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守衛堡壘的建築風格在整個天際都算得上彆具一格。當然,讓鹿正康來說,那就是比較偏向現實裡的“古典歐式風格”,堡壘依山而建,從上空俯瞰的話,大致像個“介”,實際上可以看到許多塔形的結構,可以說是幾座塔粘連出來的構造。

從高大的鐵釘木門進入內部就可以很明顯得感受到羅馬建築的風格特質,最明顯的就是各種拱頂了,不論是筒拱還是十字拱,乃至主廳上高聳的圓頂,都讓鹿正康會心一笑。

建築本身的裝修是非常樸素的,乃至有很重的陳舊蒙塵的跡象,不過好在各種功能都具備,集防禦、駐紮、後勤、監禁、審訊等等戰鬥必備措施於一體。

主廳圓頂不得不提一下,因為這個部分是開口透光的,燦爛的日光能直接照在寬敞空闊的大廳中央(遊戲裡由於建模錯誤導致陽光無法透入,從堡壘外側看,拱頂是封死的),這種設計讓鹿正康想起羅馬萬神殿,也是這樣透光的拱頂,不過黎明守衛堡壘的拱頂更像是煙囪,而萬神殿則是近乎標準的球形拱頂。

雨雪天氣會造成進水,所以主廳地麵上設計有排水渠,頗有麵麵俱到的意思。

此外,拱頂處是有一個特殊機關的,能將一個簡易透鏡挪動到拱頂中央。這個透鏡非常特殊,因為它的核心部件是魔神梅瑞狄亞的信標。

這位魔神掌管生命、活力與光明,極度仇視不死生物,據說曾經也是伊德拉,後來主動投身湮滅,化作迪德拉大君,祂是星辰的一員。也就是在創世之初穿破湮滅牢籠,在天空撞出細小孔洞的那些元靈之一,祂們也被稱作Magne-Ge

雖然梅瑞狄亞是唯一被視為不那麼邪惡的魔神,但鹿正康真的與祂不熟,也完全冇有想打交道的意思。

畢竟他現在也是一個成熟的死靈法師了,要懂得保護自己和麾下的鬼子靈孫們。

與他相反的是,伊士冉這個紅衛人很喜歡梅瑞狄亞,他與大多數紅衛人一樣,對褻瀆祖先屍體的死靈法術非常痛恨。

拱頂上那個透鏡的效果就是增幅日光的驅邪效果,一切不死生物被這樣的光芒照射都會被灼燒致死。

伊士冉心滿意足地歎著氣,“這座城堡是時候回覆榮光了,在第二紀元的時候它屬於裂穀的一個領主,這是一個汙點。”

鹿正康在彆的書裡看到說黎明守衛是在第一紀元由當時的裂穀領主建立,不過聽伊士冉的意思,卻像是起源第二紀元,到底誰對誰錯,還真不好分辨,鹿正康不是曆史學家,也冇有刨根問底的想法。

瑟拉娜站在避光的陰影裡,感慨道:“在我沉眠之前的那段時間,那時候與父親作對的那些吸血鬼獵人也自稱黎明守衛,今天親自來到這裡,我竟然有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黎明守衛眾人對這位瓦爾奇哈的大小姐也是頗為好奇的,尤其是在聽聞對方有誌拋棄自己那卑劣的吸血鬼血統後,眾人更是有一種看到誌同道合朋友的親切感。

席浪吐槽道:“原來這位漂亮女士年紀真的不小了啊。你和白山在一塊兒可太顯年輕了。”

瑟拉娜揚眉,“謝謝誇獎,這也是我看上他的無數原因之一呢。”

鹿正康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覺得還可以啊,挺有男人魅力的。”聞言,壯漢岡馬點頭附和起來,“的確,白山你這臉,醜得硬朗!”

眾人說說笑笑,大家來自五湖四海,不過聽他們說,守衛們主要是有諾德人、獸人、紅衛人、木精靈等幾個種族,其餘種族似乎對這一行冇有太大興趣。由於冇有高精靈,所以大家平時開玩笑的時候總會把火力集中在梭默上。

“在?來點高精笑話。”

……

鹿正康邀請眾人去冬堡過年,但是被兢兢業業的吸血鬼獵人們拒絕了。趁著離月末還有一段時間,鹿正康去了一趟裂穀的瑪拉神廟。牧師丁雅還是神神秘秘的樣子,看到鹿正康與瑟拉娜攜手到來一點也不驚訝,甚至一見麵就打趣說要不要為二位準備婚禮。

鹿正康和瑟拉娜同時拒絕。“不必。”“抱歉……”

二人說完後,麵麵相覷。

鹿正康:“瑟拉娜,我不想結婚並非你不夠優秀。”

“我知道,不過我倒是想知道為什麼。”

“呃,因為我還冇準備好。”

“巧了,我也是。”

丁雅用奇妙的眼神打量這兩個靦腆的異類,她感概道:“愛情是多麼神秘的命運,超越時空與生死,你們之間有奇妙的緣分,瑪拉已經降下啟示,不知二位可想聽一聽?”

鹿正康用更加奇妙的眼神迴應眼前這個牧師,他有點懷疑丁雅是個神棍,或者是瑪拉的化身了,否則聖靈的啟示豈是說有就有的?

“呃,洗耳恭聽。”

丁雅深吸一口氣,慢慢歎出,雙手交扣,低頭垂眸,吟誦道:

“向光明尋求生命,

“向黑暗尋求安寧,

“一切相遇都非巧合,

“神聖早有安排,

“逆轉生死之際,

“實乃破曉之時。”

鹿正康再次為其含蓄的表述感到不解,可身旁的瑟拉娜卻若有所思。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了?”

“我要找梅瑞狄亞大君幫忙!”

“等等!不行,”鹿正康帶她走到一邊,壓低聲音,“你是死靈生物,會被祂殺死的。”

“不,你冇聽到瑪拉的啟示嗎?向光明尋求生命,破曉之時便是逆轉生死之際,隻要我虔心祈禱,大君會滿足我的要求的,隻不過……”

“不行,我不同意。”

鹿正康不由分說,拉著瑟拉娜離開了神廟。

瑟拉娜任由巨魔人帶著她走出城門,騎上機車一騎絕塵。

她湊到鹿正康耳邊,“你一直以來不都是很開明的人嗎?”

“那是因為我周圍的親友們很少會有奇怪的想法。”

“你會不會支援我的這個奇怪想法。”

鹿正康暗自生氣,冇有回答,餘光裡,道路兩旁的世界一片混沌,遠山不言,肅立如林,天上的濃雲壓得很低,過了一會兒,機車駛入一片烏雲下,雪片紛紛雜雜地撞在障壁上,有雨打窗欞的觀感,鹿正康總算平靜了心態。

“你不必為吸血鬼的身份而感到憂慮,事實上,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去研究如何破解它,正如它將這些寬裕的時間給了你一樣。”

再等等吧,過些年就會有人研究出如何剔除吸血鬼血統的儀式魔法的,千萬不要去找梅瑞狄亞,那將是一次有去無回的冒險。

“白山,你不懂,啟示是不能逃避的。”

“你什麼時候相信命運了?”

“當你被命運頻繁敲擊門扉,也是不由得你不信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