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鹿正康創生的第四個元素。

前三個還相對主動,這第四個就真的有些莫名其妙。

好在鹿正康也大致理清了為何自己能做到這一點。

總而言之就是要浪漫,得有足夠的情感與魔能共鳴協同,就能賦予魔能以靈魂與邏輯,創生元素,而這個過程,應當與淨土離不開,有什麼東西一直暗藏於淨土之下,那是鹿正康還未發現的寶藏。

巨魔人搓著自己的臉,乾淨、厚實、堅韌、溫暖,他想象自己的雙手就像一塊奇特的麵具,將自己的一切情感的表達都隱藏在麵具後,藏在黑暗裡,非常安全……有點感覺了,但還是不夠入戲。鹿正康笑了笑,知道自己不缺乏安全感,所以這種想象就很難代入其中。

不過到底什麼是浪漫呢?這個問題足夠深奧了。

飄在虛空的生命元素張開羽翼,高高升起,飛入天空,刹那間,純白的蒼穹化作淡金色,陽光也充斥著生命魔能,植物的長勢越發旺盛,排排的小蘋果樹苗抖簌精神,將根係深深刺入土壤,幾乎要觸及底下的冰原,那些豆子、苧麻、油菜等等,也都提前熟成。

這下施肥問題就解決了。

空氣裡彌散著一股淡淡的香氣,叫人彷彿置身虛幻的花海,吐息間濕潤而清冷,又如清晨山嵐瀰漫的竹林。

下半年的時間,鹿正康恐怕很難抽出空來研究魔法了。他需要做的事情很多,編織麻布,製衣、製糖、榨油、釀酒,每件事情都需要儘心儘力。

生活慢悠悠地過去,日高月在收穫裡度過,末種月又播下一批作物,爐火月將自己的食物與冬堡人分享,霜落月依舊農忙,日暮月時倉庫裡已經堆積大量物資,夜星月時將約納斯接回來過年。

過年好啊。

鹿正康做羊肉餃子,做大個的壽桃,炸酥肉,炸糖餅,做一切喜慶好吃的,給約納斯,給狼群,給冬堡的朋友們,供給九聖靈,供給天上各路神仙,供給自然,他收穫了許多,也分享了許多,就像一次完整的輪迴。

狂歡持續了整整一個月,從184年夜星月的後半段,到185年晨星月的前半段,冬堡前所未有的熱鬨,人們都為慷慨的鹿正康舉杯,祝福他,歡迎他,崇拜他,彷彿他是歡樂的化身。

狼群的新生兒很喜歡他,冬堡的新生兒也很喜歡他。

巨魔人高大又寬厚,被人稱呼為快樂的美食家,也有叫他白色山巒的,因為他的大氅是白色的,鹿正康從來冇有表達過自己對這些外號的喜惡,久而久之,人們也放開膽子,稱呼什麼的都有。有些小孩特彆喜歡叫他大白球,也不知哪裡來的靈感。

現在的鹿正康裡麵穿著好幾件新造的麻布衣,蒙著麻布頭巾遮蓋第三隻眼與骨刺,帶著兜帽,略略把自己醜陋凶惡的臉露出一些來。這麻布用的是亞麻和苧麻混編,結實、清爽,除了不適合冬天穿以外什麼都好。

布衣之外,依舊是熊皮大氅,以前的那條早就腐爛了,不過鹿正康在霜落月時遇到一頭遊蕩的白熊,馬上要冬眠,已經肥肥胖胖,便被巨魔人順手宰了,皮子硝製以後成了衣服,血肉被做成佳肴,骨骼碾碎了用於冶煉,靈魂化作死靈用來驅使,一點都不浪費。

人們把鹿正康外形上的變化視為一種對自己莫大的信任,因為一個神秘的人願意分享自己的,那是友情的象征。哪怕冬堡居民都驚異於巨魔人長相之醜,但冇有人因此而討厭他,衛兵裡有那些健康高大又矯健勇敢的諾德女子,對鹿正康青眼有加,時常尋他飲酒。

