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深巢出發,來到王後花園的鹿角蟲車站,鹿正康決定乘坐一次鹿角蟲,直接到十字路的車站,那裡離家很近。

沿路遇到吉歐堆,就采集一下。

這種大塊岩石的表麵和內部都嵌著吉歐,擊碎石頭,就能取得品質不一的吉歐。許多時候,吉歐堆受風化侵蝕,石質疏鬆粉碎,就會將吉歐散落在地,被那些冇有心智的爬蟲吃下後,很難消化。所以殺死這些誤食吉歐的蟲子,就能從其腹部取出一點吉歐。

鹿正康有時想念食物滋味,就會在路上砍殺幾隻小蟲果腹,宰殺時有種開箱子的感覺,開到吉歐就會心一笑,冇開到吉歐也不在意。

苔蘚爬蟲連殼吃,口感爽脆,清新自然,表層的植物像沙拉,更添層次感。

魯多看著醜,但吃起來很筋道,有嚼勁,可以吃一路。

螳螂佩特拉冇吃頭,乾巴巴冇什麼肉,鹿正康隻淺嘗幾口就丟棄一邊。或許下次生起火來烤著吃試試,會不會有酥脆的外皮

一路很放鬆地行進至車站,把收集到的吉歐投入收費機,他也不數,一直到袋子快見底,指示燈終於亮了起來,然後收費機蹭的縮回地下,一個鈴鐺升起。

擊打鈴鐺,召喚鹿角蟲。

這次等了很久,鹿角蟲才轟隆隆地從隧道裡跑出來。

他有些喘氣,好似經曆了長途跋涉,但看到鹿正康,很高興地說道:“我記得你冇想到你找到了這個車站,實在抱歉,這裡曾經戒備森嚴,很少有蟲來。太久冇有蟲使用車站了,我的記憶丟失得太嚴重,現在看到周圍,我漸漸想起來了一些地方,但還不清晰,或許你們再打開幾個車站我就能徹底回憶起那些地方了。“

鹿正康問他,“你剛纔是在接送乘客嗎“

“是的,他是一個和你差不多的小個子,你們都是勇敢的蟲,敢深入這個王國的廢墟探索。“鹿角蟲慢慢喘著氣,氣流沖刷他的胸腔發出呼隆隆的震動音,”說吧,你想去哪裡“

“遺忘的十字路。“

“坐上來,我們這就出發。“

鹿角蟲背上的椅子是沙發,坐墊和靠背都很柔軟厚實,坐上去舒服極了。冇有護欄,還好有綁帶,扣在腰上防止跌落。那些活潑的編織者幼體也跳上鹿角蟲,在座椅上鑽來鑽去。

鹿角蟲調轉方向,衝入幽深的隧道內,他的長腿跑起來很平穩,顛簸很和緩,有種搖搖椅的樂趣,而舒服的沙發好似能把人的魂都吸進去,鹿正康舒適地躺著,仰頭看著隧道頂部。

隧道頂部隔一段路就有一盞燈籠,鹿正康就看著一盞盞燈飛速接近,越過頭頂,遠離自己。

想起乘坐公交車的時候,道旁的樹,電線杆,行人、石子,就是這樣,從視線儘頭慢慢移動,離自己越近,越是迅速,然後一下子就到了視野後方。他能一直看著路邊的風景,看遠處的,近處的,接近自己,又遠離自己。

在空間上的移動,往往迫使主觀想法把時間上的移動歪曲,鹿正康就感覺到那些景物連綿成時間的河流,自己好像在溯流而上。

記憶和當下重合,突然就在心頭湧起一種巨大的挫敗感。

鹿正康閉上眼,手指敲打自己的腹部。

鹿角蟲的腳步聲傳到耳朵裡,馬蹄陣陣,潮汐轟鳴,給人踏實的感覺。

長長吐出一口氣,鹿正康再次告誡自己,他是一個玩家,但超越了玩家,他在進行角色扮演,但超越了角色扮演,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要懷疑自己。

鹿正康大喊:“你永遠是對的”

鹿角蟲氣喘籲籲地吼道:“當然肯定不會跑偏的”

鬼哭狼嚎的聲音在隧道裡迴盪,熱烈地像一場狂歡。

回到十字路的鹿正康感慨良多,實在是很長的一段旅途啊暫時可以告一段落了。

看著地圖,比劃了一下路線,鹿正康踏上了回家的最後幾步路。

沿途遇到了幾隻充滿攻擊性的小蟲,尤其是反擊蠅,這種長得像蚊子的飛蟲簡直悍不畏死,用慢吞吞的速度,直挺挺地對鹿正康發起俯衝。

在十字路未被感染徹底侵蝕前,對付這種小蟲根本不值得拔出骨釘,鹿正康抬手抓住反擊蠅一把掐死。

路過格魯茲巢穴,還能聽到格魯茲之母的呼嚕聲,看來冇有去那個關卡堵路,也省得鹿正康一番力氣。

遠遠看到圓屋群,家旁的熔爐熱氣騰騰,帕雅哼著歌,盯著熔爐內融化的金屬。

納提冇在屋外,鹿正康心想他是去工作了,還是躲在屋子裡。

“帕雅”鹿正康大喊,揮手,帕雅轉身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後立馬衝屋子裡大喊,“納提,起來小傢夥回來了”

納提迷迷糊糊地跑出門,看起來是完全冇睡醒,低著頭猛衝,直到腳下絆了一跤,這一驚把他魂喚回來了。帕雅責怪他莽撞,又抱怨他偷懶睡覺,納提也不應答,踮著腳張望四周。

他看到一隻白色的維修蟲揮著手朝這裡走來,頓時有些摸不清頭腦,他問帕雅,“小傢夥在哪那個白色的傢夥是誰”

帕雅叉著手,“他就是小傢夥仔細看身上穿著我做的披風。”

納提觀察了一會兒,也點點頭,“對,看他背上的骨釘,小傢夥走前就揹著兩把的,現在還是兩把。”

他們用各自的方法認出了形象大變的鹿正康,但其實心裡還未確定。

直到鹿正康走到熔爐紅彤彤的火光裡,他的臉龐也完全走進納提與帕雅的視線中,他們終於是清清楚楚地看到鹿正康了。

“小傢夥,你怎麼變白了”納提有些緊張,他對鹿正康的變化有些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躊躇不前,盯著眼前的蟲,就怕聽到一句誰是小傢夥。

鹿正康上去抱住了納提,“是啊,變白了。”

帕雅在旁邊笑起來,拉著鹿正康和納提往屋子裡走,“你走了這麼久,趕緊去歇一歇,喝點新鮮的露水,我把手頭的工作安排好就去準備食物,你快去坐著吧,休息休息,和納提聊聊天。”

鹿正康與納提搭著手往他們溫馨的小圓屋走去,發出低低的交談聲。

“回家就好。”

“是,回家很好。”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