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裡永遠都是四季如春。

金色的蒼穹,充滿活力的光線,陰冷的亡魂在田野間穿梭,死生在此地涇渭分明,又相隨相生。

“環境不錯吧。”鹿正康甩著哈孔,就像在甩一個沉甸甸的垃圾袋。

“這兒是哪兒。”

“這裡是我的湮滅領域。”

“哼哼,這不是一個玩笑話嗎?”

鹿正康說的是實話,不過也可以算是一個俗語,畢竟大膽的人們拿魔神作比較,會把自己掌控的區域稱為自己的湮滅領域。

一群死靈湧過來,他們對鹿正康二人發出傻笑,如果不是笑得太難聽,其實也是有點蠢萌的。

哈孔哆哆嗦嗦得指著他們,“史達夫、文嘉莫、隆席爾……你們,你們都死絕啦!”

叫史達夫的死靈反駁道:“當然不是啦,城堡裡還有近百個牲口呢,而且還有三四個漏網之魚在棺材裡睡覺。”

鹿正康把哈孔捆好了隨意丟棄到地上,“為了你我可是浪費了四天,說實在的,我很少為了誰而這樣奔波。”

哈孔咧嘴,並不多說什麼,既不開心,也不憤怒。

……

鹿正康回到瓦爾奇哈城堡。

這是一座充滿年代感的建築,高高的尖頂與陰暗的佈局無不讓人聯想到哥特式建築風格,給人的直觀印象是介於墓地與教堂之間,走過一段黑沉沉的廊道,來到大廳前的樓梯平台,向下望去,寬闊的主廳被吊頂的燭台微微照亮,兩排長桌安置在大廳兩側,而正對台階的主廳深處有哈孔專屬的桌椅。

桌子上擺放著銀餐具、銀燭台,還有數十個剖開胸腹的人類軀體,桌邊有狗食盆,裡麵也堆著一些血淋淋的骸骨。濃烈的腐臭味刺鼻之極,而那血腥氣幾乎已經滲入這座巢穴的每塊地板,每個縫隙,滲入一切物體的紋理中,變成某種殘暴的規則存在。

但凡還認可自己人類身份的不論任何種類的文明動物,不論是諾德人、帝國人、獸人、精靈、虎人、亞龍人等等,都應該為這裡的暴行感到震驚。

那些被吸血鬼迷惑的肉人,或者說——牲口,他們端著餐具,麵容僵直,彷彿木偶一般侍立在餐桌邊,哪怕現在並無人就餐,看到鹿正康前來,他們微微側頭,數十人的眼神倒映著搖曳的燭光,蒼白的嘴唇輕輕顫抖,咽喉裡低低翻滾著苦不堪言的呻吟。

鹿正康微微閉眼,雖說見多了人間慘劇,譬如當初轉世李鼎勳時在血犼教看到的場麵也比這殘酷無數,但他的同理心還是被劇烈衝擊,感同身受之下,一種名為道德的東西在此時猛然抽痛起來,而一種名為榮耀的東西在大喊大叫。

這樣悲劇的發生時,已經冇有一個見證者是真正無辜的了。

那陰魂不散的頭疼感在加劇,很快就超越臨界點。

巨魔人不動聲色,然而頭巾下的第三隻眼睛一片血紅。

因憤怒而生,也必將罪火灑遍地獄。

血脈魔法——哀鳴波動。

鹿正康壓抑住了即將爆發的魔能,這個新的血脈魔法威力不凡,會製造一個半徑三十英尺的球體氣場,任何生物進入其中都要承受三種狂暴的魔能之火灼燒,一是元素之火,焚儘軀殼,二是心靈之火,摧垮精神,三是死靈之火,收割靈魂。

這是長久以來與魔能共鳴之後,血液改造的結果,是專屬於鹿正康與其後裔的——巨魔人這條路線的宗主就是鹿正康,其餘現有或未來的巨魔人都能追溯到他身上,他這個源頭有了變化,隨後的江河也將隨之改變——這是一種實時的鏈接。

他的血脈魔法是在拓展巨魔人全體的潛力,有天賦的後裔也能掌握。

鹿正康慢慢將無用的憤怒平息下來,隨後將城堡裡的幾條漏網之魚抓了出來,看他們在棺材裡熟睡的模樣,真是讓人有種荒誕的感覺。

在島嶼北側有暗灣碼頭,幾隻骷髏和屍鬼在此地遊蕩。這裡有地窖入口,碼頭風平浪靜,隱約可以看見水底的無數骷髏,堆得高高的。

整個城堡,算上已經廢棄的,也總共有五處塔樓,以高牆走廊圍成一個圈,中間是一個破舊的庭院,院子中間是一個奇異的黃銅月相儀,頗有鍛莫風格。這是個機關,聯通地下,曲曲折折,機關密佈,最後通向貝蕾莉卡的書房,那裡有通向靈魂石塚的傳送祭壇。

將城堡全都搜尋一遍,把被控製的牲口們帶到一處,再將剩餘遊離在城堡各處的吸血鬼、石像鬼、地獄犬等處理乾淨,讓哀鳴波動將他們轉化為死靈,零零散散加起來花了鹿正康兩天時間。

被控製的牲口們是活生生的提線木偶,冇有休息的權力,冇有自我撫慰的權力,甚至冇有咀嚼的權力,隻能繃直身子,隨時服侍吸血鬼們,抑或被當作飲料酒水吸食幾口,死了也無所謂,可以當作食物。

鹿正康來得晚了些,已經有十二人虛弱而死,他給剩下的人餵食了治療藥劑和精力藥劑應急,再煮了粥,勉強給他們吊住了性命。

吸血鬼的控製是很複雜而且強力的手段,有單純控製軀體的,比如這些牲口,應該是被施展了幻術,也有控製精神的,但那個要繁複些,需要注射迷幻毒液,不值得對食物們使用。

鹿正康嘗試了幾種鼓舞精神的幻術,部分人成功掙脫束縛,但還有四十來人過於萎靡,依舊被死死束縛。

把那些恢複的人們送到陸地上後,鹿正康回到城堡內,打算將剩下的人好好照料,等有了力氣後再解除控製。

逗留的時日裡,鹿正康將一些擁堵的通道清理出來,再把無用的裝飾品統統丟棄,以生命魔能淨化冤魂,掃清此地的陰冷氛圍。

貝蕾莉卡的書房中有各式各樣的鍊金材料和靈魂石,根據她留下的實驗筆記描述,一切開啟傳送門的材料基本俱全,唯獨缺了一個冷港之女的血。

鹿正康對召喚係魔法的研究很深,但卻是偏科死靈路線,涉及湮滅之門的部分,他還冇有太多的瞭解,尤其是關於一些召喚儀式和傳送門之類的奧秘知識,是他的一個盲區。

實話實話,貝蕾莉卡在這方麵的造詣已經遠超過他,以至於無法對這個通向靈魂石塚的傳送門稍作增減。

隻能是去找到瑟拉娜。

……

4E186年中月。

鹿正康在白地領的群山間跋涉。

每當夜晚來臨,他會將總計一百一十三個編號死靈放出去大肆搜查。

他這樣的大動作吸引了一群斯坦達爾警戒者,一照麵就被砍了六個死靈。

越來越多的警戒者在湧向此地,鹿正康收回死靈。

這下冇法偷懶了,他隻好自己用腳走遍這片山脈。

群山峨峨,散亂的深坑溝穀無數,都需要細緻探查,他一走便是日月輪轉十數回。

太冇有效率了,鹿正康連連歎氣,據說曾經的神秘係魔法有一種占卜術,可以探查命運,以後有機會一定要瞭解一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