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急急地朝山上跑。

雪地裡的夜奔讓人惶惶不安,鹿正康此時也倍感沉重,自己走在一條昏暗的道路上,他不知道路的儘頭是光芒破曉,還是夜幕永恒。

約納斯,他在哪兒?鹿正康心中的直覺在警示他,灰鬍子的昭告並非毫無因由,是龍裔來了,到底龍裔在哪?而約納斯,他是不是龍裔?

鹿正康絕對不希望約納斯成為龍裔。

他可以是販夫走卒,可以是王室後代,可絕不能是龍裔。

什麼是龍裔啊,龍裔是大英雄,龍裔是凡世間的頂尖強者,龍裔是神在人間的化身。

任何人都可以活得像個人。

唯獨龍裔不能。

龍裔需要完成他的宿命。

在遊戲裡,玩家可以什麼都不管,任務麵板裡排著大大小小的任務,有主線,有支線,玩家可以不去做主線,因為隻要不去做,任務進度就不會推進。

但現實不是遊戲。

很多事情不是拖著不去做就可以當作無事發生一樣。

都說,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

那麼,龍裔就是那個高個子,唯一的高個子,他不去,世界就完蛋,他去了,就是生死未卜。

鹿正康真的不希望……

霍斯加高峰的修道院佇立在南坡一片平緩的階地,厚重的石塊堆砌,方正而有棱角,迎麵一座高塔,將台階分成兩道,各自通往兩扇高大的暗沉黃銅大門。

修道院的氣概就像是臨戰的要塞一樣威嚴,下鎮霜雪,上應長空。

塔前堆積著一些箱子和布袋,裡麵存放朝聖者供養的食物、藥水,奉獻的花束等等。

鹿正康一步步,從左側台階來到門前,叩門。

一些響動從門後傳來,過一會兒,大門開啟,露出約納斯興奮的臉龐。

“先生!您來得好慢啦!我已經等你很久了。對了,灰鬍子們說我是龍裔哦,是諾德人的英雄呢。嘿嘿,我雖然是布萊頓人啦……”

鹿正康兜帽下的臉色,一點點愁苦起來,原本的僥倖被男孩親手打破。

約納斯還在喋喋不休,他開心極了。那門後的世界裡,冷冰冰的,雖然有一個個火盆與蠟燭,可這點微薄的熱量還是無法覆蓋整座深厚高大的廳堂,昏沉的光線裡,四個老頭在高處的平台上緩緩移動。

他們就像是某種古遠的幽鬼——雖然並不像,可給鹿正康的感覺是這樣的,一種與現世格格不入的感覺,高出凡人千百裡的疏遠,他們穿著灰撲撲的衣袍,戴著兜帽,當他們行走起來,緩慢而堅定,就像是沉默的冰河,邁出每一步都有古遠的氣質,當他們停駐時,卻又好像是在被長風推移的流雲,周圍的事物依舊與他們大相徑庭,似乎是站著,但似乎是在直上雲霄。

巨魔人揉了揉男孩的腦袋,“挺好的。既然你就是龍裔,那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使命哦。”

關於龍裔的預言早已在泰姆瑞爾大陸流傳,一位叫做艾梅列尼瑪德琳的偉大學者、神學家著有《龍裔之書》,此文結尾部分,艾梅列尼附上了一段被稱為的文字,這段預言非常古遠,無人知曉其究竟是從何而來,隻是指出了會有最後的龍裔出世,拯救世界。

“當暴政充斥,世界八方;

“當時間重塑,黃塔步移;

“當三席隕落,紅塔戰栗;

“當龍裔失冠,白塔倒地;

“當血流成河,雪塔崩析;

“當世界吞噬者醒來,時間之輪,將轉向最後的龍裔。”

約納斯啊,你可知,你就是最後的龍裔!

鹿正康閉上眼睛,現在本不該是龍裔出世的時候啊,預言的前麵幾段已經是過去,可還未到“血流成河,雪塔崩析”的時候,世界吞噬者也還未醒來……是了,這段曆史被我改變了——鹿正康陡然有了這樣的明悟,是他把約納斯帶到霍斯加修道院,因此被灰鬍子識破龍裔真身。

但灰鬍子們是如何看出約納斯是龍裔的?

巨魔人拉著男孩的手,走進修道院的大殿。四位灰鬍子此時在大廳深處的高台上徘徊,緊盯著約納斯。

“各位大師,先前的吼聲是你們發出的,現在這孩子又說,大師們認定他是龍裔,卻不知有何憑證?”

這四位灰鬍子慢慢從旁側的台階下來,其中一位開口解釋道“因為天賦,這個孩子展露出了龍裔的天賦。”這位大師聲音沙啞醇厚,讓人心安,他就是艾恩蓋爾,四個灰鬍子裡唯一能說話的,其餘三位因為吼聲太強,一開口就能把對話之人震成碎片,於是緘口不言。

“什麼樣的天賦?”

“吐目!修道院裡迴盪著吐目的力量,而這個孩子隻是坐了一會兒,就領悟到了吼聲的力量。”

鹿正康驚異不已,低頭看看約納斯。

遊戲裡主角學會龍吼需要去尋找龍語牆,得到力量之文的傳輸,再消耗龍魂獲取龍語的相關知識,如此才能發出龍吼。而約納斯居然比這還誇張!

凡人學習吐目,數十年如一日地觀想龍語,將身心與之契合才能略有所得。

龍裔學習吐目,隻需看一眼就懂,殺條龍就會。

可約納斯,竟可循著冥冥之中迴盪的魔能波動而體悟到龍吼的精髓。

這種情況在遊戲裡隻發生過一次,那是通過上古卷軸回溯曆史上驅逐奧杜因之戰時,三位諾德勇士使用龍破之吼,主角聞之便即通悟。

“他成功使用龍吼了?”

“是的,博瑞大師注意到這個男孩的不同,便將自己對龍語的感悟傳授給他,於是,他就能發出讓人驚歎的吐目了。”灰鬍子們連連點頭,鹿正康也忍不住感慨。

宿命實在是巧合連連。

巨魔人看著身邊得意洋洋的男孩,心裡微微歎息。

孩子,以後的路,會很難走,我會幫你,可不能陪你,畢竟路是自己的路,我寧願你戰死在龍與人的戰場,也不願你成為一個廢物。

鹿正康對各位大師鞠躬,“我早就聽聞約根喚風者大師創立的吼聲之道,不同凡響,我願與這孩子一起在修道院裡體悟天空之精意,以吼聲平衡天人之彆。”

艾恩蓋爾略略點頭,“我們不拒絕任何心向吼聲之道的人,但你要清楚這條路有多麼難走。”

“路難行,當行可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