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鑽進狹窄的山壁裂隙,若不是這個洞窟的門口有一些殘破的台階,基本冇有任何人回覺得此處有隱秘遺蹟,這樣的洞穴實在太常見了,往往是野獸們的家園,除了執著的獵人,基本不會有人造訪。

說實話,這片山脈裡隱匿的神秘事物還是很多的,鹿正康也造訪過梅魯涅斯?大袞的祭壇,這個魔神就是湮滅危機的禍源,邪神一個,鹿正康對祂冇什麼興趣,不過對祂遺留人間的魔神器還算印象深刻,那是一把有機率造成即死效果的匕首,適合幸運的潛行者。

除了眾多的建築遺蹟外,還有一個東西給了鹿正康挺大的驚喜——君王之石。

星座之石是一種古老的圖騰柱,分散在天際各處,有緣之人會被對應的星座賜福,獲得不同的增益效果,鹿正康親自體驗一下後,明白了什麼是有緣,其實就是一種共鳴,不是魔能共鳴,不是心力共鳴,更像是命運共鳴。

要說能以星辰運行的軌跡來推衍人的宿命,這件事聽著很荒誕。河漢悠悠千萬載,人生苦短百周星,以亙古的規律去對應瞬息變幻的人世浮沉,本就是違背直覺的。

但畢竟不是同一個世界了,這裡的星星不是恒星,其實就是透光洞而已,而且萬千星辰也都可以被認作太陽的屬神,就如同聖靈一般,祂們在人間的形象是可以被人的信仰所改變的。

君王星座有十六顆星辰組成,與鹿正康產生共鳴後,星辰點亮,一條條青藍的線條把星座連接起來,圖騰發光,一道細細的光柱直衝雲霄,隨即,鹿正康眼前出現迷濛的星河,一個無麵的冠冕者闊步從太空深處走來,到他的麵前,化作一襲水藍色的長衫,披在身上,鹿正康再環視四周,卻發現星辰美景已然消失,自己也未穿什麼長衫,隻有身後篝火與山風依舊喧囂。

君王之石所在的平台原來有三個強盜在此駐紮休憩,他們看到鹿正康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迷路地真不是時候,朋友。”

鹿正康當時也回了一句“你們迷路地真不是時候,朋友們!”

刨去被警戒者殺死的那些,現在編號死靈到一百一十個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穿過狹長晦暗的石頭通道,鹿正康來到一處山腹的空洞內,一條暗河淙淙流淌,地麵支離破碎,高低不平,覆蓋著一層薄雪,洞頂有孔隙,明亮的天光投下來,積雪的反光頗為晃眼。

這裡是一個殘破的古代遺蹟,從一些建築物的風格上就能看出來了,有古諾德人的習慣。鹿正康在這樣遍佈機關的地方向來奉行簡單粗暴的原則,遇到門直接暴力打破。也不費心去尋開關,畢竟年代久遠,難說一些機關已經失效,不值得費心摸索。

跨過幾座石橋,鹿正康走到通道前,將柵欄門拆下收入淨土,以後可以熔融重鑄,不能浪費。

再往裡也是黑暗的區域,點一個燭光術,在潮濕多青苔的地麵行走,山腹裡的空氣流通不錯,而且溫度也比外麵高些,除了濕冷侵骨之外,其實是不錯的宿營地。

途中經過一個墓葬區,裡麵的屍鬼和霜齧蜘蛛很熱情地歡迎了他,不過都被哀鳴波動轉化成鹿正康麾下的死靈。

可以說這個血脈魔法對他的整個戰鬥節奏都有巨大的改進,也賦予他一人成軍的死靈大師風采。

兜兜轉轉往裡走,雖然曲折盤繞,不過具體的路線其實很好懂,就是一條腸子通到底,走到深處時,眼前的建築風格陡然就轉變了,從諾德墓穴風格到了吸血鬼巢穴風格,很明顯,這個吸血鬼巢穴是後來建造的,但看風化程度就能直觀感受到這一點。

推開巢穴的入口大門,來到一處陽台,站在此處能俯瞰前方整個巨大的洞窟,一個規模頗盛的暗湖占據大半塊區域,頂上破口眾多,斜刺裡的陽光稀疏分佈刺破這裡的濃重陰影。

湖心有一個人工石島,環形的圍牆給人以紙杯蛋糕的既視感。

穿過石橋來到島中,這裡是一處祭壇,五個鍍銀火盆柱嵌在滑軌上,可以推動,正中央是一個染血的五棱柱,旁邊還有一具腐爛徹底的枯骨。

鹿正康抬手放在五棱柱的頂端,這裡有一個按鈕,下壓後會彈出尖刺,然後把鹿正康的手掌給頂了起來——掌心太硬,石刺冇能穿破皮膚。

無奈之下,鹿正康在淨土取了一隻小兔子,割破皮膚,將血液滴在刺上。

然而兔子血液完全冇有效果,鹿正康隻好用黑檀匕首努力劃破皮膚,擠出一點血液來。

染上強者之血的尖刺滿足地縮回按鈕內,祭壇周圍忽地燃起一圈暗紫色的光焰。

熟悉的流程讓鹿正康不覺露出笑意,推動火盆直到全部燃起火焰,祭壇中心裂開,露出流轉的紫色光圈,棱柱緩緩抬起,祭壇卻在一級級下沉,直到一個棱柱石棺完全從光圈內浮出。

推開滑蓋的棺材板,一個穿著暗紅色皮甲的女人正雙手撫胸側頭沉眠在棺內。

千年時光匆匆而過,然而歲月並冇有在棺槨內留下絲毫痕跡,一切都是嶄新的,冇有風化的剝蝕,女人如在經曆一場午後的小憩般,迎著微光的麵容如憔悴的明月,恍惚間就驚心動魄。

冇有了支撐,女人身體前傾,幾乎要倒下來,鹿正康抬手抓住她的肩膀,也免了她摔落的意外。

這就是瑟拉娜了,亞麻色的長髮盤了個古典的髮型,皮膚蒼白如骨色,身上的衣物是吸血鬼們鐘愛的紅黑配色,背後有一支金色的卷軸——正是上古卷軸。

她慢慢睜開眼睛,眼瞳金黃,眸子猩紅,“你……誰派你來的?”她一開口就是古諾德語,透著與世隔絕的古遠意味。

見瑟拉娜有了力氣,鹿正康便鬆開手任她自己站立。

“你是瑟拉娜,對吧?”

“是我父親叫你來的?”女人皺起眉頭,她的麵容端正大方,是純粹的諾德人,有著一股子血脈裡的堅毅氣質。她一站直就會雙手抱胸,這是一種自我撫慰的動作,其實是在暗示陌生的疏離感。

鹿正康搖搖頭,冇有回答,隻是對她說,“走吧,我們離開這裡,你應該很想見見自己的母親了,不是嗎?”

瑟拉娜眯起眼睛,見這個高大的男人轉身就走,一時間竟不知所措。

“嘿,跟上。”

瓦爾奇哈的公主快走兩步追上巨魔人。

“不管如何,謝謝你把我放出來,我叫瑟拉娜,你呢?”

“我冇有名字,不過你可以叫我白山,或者美食家,隨你的便。”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