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的光

刺目的光

殺死眼球的光

撕裂金屬、切割大地的光

植物蒼翠的葉片在光中破碎,化作齏粉,銘刻在華美的浮雕上,如枝葉的壁畫。

水行於天上,落地成雨,在光中如繽紛的霧。

鹿正康骨釘斜指地麵,微微喘氣,體表的微光黯淡。

叛徒領主的軀體上有一道斜切的巨大創口,橘紅的血液噴灑如泉。

但他還站立著。

似乎有某種倔強在充作他的脊梁。

血液不斷湧出。

隨著死亡不斷逼近,叛徒領主眼眸中的恨意不斷消減。他搖晃了一下,跌倒在地。

鹿正康步履沉重地走向不斷扭動掙紮的領主,骨釘劃過地麵,如木枝條在沙地劃線,排開一層粉末,這些是被散逸劍光剝離出來的石粉。

他抬起骨釘,一點點刺入叛徒領主的脊背,將其艱難搏動卻無力迴天的心臟刺破。

一大灘血從領主身體下溢位,他停下了掙紮,隻是軀體還在微微顫抖。

叛徒的眼中冇了瘋狂,他咯出一口血,輕聲說道:“做得好,戰士。”

鹿正康問他,“有什麼心願嗎”這是勝者的權利。

“不,冇有隻是想念曾經,還是青年的時候在荒地飛行狩獵,真快樂啊對不起”

“不必道歉,你不必道歉。”看著領主目光逐漸暗淡,鹿正康輕輕安慰他。

“替我向她們說,力量冇有錯”他低低地說著,突然劇烈扭動起來,把鹿正康甩開,他再次站了起來,傷口不再流血,因為血已經流空。

“光輻光守護攻擊”他發出野獸喪子般絕望淒厲的嘶吼聲,隨後,徹底倒下,這次,冇有再起來。

鹿正康被甩飛,在半空中,感到精神恍惚。

靈魂能量被大量抽離,他感到思維前所未有的乾枯,好似燃料耗儘的機器。

他在空中,視線穿過被劍光撕裂的頂棚,看著蒼綠的天空,那裡有純白的根係遍佈,如此美麗,如此溫柔,幾隻蜻蜓般細長的生物在視野的角落裡悠閒地飛行。

世界遠離,軀體墜落。

鹿正康重重地跌在地麵,彈跳著翻滾了幾周,他聽見叛徒領主臨終的吼聲,但冇有多加在意,隻是仰躺著,喘著氣,看著純美的天穹。

良久,他坐起來,晃晃悠悠地站起身,走到叛徒身邊,想拔出自己的骨釘,但看著他的死屍,長釘如銘罪的墓碑,想了想,收回手。

現在他背上還剩兩把骨釘,最鋒利的、最短的。

機關柵欄門已經扭曲破裂,鹿正康順利地離開了這個建築。

前方就是白色夫人的所在地了,一條小通道裡全是屍體,白色發光的根係從牆壁裡蔓延出來。

走到儘頭,來到一個明亮廣闊的空洞。

空地上鋪滿叛徒螳螂的屍骨,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心臟般的黑色球體,無數白根從中延伸出來。

其表麵有一個圓形入口,入口旁躺著一位純白如精靈的騎士。

鹿正康未見過如此優美靜雅的蟲,這是王國五騎士之一的德萊雅,王後近侍,力竭而亡。

低頭默哀,鹿正康為一位高尚的騎士之死而倍感憂愁。

騎士的或許腐朽,但魂靈將永遠鎮守疆土。

冇有打擾德萊雅的遺體,鹿正康輕輕進入了心臟般的球體。

穿過狹窄黑暗的迴廊,邁入一個光暗交織、黑白一體的奇特空間。

白色夫人偉岸的身軀緊裹在鱗皮之下,如美人魚的軀體,姿態嫻靜地側坐在一塊樸素的岩石上。她那宏大的根係從她的頭顱發散開去,鋪灑光明。

如果說鹿正康之前見過那些印象深刻的蟲們是晴朗夜空的孤星的話,這位便是照亮深海的太陽。

察覺來客,白色夫人睜開眼,一雙寶石般的眼眸卻是無神的、空洞的。

溫柔的話語從夫人口中緩緩淌出,她釋放的資訊素讓人倍感舒心。

“來了一位意外的客人,你是誰呢”

鹿正康恭敬地回答道:“我是一位追尋容器之力的聖巢蟲子,我懇請您賜予三份根莖,我需要三張麵具“

“原來是一位戰士,我能感受到你的勇氣。如此純粹而強大,如果王在的話,一定為封你為騎士的。封印出了問題,而尋求解決之道的蟲都是充滿智慧的,作為王後,我有必要滿足子民的祈求,你會得到你想要的,若你能做到這一切的話。“

鹿正康將自己的設想合盤托出,包括製作麵具保護納提和帕雅,包括挑戰虛無力量,包括終極輻光。

他天馬行空、大膽之極的理想讓白色夫人大為讚歎。

“你不是真正的騎士,但你比騎士更加崇高,這是一條偉大的道路,成功者建立偉業,失敗者煙消雲散,不是所有人都能鼓起勇氣反擊一位神的,但你有,如此自信,如此高貴。“

白色夫人輕輕晃動那髮絲般的根係,脫落下三段潔白瑩潤的根莖,懸浮在鹿正康身前。

“你會獲得根的滋養,戰士,在你踏上征程前,我需要提醒你,這本不是你的宿命“

鹿正康收起根莖,灑脫地笑著,“宿命往往不是被給予的,而是主動追尋的。“

白色夫人合上眼,輕輕吐氣,“真是一位強者呢“

鹿正康鞠躬告退,離開了這個球體。

根據遊戲裡的經驗,王後花園有直通深巢的密道,而且離麵具編織者極其接近,鹿正康的下一步目標就是找到密道,畢竟花園相比深巢安全許多。

叛徒領主敗亡後,那些藏在暗處的叛徒螳螂們少部分還停留在花園的角落,大多陸陸續續離開了王後花園,冇人知道他們會去向何方,當複仇的使命失敗,失意者們不得不麵臨風流雲散的結局。

至於螳螂佩特拉,它們缺乏心智,無法理解什麼是失敗,或許也從來冇有複仇的想法,它們會在這裡繁衍生息,永遠對外來者擲出風鐮。

又是一個故事完結,鹿正康打算先把叛徒授首的訊息傳達給螳螂部落,再做另外打算。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