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製作了一條簡單的弓帶,把弓固定在背後,他剛纔發了很久的呆,雖然冇有想什麼東西,不過時間已經流逝了許多,瑟拉娜在露台上閒逛,而蓋勒布正伸出手去接那些紅色的雪片。

鹿正康走到現今僅存的雪精靈身邊,以一個諾德人的身份,他們可以和和氣氣地聊天。

“這雪,真是哀傷。”蓋勒布深情地凝視著掌心的紅色冰晶,他的手心通紅,可似乎冇有多少熱氣,雪片並冇有融化,還是安靜停滯著。

“裡麵有你兄弟的血,還有我嶽父的血。”鹿正康如實回答。

蓋勒布笑著搖了搖頭,“唉,何必呢。”

鹿正康也跟著笑了笑,有一種無言的默契在裡麵,瑟拉娜在露台環牆上眺望河穀,天色矇矇亮,遠處有一個凍湖,在一點點微光裡,發藍,比之灰沉凝鬱的料峭群山,顯得格外精美些。

鹿正康走過來站在她左手邊,他將手掌搭在石質欄杆上,體溫融化一灘薄雪,印出濕漉漉的掌痕。

瑟拉娜撥弄著寬闊欄杆上如綢緞般的積雪,輕聲問道:“接下來我們去做什麼?闖蕩天涯,四處為家,還是回到冬堡經營雜貨鋪?哈哈,我們總不能再去殺兩條龍吧?”

話音未落,大地被渾厚的龍吼震撼地顫抖起來,這聲音非常沉悶,帶著潮汐的震響,凍湖的冰層破裂發出喀啦啦的巨響,龍吼接連響起,一聲比一聲高亢,越來越近,終於,湖麵躍出兩條巨龍,抖落的湖水宛如白色的花,在半空水珠凍結,散作一片霜雪,紛紛揚揚。

瑟拉娜一臉不可置信,“這是什麼鬼!”

鹿正康眯著眼睛,遠處的湖邊,兩個黑點在蠕動,那是約納斯他們,龍裔到來,龍魂互相吸引,喚醒了沉睡的古龍。

兩條巨龍在半空飛舞,祂們嘶鳴道:Dovahkiin!Krif!Dir

het!(龍裔!戰鬥!死在這兒!)

瑟拉娜皺起眉,“我們該做點什麼?”

“先等等,這兩頭龍的言靈不強,交給約納斯和迪洛來處理。”

“你是說那兩個孩子?不行!怎麼可以!”

“龍裔可是專業的屠龍兵器,況且……”鹿正康抬起右掌,一朵曇花盛放,隨後一塊黑檀錠飛出,被念動力托著懸浮。

“太陽、灼魂、烈焰!”鹿正康吐出一道細細的金色火焰噴流,瑟拉娜忍不住退開幾步,高溫與濃鬱的生命魔能都讓她感到不適,這是她第一次看鹿正康進行鍛造,非常好奇,看著他的臉龐被金色的火焰照亮,醜得認真,她不禁笑起來。

黑檀錠在高溫下融化,化作一灘黑亮的熔漿,起初泛著淡銀色的光點就像星空一樣,隨後慢慢增添了金色的光點,這是被言靈影響後的物質形態改變,焚雲之息裡有太陽與烈焰兩個詞,非常符合鹿正康心力中奧瑞爾的神性,所以產生了一些奇妙的變異,對亡靈生物有額外的傷害加成,並且會產生火焰灼燒的天然附魔。

……

念動力真的是很好用的法術——隻要精神夠強大、精細,那麼就有無限的可能。

鹿正康的鍛造技術不同於現代工業那樣基礎雄厚,他會遇到一係列的難題,譬如成品精度、材料硬度等等數不儘的注意細節,但這些都能靠魔法來彌補。

製作外殖裝甲的時候,尤其是機械核心,那些精密的齒輪和傳動結構,有些直徑都不足十六分之一英寸,可以說是非常細小了,這些東西他提前設計好,真正製作的時候還需要結合他自己製作的一套統計單位。

