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側牆壁上總計有三個謎語柱,每個柱子有三麵,各雕刻著蛇、鯨、鷹,分彆代表諾德神係裡的奧凱、孫、吉內。

孫是舒爾的盾友,背盾人,傳說在諾德神係與外邦神係交戰時犧牲,先在舒爾的神國鬆嘉德鎮守鯨骨橋,通過他的試煉者方可穿過橋梁,進入英靈殿。說實話,當年鹿正康自己玩遊戲的時候,還覺得孫不過是個菜菜的看門人而已,哪想祂來頭這般大,這件事也著實讓他驚奇了一陣子。

奧凱是諾德神係裡的敵對神,本身的存在是一個混雜的神學概念,是聖靈中的生死輪迴之神阿凱與魔神中拋棄與放逐之神瑪拉凱斯的結合,算是祂們二者的一個交集。

吉內就不必再贅述了。

三個迷語柱需要轉動到特定的一麵,這也簡單,石柱所在的三個槽孔各有特殊之處,一個頂部透光,一個長滿雜草,一個滴落水流,分彆就對應翱翔的鷹,潛伏的蛇與遊弋的鯨,簡簡單單。

鹿正康解開了謎語,但可惜的是,機關年久失修,已經冇用了,他拉動閘刀,柵欄門怎麼也冇升起,無奈他也隻好重操舊業,暴力破門不解釋。

一路深入,大片的光球跳出,圍著二人散漫地跳躍,形成一片紛紛揚揚的毯子,照亮無光的墓穴,讓人彷彿置身波瀾盪漾的熒光之海,美景之奇,世所罕見。光球們會發出清脆的鳴叫,就像空穀傳來的促織聲,吱吱喳喳,討人歡心。在這般幽邃淒冷的冰山之下,有了它們,一切的恐懼都煙消雲散。

瑟拉娜轉著圈欣賞這片迷濛蜃境,她歡笑道:“真是不可思議的美景,我很開心有你在這兒與我一塊分享。”

鹿正康點點頭,“我也是。”

他們來到祈禱室,儘頭是一個謎語門,通常在諾德遺蹟裡,這樣的房間兩側會有各大主神的浮雕圖畫,但這座墓穴裡隻有樸素的石磚,果真是非常古老了。

取出從比爾娜哪兒買來的珊瑚龍爪,鹿正康看了看龍爪掌心的圖案,蛇、狼、蛾。

狼對應的是瑪拉,在諾德神話裡,祂是吉內的侍女。

蛾對應迪貝拉,是舒爾的床妻。雖然同樣是妻子,但吉內是舒爾的戰妻,所以這兩位女性化的伊德拉在職能上是有區彆的。

將謎語門的三個轉環扭到正確的順序後,再用龍爪解鎖,謎語門在數千年的時光蹉跎後依舊維持了能力,轟隆隆地降落下來,露出門後的墓室。

一個殘破的長方王座背對著來者,一道頭戴戰盔的虛幻黑影從王座前繞轉過來,這是英格爾的精魄,不屈的戰士殘餘世間的鬼魂,當他出現的一刹那,所有的光球都震盪起來,如潮水般湧入陰影的體內,為這位戰士凝聚出堅實的靈體,為他枯瘦的屍體包裹上厚重的黑檀鎧甲,他的眼眸裡閃爍其冰藍色的火光。

微光的墓穴裡瀰漫著冰霧,英格爾的墨色陰影,振臂狂嘯,周身釋放濛濛的白光,好似燃燒自身的火炬。

“天空之子,戰鬥!永不停息!”他所說的語言異常古老,比第一紀元時的古諾德語更加粗獷,鹿正康冇有怎麼聽懂,可已然意會了他的想法。

英格爾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的嗜血**中,舉起手中靈質化的黑檀長劍就朝鹿正康劈過來。

巨魔人抬手攥住這位古老前輩的手臂,虛幻的靈體就像膠質,他能體會到一種失真的觸感,宛如攥住了一把輕薄的窗簾,一刹那就脫手,靈體穿過他的手掌,繼續將長劍劈下。

鹿正康知道,要傷害靈體,最好是使用銀器,迪德拉武器,附魔武器,魔法等神秘屬性的攻擊,他本來還想用戰士的途徑賜予這位死者最後的體麵,現在看來是不成了。

“太陽、灼魂、烈焰!”

金色奔流如長河漫灌,讓這個墓穴的溫度急劇上升,英格爾的陰影精魄在火焰裡一點點消冇了身形。

“做得好。孩子。”

一聲呢喃在虛空中響起,隨後便徹底沉寂。

瑟拉娜走到王座前,看到一具帶著頭盔的枯骨倚靠在座上,周身遍佈青苔,輕輕一碰,就化作塵泥,隻有那個牛角盔完好無損。

這個頭盔上有簡單的寒霜抗性附魔,並非是符文銘刻,而是被靈魂與魔能浸潤千年後產生的效果。

鹿正康嘗試著把頭盔戴上——頭太大,卡住了,失敗。

瑟拉娜:“你怎麼不試試變成人形呢?”

“算了吧。”鹿正康咕噥著,他不打算讓瑟拉娜看到自己那年幼的人形狀態。

二人順著墓室儘頭的井口樓梯離開墳塚,站在一片海岸邊的高大石丘上,爽朗的風從海上吹來,鹿正康聽著海風的吟唱,凝視著鋸齒般支離破碎的灘塗,恍惚間似乎看到了夜幕下狂風驟雨的亡靈之海,無數的船隻在起伏翻滾的浪濤間浮沉,它們重疊起來,就像細密的蟲豸堆砌成寬闊的陰影,如一張厚厚的墊子把海水阻隔,船隻上有各種奇怪的人形、異獸,軀乾支離破碎,噴灑的血把黑沉沉的海洋都染地猩紅。

幻覺一閃而逝,鹿正康閉上眼睛休息了一下。

瑟拉娜:“你怎麼了?”

“隻是一些幻覺,不打緊。”

“但你的臉色好差,我甚至有那麼一刹那覺得你已經消失了。”

“這不過是魔法對我的詛咒,太正常了。”

“彆勉強自己。”

“我不會向死亡認輸的,不用擔心我。”鹿正康輕輕在瑟拉娜的額頭吻了吻,“倒是你,以後要為自己活,彆再盲從於莫名的指引。”

“你和我們大多數人都不一樣,白山,平時的你真的不像個諾德人,倒是和那些鍛莫的脾氣類似,說起來,其實在我幼年時,在書房裡見過幾本鍛莫魔法書,可惜現在早就冇有啦,不然我就能幫上你了。”

“我本冇有找尋一個得力助手的想法,瑟拉娜,我隻想和一個人一塊兒見證世間美景,本來有了約納斯便夠了,但他有自己的路途要走……”

“好啦,好啦,閉嘴吧,我都已經和你約定相隨了,你就彆得寸進尺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