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納斯感到心臟在劇烈的搏動,血液沸騰就像要把他從裡到外燃燒殆儘,他要麼在沉默中化作焦木,要麼就在爆發中綻作煙火。

“aldu!”蒼涼的龍嗥從男孩喉間奮勇,他全身被金燦燦的龍魂之鎧包裹,化作一道流星直衝那盤踞如山的黑龍。

奧杜因瞪大眼睛,黑環金瞳中是赤橙色的豎孔無儘怒火由此炸裂,祂怒喝道:“junkriid,dirhet!(弑君者,喪命於此吧!)”

男孩大吼,“神甲、神兵、神力!”同時加大飛行力場的強度,到頂峰!

他宛如一道白金色的流火飛虹,一瞬間撕裂大氣,天空都為他的勇武而哀嚎,大地上,鐵血的士兵們奮力廝殺,彷彿戰爭的註腳,而他將是三軍奪帥之將。

黑龍將憤怒化作火焰,灼灼烈烈的龍息如倒掛的天河,刹那間就將約納斯吞滅,約納斯感到一瞬間五臟衝壓,顱腦轟鳴,世界化作讓人目盲的刺白,火焰的囂鬨叫他耳鳴不止,這一瞬間,他彷彿嗅道死亡在身後掐住脖頸。

“約納斯,不要忘了。”有人在低語。

“我的弟子,你還不能死!”有人在狂叫。

胸前護符傳遞過來一股溫柔的氣流,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頂住龍息的第一波壓力,天神下凡的狀態還在,他的腦海裡劃過數百個解決眼前對手的方案,這些記憶如無根的浮萍,隻在刹那間出現,不過已經足夠,他抓住機會了。

魔能流動,在他體表鍍上霜流層,這是很高級的操作了,約納斯他也不知自己如何做到,隻是心想,自然就能喝令魔能,這種感覺,真是好到無以複加。

男孩掄起巨斧,從天而降,衝破龍息,一下磕在黑龍的鼻梁上,抵著祂的巨吻砸在堡壘頂麵,把來不及取消的龍息都嗆回黑龍自己的喉嚨裡,這一下又快又猛,猝不及防的奧杜因被迫七竅噴火,燒得祂一對熠熠生輝的龍目流淚不止。

約納斯感受到靈魂深處的暴虐,今日是弑君之臣要誅殺陛下於此地了!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奧杜因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不知道自己腦子裡發生了什麼,他隻知道,這是一次宿命的相逢,他人生的前麵的幾年——十幾年或者幾百年,無所謂——的歲月完全不重要,他站在這個時空的定點上,就是為了要將眼前的黑龍殺死。

有的人活著是來奴役他人的,有的人活著是用來被奴役的,而有的人活著彷彿是冇有活著,有的人活著隻為一件事,約納斯活著就是為了屠龍,他是最完美的屠龍兵器,可以把這些時間的碎片汲取殆儘,讓奧杜因脫去披甲,化身真正的世界吞噬者,時間之末,世紀終結。

這是就是命,神早有安排。

約納斯的眼睛一片猩紅,他感受到殺戮的意誌在體內奔湧,必須殺了這條黑龍!

熾烈的雷火電漿纏繞在身披魂甲的男孩身上,他揮動手裡巨斧,一下快過一下,隻覺得渾身舒暢,一斧還未落下,就已經知道下一斧子該如何劈出,身體四肢協調順意,彷彿可以將攻勢持續到天荒地老。

沉重的力道砸得黑龍神誌不清,力量順著祂的頭顱傳導至堡壘頂層,隨後導入地麵,塵沙為之跳動,不出十招,堡壘當即破碎,黑龍勉力回神,一展雙翼,颶風襲來,把約納斯吹得搖搖欲墜,雖然冇有真的把他的飛行術打斷,可也讓攻勢出現破綻,奧杜因一側頭,橫向張開巨吻,在約納斯下一斧劈落的一瞬間,把他整個從側麵咬住,利齒如刀閘,彆說是什麼護盾結界,哪怕一根黑檀柱立在這兒也得被嚼碎!

果不其然,言靈護盾,法師護盾接連破碎,連心力護盾都被刺出大孔,約納斯就像一粒富含果汁的草莓,血液噴濺出來,把他身上的黑袍沾濕,黏糊糊地掛在皮膚表麵。

“這不過是……一點小刮傷!”約納斯悶聲,未等他使出製敵手段,那龍口深處刺來一道黑色的驚雷,那是奧杜因的舌頭,被棘刺殼包裹的龍舌如同金鐵,附著黑龍腐蝕性的唾液,能將物質脆化,能量墮化,幾乎在刹那間,捅穿男孩的腰腹,從脊背破開,帶出幾節脊骨。

奧杜因發出低沉的笑聲,舌頭回縮,把男孩放在利齒間,細細嚼碎。

一顆小小的頭顱不慎從牙縫間漏出,黑龍很小心地將其從海爾根被隕石和天火摧毀的地麵上舔起,聽著堅硬的腦殼被擊破的撲哧聲,黑龍王心情大好。

“lelosdiinu(世界屬於我了。)”

……

鹿正康氣喘籲籲地搖動手裡的銅鐘,這是他的專屬武器,喪魂鐘,他感受體內的狼人血脈在催促他碾碎麵前的敵人,賽伊克教團,還有冬堡的首席法師。

“告訴我,約納斯在哪兒?!”

敵人並不理會他的勸告,隻是聚在教長身邊,“教長,這已經是第六百一十八個了,時間線偏離已經很嚴重,咱們的計劃風險越來越大,龍裔真的能成功嗎?”

“你們回憶,自己第一次見到那個男孩是什麼時候。”

“就是在這裡,薩塔爾。”

“看來他冇能挺過那一劫啊,咱們重來一次!”

虛空中,約納斯的身形隱約浮現在戰場中間,然而賽伊克教眾又再次把他傳送走,眼睜睜看著這一幕卻突然被凝固住的鹿正康出離憤怒,“死吧!”

鐘聲大作!

……

約納斯睜開眼睛,頭好痛,他在一輛前行的馬車上,對麵的金髮男人對他笑了笑,“嘿,你,終於醒了。”

似曾相識的馬車,似曾相識的招呼,約納斯一臉懵懂,自己剛纔,被奧杜因殺了?

約納斯暗自感慨自己實力不濟,決定先躲一波,於是繃斷繩索,忽忽地飛走了,留下押送的士兵們一陣慌亂的驚叫。

飛不到半小時,他已經來到雪漫上空,突然,一聲龍嗥傳來,東南方向的雲層裡,黑龍直衝而來。

奧杜因,祂一開始就是衝著龍裔而來,並非是去毀滅海爾根的!

一場苦戰後,約納斯被黑龍甩尾,擊落在雪漫的街道上,碎成一灘血肉糊。

……

“嘿,你,終於醒了。”

約納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