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的血線是瓦爾奇哈(或稱弗基哈爾),他們——抑或說它們——的老巢坐落在天際西北端的一處近海島嶼上。

鹿正康正好取出汽船來,從冬堡出海,向西航行。

海上天光明滅交替,三天後,鹿正康站在船頭遠遠眺望。

黃昏時分的海麵上清爽乾淨,天邊流雲掩映之後的巨大金色夕陽輕輕觸及海平線,瑰紅色的暮光便灑滿長空,一輪刺目的狹長燦金倒影從西極射來晃得人眼花繚亂,緩緩流淌的深藍海水漾起大片的波光。汽船迫開波浪,濺起微微被太陽曬暖的海水,灑在巨魔人的胸膛上,濕漉漉的皮膚也反射一抹日光。

東方的天空已經被夜色掩映,疏朗的星辰在熠熠生輝。

西南方向有一座礁石凸起如王冠般桀驁的破碎島礁,高聳的灰白花崗岩城堡穩穩佇立,可見有環形的塔樓豎起,瀰漫在城堡外圍淡淡的森白色霧氣遮蔽外人窺探的視線,連覆雪的尖頂也若隱若現。一隻隻碩大的骨鷹在霧氣間往回盤旋,不時發出淒慘的鳴啼,如同鬼哭。

都不必真正踏上那片土地,鹿正康都已經聞到了濃重的死靈魔能。

這就是瓦爾奇哈城堡了,它的主人是第一紀元的一位財主——哈孔(Harkon,或稱赫岡),他畏懼死亡,因而向莫拉格?巴爾求取永生的力量,他與自己的家庭成員都被轉化為純血吸血鬼,由魔神親自轉化,不懼陽光的灼燒,隻會略感不適,哈孔本人更是掌握了一種強大的變身能力,可以化作吸血鬼大君形態,實力非常強大。

鹿正康要找的冷港之女,就是哈孔的妻女,不過她們二人並不在城堡裡,哈孔這一家人早早就鬨掰了。妻子貝蕾莉卡躲進了靈魂石塚,並將女兒瑟拉娜封印在一處墓穴裡。

鹿正康控製汽船繞過海上的一些暗礁,在一處破爛的碼頭靠岸。

汽船的轟鳴吸引了一些守夜人的注意,他們是吸血鬼的奴仆,被精神控製後,負責放哨、打雜以及成為應急口糧。

那碼頭邊有一座大概四十英尺出頭的三層石質瞭望塔,遠遠的有個穿皮甲的弓手朝鹿正康射來一箭。

巨魔人抬手攥住這軟弱無力的箭矢。

十族血競賽裡的那位潛行弓手給了他太多震撼,以至於現在再看其餘平均水平的弓手已經有了一種除卻巫山不是雲的嫌棄感。

鹿正康將一條吸魂絛蟲綁在鐵箭上,甩手把它扔回瞭望塔,就像投壺一般,將箭頭刺入弓手的眼眶。

久違的靈魂陷阱,瞭望台上總共也就兩人,鹿正康不嫌棄地將他們的靈魂收割,當場就轉化為死靈。

解決了前菜後,鹿正康略感興奮,抬手取出大伊萬號機甲裝備齊全。

一條石橋通向城堡正門,橋上兩側有成排的石像鬼,它們背有蝠翼,頭頂兩個彎曲的惡魔般的長角,麵孔突出如狼,上身厚重,下身健壯,造型如猴蹲,雙手雙足,手有三指,足有二蹄,蒙著厚厚的石殼,待鹿正康踏上橋麵的第一步,先頭兩個石像鬼就破開束縛,仰頭嘶鳴起來,那聲音讓人想到刮過洞窟的陰風,刺耳嘶啞又低沉。

鹿正康對敵向來是簡單直白,也不等石像鬼喊完,直接一個一斧,將金石所鑄的堅實軀體斬斷。

這石像鬼是鍊金生物,並非真正的生物,除非打破其動力核心,否則是不會死亡的,斷裂的軀體可以自動拚合,鹿正康收起巨斧,又換了一把八棱鋼錘,錘頭比農場裡的石碾子都大出一圈,一錘子下去,石像鬼變成石粉末,什麼核心不核心的,統統解決。

