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想要進入靈魂石塚隻有一種方法——讓自己變得不完整,不論是生命形態上的殘缺,還是靈魂上的缺失,都能讓他獲得進入的資格。

瑟拉娜提議說有兩條路可選,一是將鹿正康轉化為吸血鬼,二是使用法術剝離他一部分靈魂。

對鹿正康來說,吸血鬼是一種可有可無的血脈,除了永生之外冇有絲毫吸引力,而他暫時也不需要這種永生。

“能把你說的那個法術傳授給我嗎?”

“怎麼?不相信我?”瑟拉娜語氣裡說不出的嘲諷。

“我想我們之間並冇有那麼深厚的信任基礎。”

瑟拉娜大大方方地點點頭,“的確如此,這樣,你把我父親放了,我就把這個法術教給你。”

“他的確還活著,你不必擔心我在哄騙你。”

“我信,所以你先把他放了。”

“他是我的俘虜,而你的贖金遠不夠打動我。況且他很虛弱,每拖延一天,他就離死越近一分。”

“你先證明他還活著!”

鹿正康一抬手,虛弱的雞崽子般的哈孔出現在他掌心,他被五子連環扣綁著,陷入了徹底的沉眠。隻一眼,瑟拉娜便認出了大君形態的父親,看到他這樣的慘狀,頓時出離了憤怒。

“我需要一個解釋!”

“什麼樣的解釋,他冇死已經是我最大的耐心了。”說完,把哈孔收回淨土。

“好,好極了。”瑟拉娜突然朝靈魂石塚跳去,然而在半空中被鹿正康揪住脖子,吸血鬼公主當時就一冰錐朝巨魔人臉上打去,隻可惜冰錐在他的額頭碎裂,卻不曾割破半點皮膚。

“你好厚的臉皮啊!”這是來自瑟拉娜真誠的讚美。

“冷靜些,咱們和和氣氣把問題解決了不好嗎?”

“嗬,我可不像某個人,能這般大言不慚地做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樣。”

“不必諷刺我。”

“我在說你嗎?你彆對號入座呀!”

鹿正康為這種無意義的罵戰感到非常痛苦,這已經不是在浪費時間了,簡直是在侮辱時間。

“彆激動。”

“我怎麼能不激動,我的父親在你手上,生不如死,我怎麼能不激動,好哇,你這時候要裝和事佬啦,你怎麼不把手上的血洗一洗呢?”

“我是人!殺吸血鬼是天經地義。”

“我也是吸血鬼,你怎麼不殺我呢?還不是因為我有些利用價值,假如我幫你,你卻要殺我,那該怎麼辦呢?”

“我向聖靈起誓,隻要我眼前的吸血鬼幫我進入靈魂石塚,我就絕不傷她分毫。”

“嗬嗬嗬,你也不是什麼大公無私的人嘛。你不該除惡務儘,為大家,舍小家的嗎?”

“我隻是在做認為對的事情,你們吸血鬼自有黎明守衛會清剿,我的貢獻已然足夠。”

瑟拉娜閉上眼睛,平息了憤怒後,便是深深的無力。

強者纔有話語權,有力量纔有活著的權利。

“我教你。”

……

是否有人好奇,那些被吸入靈魂石後消耗掉的靈魂去了哪裡?

靈魂本身並不會被磨損,真正損失的其實隻是精神而已。

被抽空精神的靈魂是殘缺的,他們死後不能昇天,即無法去聖靈的國度,也不能進入魔神的領域,隻有去往靈魂石塚。

那裡,有無數悲哀的亡魂。

……

鹿正康對自己使用了靈魂剝離法術後,能清楚感知到自己的一部分消失在冥冥之中。

可以進入靈魂石塚了。

二人從條石台階盤旋而下,穿過紫色的光焰圈,恍惚眼前就是一暗,從燭火通明的室內來到空寂冰冷的無垠世界。

他們從半空中的碎石漩渦中來到此處,這裡也是曾經貝蕾莉卡踏上的道路,一路通到地麵的圓形儀式台。

環顧四周,二人都為此處壓抑絕望又神秘瑰美的景色深深震撼。

“真是不可思議的地方。”瑟拉娜感慨道。

向上望去,深藍暗紫的灰沉天穹中頂有一個碩大的黑色空洞,視直徑幾乎達到四十度,邊緣有冰藍與玫紅雙色的流光交織,其後的放射狀淡棕色雲彩彷彿虹膜。

天空如眼,俯瞰大地。

地平線有一層紅紫色的蒙影,這樣的深遠處,有無數黑色的高塔輪廓樹立,就像是被鑲嵌在天空畫板上的群山。高塔之上的暗藍雲層裡有無儘的雷霆不休閃爍。

大地是淒涼的石漠,有短而密集的黑色草簇遍佈各處,碎裂的岩石隨處可見,長長短短的墓碑四處堆積,枯樹與枯骨在地麵露出一角,除了給人死亡的惡意外,完全不能給人以生機的活力。各種發著幽光的裂隙隨處可見,細細的靈魂噴流從中迸濺。

薄霧籠罩各處,能見度低到可憐,百米開外就是一片陰沉。空氣很乾燥——乾屍般的乾燥,氣味很純——紙張般的純,除此以外,氣溫也很低,體感溫度大致是零下十度左右。

此地的建築大多是殘垣斷壁,其風格與人世間任何一處都迥然不同。隨時提醒人們身處神秘的冥土。

“我們該去哪兒?”瑟拉娜茫然問道。

前麵不遠處有一個魂體,正依靠在一塊斷裂的石柱上,姿態悠閒。

鹿正康走過去,“嘿!朋友。”

那個靈魂並不理會他,隻是喃喃自語,“這都他媽發生了啥?”

鹿正康朝瑟拉娜搖搖頭。

“你去找你的母親吧,我們分道揚鑣,假如你遇到了危險,可以朝天空連續發射三道閃電術,我看到了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多謝。”

“不客氣,各取所需而已。”

……

鹿正康在靈魂石塚四處遊蕩。

他一進入此地,有兩個強烈的感覺,一個是注視感,被冥冥之中的偉大意誌注視,二是吸引感,缺失的那部分靈魂在召喚他。

少了一部分靈魂,他的心力都少了一大截,且非常不活躍,對他的實力是一個巨大的挫傷。

他朝靈魂的感召方向走去,途徑一片枯骨堆積的墓地,陡然天上一道雷霆劈落,枯骨地裡有數十個漆黑的骸骨士兵站了起來,朝鹿正康衝來。

一拳一個,這些黑骷髏死後會化作一灘膠質餘燼,裡麵有靈魂石和靈質。

挺不錯的,鹿正康將這些不安分的靈魂轉化為死靈,發現智力底下,比動物死靈好些,不到編號的水平。

不能浪費啊,鹿正康愉悅地開啟了哀鳴波動。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