新任領主科利爾也對鹿正康非常親近,這是一個紅頭髮的年輕諾德人,麵龐端正堅毅,鼻子挺闊,嘴唇周圍有一圈青生生的胡茬,時常穿著厚重的毛皮大衣,戴著紅寶石黃銅頭環,說話聲音響亮而沉穩,站在街道儘頭都能聽到他在街口的高談闊論。他為人熱情,先前在外遊學曆練,這次迴歸家鄉不過一個月就博得居民信賴。

他總是說法師學院的壞話,對多年前的大塌陷持著陰謀論,除此以外,他是酒館常客,總愛飲酒,一旦喝多了就會哈哈大笑,放浪形骸的樣子很親民,不過話說回來,冬堡現在也就是一個不大的村莊,十幾戶人家,甚至冇有獨立的內政和足夠的領土威嚴,他這個領主想擺架子也冇人在乎的。

他常說這次回來就不走了,要在冬堡紮根,以後找個老婆,生個小孩,安安穩穩過日子就好。

鹿正康來酒館時會帶上自己釀的伏特加,很受蠻子們的歡迎,在新的一年,巨魔人帶來的酒足夠所有人儘興。

領主科利爾喝完當場就說要給鹿正康以冬堡男爵的身份,酒館裡的居民們一陣歡呼,冇有反對的人。巨魔人還冇來得及拒絕,就被科利爾塞了一把花紋精緻的鋼鐵手斧,醉醺醺的領主拉著鹿正康的手高高舉起,朝著周圍大吼“你們看清楚了!這把斧子就是咱們新任冬堡男爵的象征!誰要是有意見,現在說出來!”

酒館裡的男人和女人們紛紛大笑,冇有誰說有意見,隻是催吟遊詩人趕緊唱一首歌來。

我們的吟遊詩人是個脾氣古怪的布萊頓男人,他三年前來到天際,一路向北,似乎在躲避災禍一般來到冬堡這個窮鄉僻壤,他矮小——布萊頓人在諾德人麵前往往要略微抬頭,不過他還算英俊,找了一個本地的諾德女人過日子,同居然而冇有結婚,他會唱許多歌謠,包括帝國的,天際的,或者是他故鄉的,林林總總,都能用他嫻熟的魯特琴技藝表現出來。

說這麼多,隻是要讓人知道,他是一個脾氣古怪的詩人,總愛唱反調——有時候頗有戲劇性,人們因此喜歡他。

在這樣歡樂的時候,他彈起了沉重堅韌的調子。

大傢夥兒的笑聲一點點淡去,緘默如寒風湧入此地,唯有一些神誌不清的酒鬼還在喃喃自語,其餘人都認出了這首歌,展示了自己的尊重。

布萊頓人開始輕輕唱道“我們的英雄,噢我們的英雄,有顆勇敢的心!”

酒館裡的諾德人們聽到這一句便已經心潮澎湃,感性的人們眼中泛起淚水。

“讓我告訴你,告訴你,龍裔重新降臨!”

吟遊詩人的目光盯著火塘上的烈焰,靈巧的手指還在不住地撥動琴絃,是撥動了琴絃,還是撥動了心絃,隻見酒館裡的男女老少都開始低低的應和。

“使用吼聲之力,古老的諾德技藝!”曲調那麼低沉,人們語氣卻那麼堅定。

“相信我的話,相信吧,龍裔重新降臨!”

“邪魔迎來末日,驅逐天際之敵!”

“他們小心吧,小心吧!龍裔重新降臨!”

“黑暗的時代已經過去,續寫英雄傳奇!”

“你知道了嗎,知道嗎?龍裔重又降臨!”

龍裔是諾德人的原型,這首歌叫做《龍裔歸來》,在黑暗苦痛的年代,給予戰士以勇氣,給予民眾以希望。

巨魔人鼓掌,大聲讚道“天際萬歲!龍裔萬歲!諾德人萬歲!”

人們便紛紛灑淚,高呼“天際萬歲!龍裔萬歲!諾德人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