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在酒館裡聽吟遊詩人唱歌。

他不再選擇去鹿正康的淨土度過週末,那裡對他來說,頗有些乏味了。

約納斯現在更喜歡酒館的小調。他會坐在櫃檯左側的長凳上,背對桌麵,吃著從食品店裡拿來的點心,熱氣騰騰的包子,滋味純美的岩燒吐司,或者糖餅,酥餅,再配一支蘋果酒,看著火塘對麵的吟遊詩人,那個布萊頓人對他很照顧,有時候會彈故鄉高岩著名的曲子,兩個遊子有了共同的情感支撐。

新年伊始,冬堡冷得能把人凍出魂兒來,大家要麼窩在家,要麼在酒館裡閒談,除了衛兵們會在外麵遊走巡視,街道再無一人。

鹿正康推開門走進來,人們紛紛同他打招呼。

巨魔人衝大傢夥兒點點頭,徑直走到約納斯身邊坐下。

“有件事情得和你說一說。”鹿正康湊到約納斯耳邊低聲說道,就像在聊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什麼事?”

“我好像給你招惹了個麻煩。”

男孩吃了一驚,手裡的包子冇拿穩,摔到大腿上,他手忙腳亂了一會兒,總算在包子落地前接住,他拿起來啃了一口,含糊地問道“什麼叫給我惹了麻煩?”

“那個酒鬼蘭米爾你記得吧?”

“當然記得,他怎麼了?”

“我說他太弱了,連你都打不過,到時候他要是來尋你晦氣,你彆用魔法,將就打他一頓就好了。”

“用劍?”

“彆,用拳頭。”

“可我隻會劍術呀!”男孩驚叫起來,周圍人齊刷刷扭頭看他,約納斯連忙壓低聲音,“他是大人欸,我隻是小孩,怎麼可能打得過。”

“你要是有好好練習,絕對能打過他的,彆看他個頭大,其實常年飲酒,身體憔悴,你還得注意彆把他打死了。”

“哦?”

“你要是還擔心自己力氣不夠,我教你一套徒手搏擊術,你回去練一練,怎麼也不會怕了他。”

鹿正康所說的徒手搏擊術,其實就是不入品階的少林長拳,比下九階還次,聽著很冇有牌麵,事實上,的確挺冇有牌麵,就算是笨蛋,持之以恒地練習也能有所收穫,這樣的武功,最普通,也最了不起。

在海岸樁林,鹿正康把長拳傳授給約納斯後,騎著二代死靈機車離開。

他的背影消失,而晨星月也即將結束。

在狼群休息處睡了一覺後,鹿正康決定回覆人身,看看自己人類形態如今有多高。

巨魔人現在已經有將近七英尺,非常強壯,再這樣野蠻生長下去,恐怕到時候酒館的門都擠不進去。

然而叫鹿正康頗為絕望的是,人形的他,隻有不到四英尺,比約納斯都矮一截,布萊頓小子馬上就要到變聲期,屆時個頭會猛漲,鹿正康若是巨魔形態,那還好說,若是人形,那就是個弟中弟了。

如此一來,待到巨魔形態長到一定程度他就不能見人了。

鹿正康也曾想過製造一個傀儡機器人,好遠程操控,不過那意味著許多改變的到來,他不再出麵的話,自己在冬堡的店鋪需要按時補充,約納斯需要他傳授技藝,一旦他以傀儡的形態示人,冬堡的居民會恐懼他,疏遠他,將他認作是一個徹底的異類,冇人喜歡冷冰冰的機器,大家喜歡的是巨魔人這個活生生的傢夥,長著醜陋的臉,會呼吸,會打招呼,會同他們一起飲酒。

不願這樣做。

鹿正康得想新的辦法。

或者乾脆不想辦法,順其自然,大家會習慣一個大朋友的。

諾德蠻子們把一腔真情交給了巨魔人,哪怕他很古怪,很神秘,但大家就認定了他。鹿正康不做出排斥的行為,那便不會被諾德人排斥。

永遠都是諾德兄弟!

……

幾個衛兵在鹿正康的食品店裡閒逛,還有許多人圍在貨架邊,精心挑選想要的食物,巨魔人縮在一張長桌後,這裡就是他的櫃檯了,兩張椅子,挺大一個房間裡冇有彆的傢俱。

挑好貨的客人,把東西往桌上一放,自己坐在美食家對麵,就看著他結賬找零。

一個女衛兵走到桌邊,把一袋精麪粉放在巨魔人眼皮底下,“多少錢?”

“五個銅子兒。”

衛兵數出五個銅板,排好了,拍在桌上,孩子氣的動作讓鹿正康笑出了聲。

鹿正康抬手去拿錢,手在半空被女人一把抓住,“白色山巒,你想不想去個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酒館?”鹿正康食指彈了彈衛兵的掌心,女人吃痛把手縮了回去,隨後她莞爾一笑,頭盔麵甲後透出清爽的歡喜,“你這可是襲擊衛兵,我要把你帶去寒栗監獄關上一陣子纔好消氣!”

鹿正康哈哈笑,不以為意,“對了,你不是冬堡本地人吧?”

“的確,我們衛兵都是帝國的軍人,我從小在獨孤城長大,不過我的父親是冬堡人,後來他們說要派衛兵去冬堡,我第一個就報名了。”

“托莉涅,是不是?”

“是,當然啦,你知道我的名字?”

“冬堡不大,我隻要在酒館坐半天就知道你們所有人的名號啦!”

“唉,你知不知道,我馬上要回獨孤城了,不隻是我,還有其他的衛兵。”

“怎麼了?”

托莉涅的話,讓食品店裡的閒人們也吃了一驚,紛紛詢問原因。

“咱們的工作期結束啦,獨孤城那邊傳信過來了,要我們回去述職,馬上就有新的帝人來的,放心,他們都是好樣的。”

冇有誰會討厭這些年輕可愛的女衛兵們的,大家紛紛獻上祝福。

年輕的戰士們剛開始還保持了威嚴的緘默,很快就在頭盔下發出樂嗬嗬的笑聲。

“冇事兒,我們商量好去那邊以後就退伍,照樣還會冬堡來過日子!到時候大家還是天天見麵啦!”一個年輕女孩憋不住話,直接把同事們的秘密暴露了出來。

人們不約而同發出“嗐!”的一聲倒彩,衛兵與民眾都大笑起來,一種溫暖的情誼將所有人都緊密連接。

托莉涅摘下古怪的子彈頭頭盔,披散滿頭瀟灑的金髮,一張紅潤端正的臉如叢中帶露的珍果似的半露在綿密如雲的秀髮下,笑容溫婉而大方,海藍色的眸子緊盯著鹿正康,“美食家,說真的,寒栗監獄算是難得有意思的地方啦,一起去看看唄,就我們兩個。”

“當然,冇問題。”巨魔人起身,拍拍手,“各位,應我們美麗的托莉涅小姐的邀請,店主要離開一會兒,你們想要什麼就自己拿,錢罐在桌子下麵,你們自己投吧!我走了!”

有人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哈哈哈——!”大家笑得露出了後槽牙,“玩得開心!老夥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