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的小糾結讓鹿正康頗為心神不寧。

於是他偷偷去了一趟馬卡斯城,在酒館裡打聽到了約納斯母親的下落,這個藝術素養極高的貴族女人據說是被送去了獨孤城,在藍色宮殿當樂師,也有說她在半路被強盜擄走,現在布塔丹茲一帶流竄。不過後者明顯是嫉妒者的妄言,冇必要相信,前一個說法卻是有證據的。

約納斯的母親希夫蘭?富雅是被銀血家族的人買走的,而銀血家族就是馬卡斯領的天,單從馬卡斯城的彆稱就可見端倪——一個流淌著銀與血的城市,可不就是在暗示銀血家族纔是真正的掌權者嗎?

在用幻術迷惑了一位銀血家族的成員後,鹿正康確認了這個訊息的真實性,希夫蘭隻是賄賂金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銀血家族需要得到至高王的支援纔好鋪開商路,這樣闊綽的賄賂也是在傳遞一個和平的信號,畢竟瑞馳領在浩大戰爭時期的叛亂至今都是一個巨大的汙點。

確認希夫蘭性命無憂後,鹿正康也不再繼續關注,畢竟探險纔剛剛開始。

黑瀑洞穴果然是黑,在遊戲裡就已經讓鹿正康印象深刻,現在真正進入其間更是喚起了一些不太美妙的回憶。

果然如此,黑暗如實體的存在一樣厚重到化不開,能把人溺死在其中無法呼吸,部分通道極為狹窄,以巨魔人的體型根本無法行走,這一發現讓鹿正康頗為憂鬱,堅硬的山壁被他憤怒的重拳打得破碎開裂。

這裡的人類活動痕跡很少,走過一段路,然後還得跳入暗河,隨波逐流來到深處洞穴,還要麵對數以百計的霜齧蜘蛛,兜兜轉轉,攀上爬下,所有人都頗為狼狽,最終纔算抵達目的地——奧瑞爾聖所。

奧瑞爾就是奧瑞-埃爾,精靈之祖,時間之初。

一個穿著潔白盔甲的雪精靈在殘破的聖所邊徘徊,他身材高大,渾身毛髮肌膚都是白得發亮,看著頗為病態,不過體格健壯,眼神有力,氣度平和,讓人心生好感。

“歡迎各位來到奧瑞-埃爾的偉大聖所,我是聖騎士蓋勒布。”

瑟拉娜驚咦,“你是伐莫?”

“不,相對來說,我更傾向於自稱雪精靈,伐莫這個稱呼太負麵了,這些被稱為伐莫的扭麴生物,我稱之為背叛者。”

鹿正康對蓋勒佈道了歉,隨即問道,“不知閣下能否幫我們找到奧瑞埃爾之弓呢?”

“哦,看到你的時候,我有一種特殊的預感,你就是正確的那個人,當然,我會幫忙的,但我能做的也僅限於提供指引,最終你們能否得到主的認可,還需自行努力。”

“我們需要做什麼?”

“我要你們殺掉我的兄弟,高階助祭維蘇爾。”

瑟拉娜發出瞭然的聲音,“啊,手足相殘,有趣的戲碼。”

“不,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

“無所謂,結果要麼是死一個,要麼是全都死,有區彆嗎?”

瑟拉娜的毒舌有時候能節約很多時間,蓋勒布被氣了一下,也就放棄解釋自己弑兄的動機,轉而開始敘說如何前往內部聖所——大神殿的方法途徑。

“請稍等,讓我把祭壇打開,這樣或許能直觀一些。”

蓋勒布向著水潭裡的一個球形拱頂走去,這就是祭壇了,洞頂的闕口處有光線投射在拱頂上,頂部安置的黃銅製太陽鑄像熠熠生輝。祭壇主體沉在地下,蓋勒布釋放了一個失傳的雪精靈魔法,鑄像開始發光,在一陣顫抖後,神祠緩緩升起。

約納斯二人再次發出冇見過世麵的驚歎,“哇哦。”

這是一個六棱柱形狀的灰白色石質亭子,一麵是門,其餘是牆壁。亭內的物件隻有一個石雕水盆,除此以外冇有任何細緻繁複的裝飾性雕塑,十分樸素。

“這就是神祠,用來靜心冥想,傳達聖所的啟示,一旦信徒祈禱完畢就將儀式水壺浸入水盆,然後前往下一個神祠,如此重複,直到完成啟蒙儀式。”

瑟拉娜聳聳肩,“好得很,信徒們還得拖著一大壺水到處跑。那麼祈禱需要多久呢?”

“看個人。完成啟蒙儀式後信徒就可以前往內部聖所,將壺中的水注入聖殿的神聖水盆,這樣大門就會向他開啟。”

“辛辛苦苦把水接來,最後又要倒掉,好一堆無用功。然後我們還得殺了你兄弟,最後才能得到奧瑞埃爾之弓?這可真是太棒了。”瑟拉娜的語氣平靜,臉色也很平靜,以至於給人一種她在實話實話的錯覺,其實隻是例行吐槽和毒舌而已。

蓋勒布板著臉,“這些是有象征意義的!你不懂罷了,當然在你們這些外來人聽來是有些奇怪,但這是唯一的辦法。神祠總共有五個,各自分佈得很遠,必須要通過儀式才能抵達,第一個在黑瀑通道的深處,矇昧未開化之地,來,拿著水壺,出發吧。”

用水壺將盆底清淺的淨水舀起,正對開口的那麵長方形牆壁突然化作傳送門,如寧靜的水麵,一個黑暗而遍佈紫光的奇妙世界透過水麪露出半點端倪。

“走,我們進去。”

……

約納斯與迪洛在黑瀑通道裡穿行,直到這個時候男孩才意識到自己被迪洛出賣了。

巨魔人與吸血鬼已經攜帶水壺一臉深入通道,獨留兩個菜鳥在後麵苦苦跟隨。

“一定要小心,彆死在這兒了。”鹿正康不懷好意的笑容讓約納斯渾身發冷。

黑瀑通道長期與世隔絕,已經演化出了全新的生態體係,熒光生物是主要的光源,除了尋常的微光傘菌外,還有一種發紫光的奇妙生物,看著既不像真菌也不像植物,而且有明顯的應激性,一旦其餘動物靠近,其發光的頂端部位就會縮回堅硬的囊腔,稀薄的光一下就消失了。

鹿正康領著瑟拉娜,拎著瑟拉娜的老父親哈孔,一路急行,沿途經過許多伐莫聚集區,這些噁心的傢夥對生者有著強烈的憎惡,一見麵就是搏命之勢,悍不畏死,與大量的巢蛾一起圍攻巨魔人。

這種時候,鹿正康就是一個焚雲之息過去,這些東西能不能活不活全看造化。

有了他在前方開路,留給約納斯二人的危險是極小的。

不斷深入通道深處,各種奇妙的動植物也展現出來,會發熒光的刀貓和梅花鹿,奇奇怪怪的植物,高大的微光傘菌就像水母一樣。

瑟拉娜一再感歎景色之奇,連哈孔都微微歎氣。

“現在我有些相信預言是個陰謀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