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蘇爾已經是個神智失常的人了。

數千年的恨意如烈火時刻灼燒他的心,若不是複仇的心念還支援著他走下來,他恐怕早已如那些伐莫一樣化作扭曲的生物。

他高聲道:“你們一定要幫我!”

“為什麼?”鹿正康這樣問。

“我這是在反抗神!反抗宿命!”高階助祭的神色猙獰,美好俊秀的雪精靈之貌已然化作嗔麵惡鬼,獠牙尖銳,有化作蝙蝠的趨勢,哈孔湊上來,右手在他額頭按了一按,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維蘇爾平靜下來。

冇有了瘋狂的他,平淡地就像一塊冰,在封凍的穹頂之下,他的目光茫然了許久,鹿正康甚至懷疑他已經睜著眼睛入睡,維蘇爾的狀態真的就像在清醒與沉睡之間,瑟拉娜輕輕解釋說:他被上一級的吸血鬼血統震懾了。

維蘇爾嘴唇翕動,緩緩發出夢囈,嗓音沙啞低沉:“神拋棄了我,對我的功勳熟視無睹,隻因喜惡,裁決了我的命運。

“你說,在神存在的世界上,哪有什麼公平,我們雪精靈不需要神,神無法給我們帶來勝利,那些蠻子,他們侵占我們的土地,屠戮我們的族民,天霜(即天際)是屬於我們的。

“看看那些被詛咒的伐莫,我們遭受的背叛早已不是一次,神祗、朋友、親人,都不值得相信,所以我要樹立一個預言,或者彆的什麼也好,總之是提出什麼理想,就像所有欺騙我的(人、精靈和神)那樣,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然後會有人去為虛無縹緲的東西前赴後繼。”

維蘇爾露出幸福的笑意,“內部聖所被攻占的那一刻,我真的好快樂,你看,神也不是無所不能,假使祂也愛惜羽毛,為何不降下火焰殺了我與那些背叛者們呢?所以說,我的計劃是可以成功的,切斷神在人間的影響力,讓世人徹底忘卻祂的存在!這就是我的複仇!”隨著他的語氣越來越狂躁,他掙脫了哈孔的震懾,“你們,快加入我的計劃!好不好?”

瑟拉娜語氣沉痛,“所以說,我被母親封印起來數個紀元,家庭破碎,都是因為你!”

維蘇爾咧嘴大笑,可眼神裡殊無半點喜悅,倒是對命運的譏諷更多些,“你失去家庭,我失去族群,我們都是被神愚弄的可憐人,來吧,交出你的血液,隻需要一點就好,我們把太陽玷汙!咳咳咳,我不會再說什麼啦,我把弓交給你,就在後方的露台,你去拿了吧,等到你什麼時候想做這件事,就會做的,因為反抗神即是凡人的宿命啊!”

哈孔低著頭,在側麵打量這位奧瑞爾的高階助祭,突然笑起來,“嗬嗬嗬,嗬嗬嗬哈,這真是一個好笑話!太好笑啦!”大君奮力得笑著,簡直是歇斯底裡,用儘全力。

瑟拉娜走到鹿正康身邊,倚靠在他的臂膊上,看著眼前的結局。

哈孔猛然撲到維蘇爾身上,咬破他的脖頸,吸取血液,大君的身軀急速膨脹複原,他咆哮著,抓起雪精靈,一飛沖天,打破禮拜堂高遠的天花板,在震動裡,他們飛入天空,夜色的黑暗籠罩著黑夜的眷屬們,恐怖的嘶鳴遠遠傳來,隨即突然中斷,一聲爆裂的聲音後,雲層化作血色,猩紅的雪片不斷飄落。

瑟拉娜努力抓住鹿正康的手臂,這纔不至於跌坐在地,她閉上眼,滴落星流,在悲哀的冰霜上,就像水滴入海。

遺忘之穀的無儘極寒,是否是雪精靈一族的淚水化成?

……

諾德神係裡,吉內是天空女神,同樣是雨之母,淚之母,圖騰為鷹。

雪精靈神係裡,奧瑞-埃爾是太陽與火焰之神,是天空的闕口。

奧瑞-埃爾就是時間龍神阿卡托什,祂們本是一體。

吉內是龍神的妻子,蛇神舒爾的遺孀。

龍蛇不兩立。

諾德與雪精靈的鬥爭,就像神的鬥爭。

當初相安無事的兩個種族,在淚之夜後陷入不死不休的敵對。雪精靈屠光了薩塔爾,而逃出生天的那個男人,名叫伊斯格拉莫,他返回阿特莫拉祖地,召集五百英豪南下,徹底擊潰了雪精靈。

一切的戰爭,不論起源如何,都冇有值得讚揚的地方。

但戰爭就像四季不變的輪迴。

結局都是歸於天雨。

雨水就像淚水,凍結的心化作冰,堆砌出天際的苦寒。

這無儘的悲傷,就像是宿命的註腳。

……

蓋勒布從露台升起的神祠裡走出,“你們成功了,維蘇爾死後神祠便會升起,背叛者們無法繼續褻瀆神祠了。”

鹿正康對他聳聳肩,“不,我想背叛者們並冇有控製神祠。”

“什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維蘇爾是吸血鬼,是他控製了背叛者,再讓背叛者控製神祠。”

“哦,那就說得通了,好啊,看來背叛者們還是有可能放下仇恨,重歸奧瑞-埃爾的榮光裡的。這件事一直讓我牽腸掛肚,感謝你們二位。”

“互利互惠而已。”

“冇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們也將得到你們想要的。”他說完,讓開門,神祠內的石柱上漂浮著一柄大約三英尺長的金色反曲弓,淡淡的輝光籠罩著它,俊逸不凡,這是神的武器,曾經參與了神聖之戰,被用於打擊洛克汗與祂的軍團。

鹿正康側身進入神祠——門有點窄——取下長弓握住手中,刹那間心中那點明光閃爍起來,一點點延伸,化作箭矢一樣,就直直得豎立在他心力的潮汐中——玄妙的感覺,就像一段腦海裡的回憶,細想之下才發現其細節異常之真實,的確如此,鹿正康能感應到強大的力量,魔能急速湧向他,不過又被淨土與巨魔之魂吸走,這意味心力的一次進階,奇蹟般的造化。

瑟拉娜語氣驚訝地說道:“那把弓,在呼吸!”

蓋勒布點點頭,“的確,這位朋友的啟示就像星辰一樣明亮,太不凡了,他正是這把神弓的主人。奧瑞爾的冠軍勇士!”

神祠內五麵牆壁統統化作傳送門,聯通其餘的所有神祠,回家的道路已經打通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