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米爾瑟縮在樹林裡。

美食家遲遲不回,他遇到兩個劫道的,於是匆匆跑路,行囊也不帶,隻顧著往山上跑。

最後他穿過樹林,看到前麵要塞頂端兀坐的巨魔人。

“嘿!美食家!你好了冇!”

鹿正康扭過頭,看到招手的蘭米爾,而樹林深處有一個弓手在一點點拉弦,箭頭一點冷冷的光芒輕輕閃爍。

巨魔人抬手打出一道袖裡飛燕,從酒鬼耳邊飛過,將偷襲者刺死,靈魂抽吸,不過鹿正康冇有理會這道魂魄,任其昇天,也因此冇有在酒鬼眼前暴露自己的死靈法術。

現在編號死靈到了六十五,暫時是足夠他法術實驗的所需,出來一趟就賺得盆滿缽滿,看來財富在於運動。

蘭米爾有些嚇呆了,鹿正康幾個跳躍,翻過低矮的圍牆,來到酒鬼身邊,這時候蘭米爾正在大口灌酒壓驚,行李可以不要,酒還是得帶著的。

“走吧。”

蘭米爾撥出一口臭烘烘的酒氣,“解決了?複仇的滋味怎麼樣?都說那感覺好極了。”

“還不錯。”鹿正康摸了摸內襯口袋,母親的日記本放在這裡,往後時不時可以翻看一下。

巨魔人領著蘭米爾回到存放行李的山麓,搶東西的強盜在樂嗬嗬地收拾鹿正康二人的財物,然後就被砍倒。

冬堡人連正常法師都不待見,哪可能對死靈法師青眼有加呢?鹿正康本就不打算在他們麵前展露任何法術。

這種對法師的歧視在整個天際都非常普遍,約納斯在冬堡也不太被人喜歡,人們親近他隻是因為男孩有美食家這個聲望極高的親人在而已。

返回冬堡,食品店也該開張了。

接下來的日子似乎迴歸了平靜。

鹿正康總是翻看母親的日記,得知了她其實是伊瓦斯泰德鎮的人,這個鎮子屬於裂穀領,又稱紫杉鎮,位於天際最高的霍斯加高峰東麓,基亞湖西岸。

霍斯加高峰也是遊戲主線的關鍵一環,山上的修道院裡居住著灰鬍子們,他們是精研吼聲之道的大師。

吼聲,即龍吼,吐目,龍語魔法,非常強大的力量。

古代的諾德先輩們,他們掌握龍語有著艱難曲折的曆史淵源,各種真相與謬誤混雜,神話與臆想交加,以至於後世學者很難考證究竟龍吼是如何被諾德人掌握,又如何消失在普羅大眾中間的,各種說法都有,並且學者們各執一詞。

在諾德人傳說裡,龍吼是女神吉內(也有說是吉內的女兒)傳授給他們,用以對抗巨龍與祂們的爪牙拜龍教。

而在遊戲裡,最初的龍吼是一條名為帕圖納克斯的巨龍傳授給人類的,此龍實為世界吞噬者奧杜因的副官,隻是因為與奧杜因意見不合因此選擇站在人類一方。帕圖納克斯之名意譯為殘暴、霸主等意。祂常年居住在霍斯加高峰之頂,亦稱世界之喉,為吉內之塔,為雪塔,世界支柱之一。

至於龍吼是如何消失的呢?後世對此知之甚少,但可以確認的是,龍吼是從紅山戰役失利後慢慢退出曆史舞台的。

古諾德人的龍吼震天動地,他們聚集在一起,可以喊倒城牆,甚至穿越時空,改變曆史,這樣的偉力如今隻有在霍斯加高峰上的修道院還有傳承。

對大部分諾德人來說,先祖吼聲遺留給他們的就隻是天賦戰吼罷了,諾德戰士可以用戰吼將敵人的勇氣擠垮,然而這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會戰吼的都是諾德人裡的精英。

鹿正康對龍吼也是很懷唸了,一聲不卸之力,熟悉的三個音節,,多少玩家能因這一句吼聲而熱淚盈眶,忍不住再到天際闖蕩一番。

說明母親死在異鄉,我想帶上她的淚去故鄉看看。

任務一(未完成)前往伊瓦斯泰德鎮

說明身為玩家,不能不體驗最精華的內容,我想去一趟霍斯加修道院,體悟吼聲之道,將感動付諸行動。

任務一(未完成)前往霍斯加高峰

巨魔人坐在食品店的長桌後,眼前的熱鬨的人群,客人們在挑選他製作出來的美食,閒談聲裡帶著歡喜。視線越過一個個人形的竄動的影子,從玻璃櫥窗向外可以看到冬堡街頭的厚厚積雪,深厚,一年到頭都能看到的雪,寒冷,叢中的雪漿果即將熟成,根莖已經乾癟,果實卻依然飽滿。

多好啊,在這個世界上,不要怕活不下去,也不要怕死亡,有些東西,超越了生死,有些東西,站在死生之間。

鹿正康突然心情大好,自從為母親複仇之後,總感到抑鬱消沉的思緒也為之一暢,胸口悶氣消散,不覺大笑出聲。

有人好奇地問“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巨魔人捂著肚皮,“你說,哪天我走在路上,被一個高精靈法師搶劫,要把我的皮獻給一頭有智慧的巨魔,請求它能把全天下的諾德蠻子都殺了,我問他為什麼要殺諾德人,他就說有個叫諾德蠻子的帝國人總是說先祖神州的壞話!怎麼樣,好不好笑?”

冇人知道美食家說這話是在發什麼神經,大家紛紛喝倒彩。

一連聲的“噫”中,鹿正康笑得直接摔到了桌子下麵。

是的,蹩腳的笑話當然不好笑,但好笑的是說笑話的人。他這樣放肆的狂笑,讓許多人也忍不住笑起來。冬堡裡的人,都喜歡笑,但他們從冇有這樣無厘頭地笑過。

鹿正康的笑話,還是冇有人聽懂,等下一次週末人們聚集在食品店前,發現打烊的招牌又一次高高掛起。

巨魔人現在在哪?他帶上了約納斯,一路出發。

跨過苔原,向南來到白河,沿著河岸一路走,經過風盔城,經過幾個農場,跨過攔路的約格裡姆河,繼續沿著白河河岸向南走。

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了強盜就殺,遇到野獸便驅趕走,到人煙升起處就住兩天,有時候也與河邊的捕魚人聊聊天,露一手廚藝,釣釣魚,捉捉螃蟹。

天際的泥沼蟹體格巨大,常有磨盤般的直徑,背殼如矮錐一樣,躲在泥淖中,有獵物前來就揮動螯足攻擊。

螃蟹大,吃起來就是真的舒服,滿口蟹肉,鮮滑軟嫩,沾幾滴陳醋,來一杯冰啤酒組成經典的痛風套餐,這纔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