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首領率先發起攻勢,隻見她一個縱躍飛撲而下,手中長槍如疾發的箭矢,槍頭如一星微塵,靜默地在空中穿行,穩定,但淩厲

鹿正康隻看到眼前一花,心中警惕,再凝神以待,此時長槍已經釘在靈魂護罩上了。他揮劍格開長槍,不等他進攻,大首領再次消失於原地。

大首領的速度之快,堪比短距離的瞬移,鹿正康暗自驚歎不已,這樣的戰鬥技巧,簡直是藝術

下一秒,大首領貼附在圍欄上,腳上的利爪鉤住欄杆,紋絲不動,居高臨下,手握長槍,寫意地一揮,一輪劍氣風鐮就打著旋地飛出,如一個扁平的碟子,速度極快,看起來格外鋒利,直逼鹿正康,同時自身又進入了快速移動。

鹿正康避開風鐮,大首領的長槍自身後無聲襲來。

他手中骨釘發出明亮的白光,擰身揮出一劍,劍光如潑墨般橫空遍灑,大首領急忙迴避,不敢硬接。

另兩位首領看到這一幕,頓時緊張起來,躍躍欲試。

鹿正康大喊:“一起上吧叫我好好領會三位高招“他身材雖小,氣魄卻讓人不敢輕視,言語間有一諾千金的重量,充滿豪爽與疏狂,三位首領看了,也不禁暗自稱讚。

大首領回到王座,與自己的兩位姊妹一同肅立,然後,扳了扳手腕,齊聲喝道:“doesa接招“

三人同時消失,下一瞬間,三把同樣的長槍,被三位長相同樣的螳螂,刺向唯一的敵人。

鹿正康瞬移跳出包圍,三位首領也快速散開,不給他攻擊的機會。

大首領舉槍直刺,二首領從半空擰槍下插,三首領從背後甩出劍氣風鐮。

鹿正康揮出骨釘打偏直刺,轉身躲過下插,起跳越過風鐮,趁著二首領還未落地,抬手打出一個純白的能量球。

二首領長槍拄地,於空中旋舞起來,輕巧地躲開能量球。

三首領一刻不停地釋放劍氣,圓盤似的劍輪如絞肉機飛速旋轉的刀片,四麵八方地襲來。鹿正康輕鬆躲開,並不嘗試格擋。

大首領拉開架勢,急速突進,手中長槍一陣攢刺,鎖定全身,點點槍花如秋日飛絮,飄忽間帶起殺機。

鹿正康一邊閃避著風鐮,一邊又以骨釘直刺回擊,叮叮噹噹交擊聲如暴雨中的風鈴,搖曳著、擺動著,不斷重複,但每一聲都切切實實,不帶虛假。

大首領很快一口氣耗儘,不得不停下瘋狂的攻勢,二首領緊隨其後,她的槍法更冷酷多變,就像生長在懸崖峭壁的奇枝,虛實不定,但絲毫不離鹿正康的中軸線,一旦被刺中就是當場斃命。

可鹿正康已經把握了戰鬥的節奏,骨釘上下飛舞間,突然有一道以靈魂能量凝結的實質般的長劍飛入槍花,從破綻中穿過,刺入二首領的軀體。

她失去了戰鬥能力,勉力跳回王座,跌坐下來。

三首領短時間內釋放大量劍氣,對她造成了很大的負擔,此時已經氣喘籲籲,為了保持戰鬥力,不得不暫停揮槍。

大首領一雙無情的眸子緊盯著鹿正康,對手的強大簡直不可力敵,讓她持槍的手都不再穩定。

鹿正康氣定神閒地站立場中,笑著對她說道:“戰士的心容不下猶豫,來,為了勝利,進攻“

大首領暗自沮喪的心情再次振作,她再次進攻,就像她生命中的無數次進攻那樣。

她急速移動,出現在鹿正康的四麵八方,每次都是一擊即退,彷彿有無數把刀劍在攻擊鹿正康,同時三首領也加入戰圈,與大首領緊密配合,絲毫不會互相乾擾,把攻勢密度提高了一倍。

這樣的速度讓鹿正康也有些疲於奔命,思維的速度跟不上身體的本能反應,軀體的每一處都在感知世界,攻擊來臨時,骨釘會精準地擋在槍尖之上。

鹿正康精神緊繃,可實際上行動受本能支配,意識處於混沌之中,靈魂能量受刺激般波動起來。

骨釘揮舞越來越快,鹿正康的氣勢也越來越龐大,兩位首領到了這個地步,頗有騎虎難下之感。

純白的光芒自純白的軀體綻放,每一束光線,都是劍氣,轟然爆發之下,氣浪夾雜著微小而密集的劍氣將螳螂首領遠遠擊飛,等到她們落地,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

鹿正康挺立中場,感到自己手中的骨釘離自己的心更近了一些,這代表一切攻守的武器如今不僅僅是他手腳的延伸,更是他思維的觸角,與靈魂能量合二為一。

被靈魂能量擊傷的螳螂領主難以動彈,可生命還暫時安全。鹿正康同她們一戰,隻覺得是酣暢淋漓,頓時心生好感,主動把自己的靈魂能量收回體內,遏製了三位首領傷勢的惡化。

蟲子的生命力非常頑強,這點傷勢會恢複的,三位首領依照禮節,站在高聳王座之上,對站在地上的鹿正康深深鞠躬。

鹿正康低頭回禮。

一位偉大的戰士征服了螳螂部落,成為螳螂族新的貴賓。

正是一戰泯恩仇。

留在部落做客用餐的鹿正康一邊吃著新鮮蘑菇,一邊詢問周圍的戰士是否有前往王後花園的地圖,可這個問題讓這些主人家很為難,他們私下裡討論一番後,決定帶鹿正康去找三位首領。

得知她們的傷勢已經得到妥善處理,不影響行動後,鹿正康這才同意去拜訪首領。

與三位首領在村內的一座龐大建築裡再次相會,進門看到她們坐在一張寬大的石桌後,那裡擺放了四張王座,但最右手邊的那一張的靠背已經被打碎。

石桌靠近大門的一側放了許多座位,相對王座要低矮許多。鹿正康禮貌地問候了三位首領,然後挑了正中的一張椅子坐下。

“這次打攪三位首領修養,也是事出有因,一來想知道如何能去往真菌荒地附近的王後花園,二來是想詢問一位戰士的訊息。“

大首領語氣平靜冷漠,但態度很和善,“這兩個都不是無力的要求,我們答應了。“

二首領同樣語氣平淡,“但有一個冒昧的請求,希望您能答應。“

她們三位不約而同地站起身,朝鹿正康鞠了一躬,很嚴肅。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