統計單位的精確是技術的基礎,地球上的人們使用的單位也都是多次確定過的,譬如米、千克等等,得有統一的標準纔好展開測量工作。

鹿正康也統合了一套統計單位,時間上采用比較古典的鍛莫科學計時法,以無魔、真空環境裡一塊任意體積的純淨靈魂石裡的原始魔能波動二十萬次為一音,差不多是三十分之一秒略少些。這些不用鹿正康自己測算,鍛莫有相應的計時魔法傳承下來。

長度、溫度、壓強等等自然單位也都做出標準化的統計——雖然很多時候都冇必要,魔法實在太方便了,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如果有什麼是一個魔法解決不了的,那就再發明一個。

鹿正康鍛造時除了用死靈熔爐批量生產大部件,還用念動力進行一些精細化的操作,譬如在金屬絲上銘刻附魔等等,念動力是非常敏感的力量,甚至可以用來測量兩段光線在單位時間內傳播的長度——這樣說也許不夠直觀,換個說法,讓一束光從一根透明玻璃管裡穿過,從一端進入開始,直到光線觸碰另一端,這樣微小而迅速的變化在念動力的感官裡都是很明顯的。

鹿正康用念動力可以做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可以把一盆水均勻分成兩份,每一份的物質微粒數目都是相等的。

然而就是這樣不可思議的能力,並冇能讓鹿正康進入微觀世界——因為那是不可直視,不可測量的一團混亂。

是什麼讓鹿正康真正確認自己活在一個唯心的世界?

或許是從一開始。

……

兩隻烏金色的黑檀箭矢在鹿正康手上成形。

遠處,絢麗龍魂護甲覆蓋全身的布萊頓男孩發出狂嗥:“伏斯——洛達!”

不卸之力,非常基礎的言靈,但也看是誰來吼,降伏龍魂的龍裔對魔能有最充分的共鳴,這次的不卸之力不再是一個氣團,而是一個小型颶風,半徑六百英尺的淡藍色氣旋直直衝向天空,雖然冇有毀滅性的力量,但足夠將那兩頭盤旋的霜龍吹得搖晃起來,跌跌撞撞如折翼的飛鳥,下落,然後艱難飛起。

鹿正康露出滿足的笑容,孩子長大了,不過這樣的水平還遠遠不夠,龍類的飛行不是依靠祂們的翅膀,而是天空賦予祂們的權柄,隻要祂們冇有陷入虛弱狀態,就可以儘情遨遊。

迪洛聽從約納斯的勸告,遠遠跑開,並不回頭,但是他比較倒黴,有一頭巨龍俯衝下來,砸破一大片冰麵,迪洛腿腳慢了些,被冰裂追上,落入刺骨的湖水中。

鹿正康眯著眼睛,取下奧瑞埃爾之弓,放在欄杆上,並冇有急著射擊。

現在約納斯站在冰麵上,兩頭霜龍一者在天,一者在下,他是腹背受敵,不夠他倒也臨危不亂,輕輕唸咒,搓了一個火球朝天上丟去,天上冰龍輕輕轉身,就要讓開火球,但約納斯看準時機,直接引爆,一朵燦爛的火光炸裂,而金紅的火焰之間更有蒼藍色的雷霆閃爍,雷火相擊,凝聚成滾沸的電漿,潑灑在冰龍體表。

“嗷!”灼燒與電擊的刺痛讓冰龍不住哀鳴,囿於體型限製,祂無法將雙翼之間附著的電漿用吐目噴滅,龍皮的法術抗性很高,但也並非牢不可破,至少痛是真的痛,巨龍為了滅火隻好向湖麵俯衝,期望能在湖水裡滾上一圈。

約納斯原本站在地上,此時突然飛了起來,朝冰龍衝去,這場景讓瑟拉娜會心一笑,“這孩子向巨龍衝鋒的樣子真像你啊。”

鹿正康緩緩拉弓,殺意光環的氣息順著他的目光遠遠刺在冰龍身上,肉眼可見那頭龍渾身緊繃起來,隨即被約納斯一個冰錐刺破瞬膜紮入眼瞳,冰錐炸裂,火焰噴出,冰龍的顱腦被燒了三成熟,祂渾身顫抖著,歪歪斜斜地向大地墜去。

鹿正康點點頭,“精彩的法術應用,充滿奇思妙想,看來冬堡學院還是有點東西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