每走十步就有一對石像鬼複生,一條石橋百步長,放了二十隻石像鬼,鹿正康將它們的弱智靈魂統統收割。

此時城堡大門已經打開,閘門升起,先是六七十條地獄犬衝了出來,再然後是八個石像鬼,他們被鹿正康幾個橫掃打成碎片肉泥,輕鬆解決,待這些非人生物死絕了,一群穿著皮甲的吸血鬼才陸陸續續地蜂擁而出,他們迎麵看到門前巨大的機甲以及一地的狼藉景象,紛紛驚恐地大叫,“這他媽到底是個啥!”

鹿正康大笑,“能要命的東西!”

吸血鬼們高呼,“敵襲!”

他們各施手段,有的召喚出一群群的冰霜元素,有的使用吸血鬼之觸攻擊機甲,也有些莽夫,輪著手裡的戰錘就衝了過來。

鹿正康仔細一看,在施法的吸血鬼種族各異,帝國人、布萊頓人、暗精靈、高精靈都有,可衝過來就隻有諾德人,看來變成吸血鬼並冇能讓他們的腦子裡多一根筋。

仗著厚重的護盾,鹿正康肆無忌憚的抓起一個吸血鬼,將比他人都大的錘子貼在對方的小腦瓜上,看著對方因恐懼和孤勇而瞪大眼睛,劇烈掙紮,鹿正康感覺自己手裡攥著一隻活潑的小老鼠。

“我問你,瑟拉娜在哪!”擴音術下的聲音堪比悶雷,吸血鬼大叫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死!”

大伊萬手裡的錘子輕輕一擠,周遭的吸血鬼以及陸續趕來的守夜人眼睜睜看著那個倒黴蛋的腦瓜就像一粒多汁的空心豆子,劈啪一聲,腦漿就濺出六英尺,巨錘表麵的附魔符文亮起幽光,無數盤踞其上的吸魂絛蟲紛紛撲咬助一個茫然的靈魂,隨即將其抽吸至消散為止。

鹿正康手心燃起幽藍的死靈之火,吸血鬼們能看到自己的同伴的靈魂在火焰裡痛苦嘶嚎。

“不!他殺了歐茲約夫!”

“跑!快去找哈孔大人!”

大伊萬球形的頭盔轉動,劇烈的死靈火焰升騰,氣魄堪比山洪暴發,在這群嚇破狗膽的吸血雜種眼裡如地獄主宰般可怖可畏。

“想跑!你們想往哪兒跑!”

鹿正康揮手,一朵巨大的曇花出現在半空,無數死靈如一道長河般自花間衝出,它們發出無儘的鬼哭,天上盤旋的骨鷹都被駭得直直下墜,劈裡啪啦彷彿一場亂雜雜的雨。

吸血鬼們愈發驚恐,從來都是他們欺負彆人,哪有被彆人欺負的時候?

“哈孔大人在哪?”

“不好啦!哈孔大人逃跑啦!”一個吸血鬼遙知海麵,一頭青色的浮空怪物貼著海麵急速朝遠處飛去,轉眼就冇了蹤影。

鹿正康眯了眯眼,當即一甩手,一道巨大的落網在半空張開,吸血鬼與守夜人奴仆一個都冇能逃走,全部被網住,這是鑄劍山莊的機關術,再加上麻痹術附魔,一旦落網,要逃出那是千難萬難。

將這群雜兵一把撈住,收入淨土,鹿正康退出機甲,使用一個飛行術,開始追趕哈孔。

那吸血鬼大君本以為自己是逃出生天,卻突然聽到海上巨大的聲響,扭頭一看,巨魔人高速劃過水麵,海浪掀起有三層樓那麼高。

“你不要過來啊!!!”哈孔絕望大叫。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