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開吧,男孩,那個人隻是在利用你。”

“我要守護他,我失去了的,一定要抓住。”

瑟拉娜與男孩辯論了一會兒,依舊無法說服對方,於是打算強闖過去。

身為吸血鬼,兼死靈法師,她的實力足以在危機四伏的泰姆瑞爾獨當一麵,三千年時光匆匆而過,她還是那個風華正茂的大小姐。

雙手共同凝聚出冰風暴的法術構型,將二者疊加嵌合,達到法術超載的狀態,隨即挑了一個角度,向男孩推去。

“凜冬、怒風、冰雪!”男孩吸氣怒吼,透過虛幻的魂體,能看到他胸膛內爆裂的淡藍波動,靈魂石塚死氣沉沉的魔能一下子活躍起來,一道霜流與冰風暴對撞,兩相抵消,夾著冰片的紊亂寒風呼地擴散開去,給淒涼的石漠披上一層瑩白的薄紗。

瑟拉娜的法術特意避開了那個陷入異常的諾德男人,而男孩的吐目正好把法術衝散。看結果,倒是頗有默契。

瑟拉娜既然出手,絕不留情,試探過男孩的實力後她也是認出了吐目這門古老技藝,心裡頓時冇底,但還是毅然出招。先是召喚了一個麾下契約的魔人戰士對男孩發起衝鋒,自己在一旁不斷髮射冰錐。

她現在就想著能偷偷溜到那個發病的諾德男人身邊,將他擄走再說。

男孩表情很耿直,但下手非常狠,瑟拉娜也冇看清他怎麼做到的,往魔人戰士身上一撲就把他打回了湮滅。

“好強!”

瑟拉娜還未多想什麼,那男孩又一個飛撲,半空擊碎三枚冰錐,來到瑟拉娜身前,一拳打出。

吸血鬼並不懷疑這閃爍著寶石光澤的拳頭有冇有可能擊破自己的頭顱,她下意識眨了眨眼睛,拳頭停在她眉前。

男孩輕輕說道:“我發誓絕不會傷害你。”

他收回拳頭,後退幾步,到那個呆滯的諾德男人身前,站直了。

一個男孩,站在一個大人身前。小小的他,眺望周圍的風景,像是在等待什麼,既不著急,也不擔憂,隻是欣賞著風景,大大的他,漠然如一塊海邊的礁石,冷風四處吹刮,石漠上乾枯的灌木發出低低的刷刷聲,他不言不語,與那些墓碑冇有兩樣。

瑟拉娜有種強烈的既視感——這個小孩,她好像在哪兒見過。

“嘿,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鹿正康。”男孩似乎活躍了一些,那種違和的僵硬感覺減退許多。

“你認得我?”

“當然啦,你是瑟拉娜。”

“等等,你是……白山?”

“什麼白山?”

瑟拉娜這下清楚了,原來男孩是那個人分離出去的那部分靈魂。她心想那個可惡的傢夥也總算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了,不禁露出笑容來。

依照約定,她向空中釋放了三道閃電術,雷鳴的聲音遠遠傳遞出去。雖說靈魂石塚常有落雷,但連續三道也是不多的,而且法術與自然雷電效果也並不同,隻能延伸一定距離後就會散成原始魔能,因此可以判定是地麵射向天空,隻要巨魔人注意觀察,絕對能發覺的。

瑟拉娜與男孩鹿正康閒聊起來。

“你是哪裡人?”

“我是……我說不出來。”

“你的父母呢?”

“都死了。”

“他們難道在靈魂石塚,你來找他們嗎?”

“不,我來找母親的記憶。”

“什麼記憶?”

“她把二十一歲後的記憶遺失了,聖靈瑪拉的祭司啟示我找到血色的鑰匙,來到亡者的所在。這裡能找到她丟失的東西。”

“假如你找不到呢?”

“不可能的,不……我肯定能!”男孩焦急起來,“不行,母親的記憶,我一定要找到。”

瑟拉娜第一次看到男孩這樣驚慌失措,突然感到非常歡樂,她就像逗小孩一樣,板著臉恐嚇道:“那可說不定,靈魂石塚這麼大,你要找一段記憶,那肯定是海底撈針一樣的!”

男孩聽到這番話,反而冷靜下來,他又一次開朗地笑起來,“隻要在……就冇問題!我會堅持完成母親的心願的!直到靈魂消散的那一刻。”

瑟拉娜倍感震撼,她感到男孩眼中的神采如此不可逼視,她忍不住壓低聲,隻因為不敢驚擾到這樣璀璨的光。

“值得嗎?”

男孩搖搖頭,“我哪裡知道這個,你去做一件對的事情會懷疑值不值得嗎?”

瑟拉娜在心裡大叫,這個男人好厲害!

回想起那個可惡的傢夥,冇想到他曾是這樣的一個少年。

“你以後不要學壞哦。”大小姐寵溺地伸手去撫摸男孩的頭,不過被他躲開了。

“我想我們是平等的陌生人,你不要摸我的頭。”男孩很嚴肅,有種乖小孩的板正。

“這是大人對小孩的獎勵,你幾歲啦?”

“我來到這個世界有三年,但我的年歲有數十個宇宙那麼大了。”

瑟拉娜被逗樂了,“小孩子說胡話。”

“我很少說謊,因為很少有值得我說謊的事情了。”

二人開開心心說著話,等了許久,瑟拉娜也不見白山趕來,懷疑他是冇有看到信號,於是又發了一次。

每隔一段時間,她就發一次信號,三次後,白山還是冇來,她頓時有些擔心。

她倒是不懷疑白山的人品,畢竟他的靈魂是如此高潔,隻是擔心他遭遇了不測。

瑟拉娜深知自己實力不敵白山,假如連他也遇到危險,那麼她去也是無謂的努力,如今之計隻能找到母親,聯合她的力量去搭救白山。

“男孩,我要走啦,未來的你好像遇到了一點麻煩,我去找母親救他。”

“你要小心,假如遇到對手,可以把對方引過來,我幫你解決。”

“謝謝啦,可愛的小傢夥。”

“再見,陌生人,和你說話很開心。”

瑟拉娜告彆了男孩鹿正康,一路朝墓園的方向走去,穿過寬闊的城牆正門進入墓園外層,她在這裡也遇到一些有趣的靈魂,一個四處閒逛自稱聖鳩步的傢夥指點她來到墓園大殿,宏大深邃的宮殿在天空巨眼之下矗立,彷彿神的王座。

門廊入口被魔能屏障阻擋,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裡麵踱步,正是貝蕾莉卡。

“母親!”

“你……瑟拉娜?主啊,不可能!你怎麼來到這裡的?哈孔在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