盔是層層疊疊薄鐵片堆砌的花紋圓球,附魔與死靈監控器一致,有強大的觀測能力。

所以最終造型乍看像是穿外骨骼盔甲的宇航服。

通體銀白色附著彩色符文,一旦功率全開就會像人形自走迪廳炫光燈一樣。

外層大量如外骨骼的細鋼管道采用液壓傳動係統,動力由背後蒸汽揹包提供,必要時可拆卸。

中層與內層其實就是一代外殖裝甲,除了處理一些結構上的衝突以外,完全照搬,節省了相當一部分時間。

有了外層動力裝置,這下整個戰甲對操作者來說輕如無物,甚至能當義肢來用,不論奔跑還是戰鬥都能有強勁的爆發力和永續性,一下子就變成魔改鋼鐵俠了。

創造的過程非常快樂,以至於讓鹿正康靈感如山洪一樣呼嘯澎湃。

二代還冇造好時,鹿正康就已經在籌劃三代裝甲了。

不論一代還是二代都需要死靈提供能源,啟用附魔法陣,而三代裝甲應當有更高的普適性,結合鍊金配方中的魔能液體和機械核心,隻要供能係統和操控係統設計完畢就完全可以拋開死靈,屆時動力由魔能液體提供,行動讓機械核心操控,使外殖裝甲變成使用門檻極低的魔動科技產物。

屆時就有批量生產的價值了——誰說《上古卷軸》不能玩成《輻射》的?

到時候複活死靈大軍,每個屍鬼骷髏都穿著外殖裝甲,十萬鋼鐵俠出擊,誰來也頂不住。

舒舒服服過了這段充實的日子,鹿正康每天依舊堅持練武。

獅相鐵頭功基本練成,為了練這個,腦袋兩邊的骨刺都被撞斷四五次,好在後來又長了出來,不然腦袋上就真的光滑溜溜像個蛋了。

硬功在某種程度上是相通的,練了獅相鐵頭功,在修習十三太保橫練功就能省出一些時間,因為十三太保橫練裡也有一門鐵頭功,練法與獅相鐵頭功基本類似,同樣的,練了金砂掌後就不必練習十三太保裡的鐵拳、鐵掌、鐵指功。

為了測試二代裝甲的靈活性,鹿正康在淨土搭建了一個樁林,高高低低的木樁排列如林,他便穿著厚重裝甲在上麵跳躍移動。

由於附魔了飛行術,很大程度上減輕了負重,因此不必擔心將木樁踩壞。

可惜的是,二代裝甲空餘的附魔空間不足,飛行術附魔法陣隻占據很小一部分,無法真正飛行,隻能緩慢漂浮一段距離。

這個問題很可能到了三代也無法解決,隻能看未來有冇有好的解決方案了。

不過飛行術的確如約納斯所說,是一個有很大缺陷的法術。其原理是製造力場包裹法師,使其能抵抗重力四處飛行,不過力場的強度很難把控,要麼是飛不起來,要麼是直接把法師擠成漿糊,而且飛行的途中,力場無法提供額外的防護,加之需要專心操控導致法師抽不出空閒仔細觀察環境,往往會有意外發生。

這個法術什麼都好,就是使用門檻過高,不專業的法師用這個太危險,專業的法師說不定都會用傳送門了,難怪是被慢慢淘汰。

二代裝甲上附魔的飛行術產生的力場就是功率太低,隻能減重或者漂浮,相對還安全許多。

鹿正康打算關心一下約納斯的研究進度,如果他練複原飛行術都做不到,那就親自出馬把飛行術改進後傳授給他。

馬上就要到收穫的季節了,意味著鹿正康即將開始農忙。

淨土田野上沉甸甸的麥子搖曳爽朗的波濤,吸飽甘甜的泉水,而今已將稻穗深垂。

在淨土不必憂心病蟲害,但依舊得擔心土壤肥力,鹿正康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於家人,不可能這幾十英畝都上自己的肥,而化學製肥又實在超出他的知識範圍,將來要麼去掏糞,要麼研究一下魔法製肥。

掏糞無所謂,隻是太麻煩,效率也低,並非好選擇。

製作收割機的事情得提上日程,其實很簡單,在拖拉機後麵掛一個滾輪就好了,要是趕趕工,絕對能在收割前做好。

一週又到了末尾,鹿正康去騎上心愛的小機車出發去冬堡。

今天酒館裡也很熱鬨,原來是有戶人家生小孩了,請大家喝酒。人們說著開開心心的祝福話,到半夜才散。人群慢慢散去後,酒館裡來了一個年輕人,穿著法師的裝扮,不過風塵仆仆的樣子也不像是學院裡的成員,像是外來的。

老闆對這位外來的年輕法師冇有特彆的偏見,多嘴問了幾句後,反倒是被法師綿裡藏針地頂了兩句。看得出他是很有戒心的一個人。

外來法師喝了兩杯蜜酒,要了一份麪包和烤韭菜,夾著當三明治吃完,末了,要了一個房間,就在鹿正康專屬房間的對麵,那是個雙人間,很寬敞,價格相對也會高些。

當晚酒館裡冇什麼客人,半夜鹿正康的門被敲響,巨魔人睡得正香,起來開門一看,竟然是對麵的外來法師,兜帽下露出一張乾淨而疲倦的臉龐,來者有著高高的顴骨,尖尖的下頷,灰黃的皮膚被仔細地保養,表麵塗抹脂膏,散發淡淡的花果香氣,帽簷下露出幾綹亮麗的金髮,以及一雙半掩在髮絲間的金色瞳孔。

是一個講究的男性高精靈。

巨魔人悶聲問道:“有什麼事嗎?”

高精靈略略低頭致意,在禮節上非常細緻到位,“請原諒我冒昧地打擾您的好夢,這位……先生?”

“既然已經打擾了,你不妨說說原因。”

“哦,我想這件事的起因還是因為您。”高精靈笑得矜持,他站直的時候差不多和鹿正康平齊,算是高大細瘦的美男子了。

“有話直說,我不想浪費時間。”

“向您的惜時精神致敬!但不知閣下可否莫再打鼾,偌大酒館,尤以您的聲響最為驚人。卻叫本人輾轉難眠。”

巨魔人隔著兜帽撓了撓發癢的骨刺,點點頭便應下了對方的請求,打算回去打坐度過今晚。

“再次感謝您的慷慨的善心!咱們明天見吧。本人也急需一個良好的睡眠。原諒一個困頓而精神緊張的旅人吧,感謝!再次感謝您!”高精靈法師說著好話,再次點點頭,慢慢退開幾步,轉身回房。

巨魔人搖搖頭,看似平易近人,實則是傲人淩人啊,這纔是地地道道的高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