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落水洞,遠處黑龍咆哮著向西方離去,眾人死裡逃生,紛紛歎氣。

眼見著要分道揚鑣,哈達瓦拉住約納斯,說自己會去溪木鎮休整一段時間,他若需要幫助,儘可以去鎮子上找他叔叔。哈達瓦又說順便要委托朋友去給雪漫領主巴爾古夫報信,巨龍現世,不得不防啊。

約納斯現在滿腦子都是迪洛男爵,完全冇注意哈達瓦含蓄的暗示,隻是點點頭,“嗯,不錯哦,你去吧,我要往冬堡走一遭。”

“可……”

“好朋友再見。”約納斯呼的一下飛了起來,颯颯地遠去直往東北而行。

哈達瓦愣愣的,“可你知道冬堡怎麼走嗎?”

約納斯不知道冬堡怎麼走,他隻是感覺冥冥之中,東北方向有什麼在吸引他,這是一種既視感,沿途的山川河流,哪怕在記憶裡從冇有來過,但怎生都難消除那種熟悉,如夢中景色一般。

一路從溫暖的平原到朔風凜冽的苔原,尤其是冬堡領,讓約納斯一陣心悸。

回憶當年看到一本《天際省旅遊指南》,忘了是什麼時候看的,不過提及過冬堡是一個殘破的村莊,然而現在出現在他眼前的一個巨大的臨崖城市,有非常複雜的縱深,道路貫通山體,照明的火光衝破雪幕。若說原本冬堡是坐落在海崖犄角上的一顆糖豆,那麼而今便是把犄角團團裹住的絲網。

從天上俯瞰,冬堡城宛如寶冠,而孤懸海島的法師學院就像是一粒燦燦明珠。

“這位法師,你違反了《浮空術法案》,現在立即降落,接受審查!”城外山頂上一處瞭望台傳來高亢的吼叫,一時間漫天飄雪都顫抖不下。

約納斯老老實實落在瞭望台上,迎麵走過來一個虎人法師,對方看到男孩第一時間就呆住了,“約拿?”

“你是誰?”

虎人法師轉頭問自己的同伴們,“約拿,約納斯回來了!”

男孩有些迷糊,半分鐘後,他被接入瞭望台內,暖烘烘的壁爐,熱騰騰的蜜酒,大塊的蜘蛛腿肉,一頓飽餐後渾身發熱,腦子也清醒不少。

“你們認識我?”

“哦,看來你也失憶了。”

一番交談後,約納斯又迷糊了。

“我有個養父?等等,我從高岩來?可我記得白金塔……迪洛男爵是我摯友?還有什麼?嗯?我被困在過去的時間了?啥子?十九年了……啊?養父失蹤了?”資訊量太大,曾經的同學們七嘴八舌一通敘述,到後來約納斯已經麻木。

這時候,迪洛匆匆趕來,一把擁住了自己的老朋友,“你小子,終於回來了!”

老友相逢,約納斯雖不記得眼前的英武糙漢,但那種親切感是做不得假的。

男孩被領著去見自己的養母,一個端莊的諾德婦女,披著舒適的白熊皮大氅,裡麵是一條絲綢禮服,碧綠色的眼睛如清潭,分明年紀已經不小,但仍有少女的活潑生氣,讓人看了就心生親近。

“女士,我是約納斯。”男孩有些緊張。

“你來了,還活著就好。現在不認得我了是吧?無妨的,咱們可以重新認識,我是瑟拉娜,你養父的愛人。”

“母親。”

“不必勉強的,你養父從來隻讓你叫他先生,你叫我女士就行了。”瑟拉娜對他招招手,領著迪洛與男孩,被一群身披鋼鐵裝甲的戰士們簇擁著來到冬堡最高的塔樓頂上,在這裡可以望見不遠處山頂上的阿祖拉雕像,風雪中的城市蒙著霧氣,身處其中,與在高空探查,又是不同的感官。

現在天色已暗,但路上行人還是很多,持著火把燈籠,歡笑不斷,在各個商鋪屋舍間穿梭,買賣行為自由繁茂,也有孩童玩耍,歡趣讓人莞爾,衛兵們都穿著厚重的鋼鐵裝甲,熾熱的蒸汽不時從背後氣閥噴出,在如此低溫中,一下就是一道雪柱。

城內建築成堆分佈,彷彿雨後春筍,而每一簇都十分密集,井井有條,看著讓人舒心,都是用的磚瓦,混凝土,花崗岩等堅硬材質,看著冷肅齊整,有森嚴之感。道路連綿交錯,依著山勢盤曲,來來回回把城市切割出六七個環圈。更有山腹裡許多景象,從外麵看不出,但想必也是很規矩的。

朝北麵看,亡靈之海上有許多鋼鐵巨船往來,冬堡的位置不適合建造港口,但卻能看到長長一列行船不斷駛來,冇入山壁背側,讓人疑心是去了何處。其實是掏空了山體做了一個半封閉的港灣,貨物吞吐量巨大,冬堡苦寒之地,離了海運,絕難如此快速地發展。

這些詳細事物都由瑟拉娜為約納斯一一介紹。

“這座城市建設不過用了十五年光景,一來靠的是你那位先生留下來的圖紙,如何貫通各行各業,如何穿山造屋,機械人工等等,二來也是冬堡人民放下成見,與學院通力合作,得到各位法師的奇蹟之力,這纔能有這樣的速度,慢慢的,這裡已然是比雪漫更勝一籌的天際第一大城。”

約納斯訥訥無言,隻覺得人類氣魄竟然能有如此改天換地的力量,真讓人感慨,有這樣的偉力,還怕前麵有什麼困難的敵不過的呢?

“先生真了不起。”

“那是自然的,你真的已經忘了他?”

“……是。”約納斯心裡竟有一種冇由來的羞愧,先前被各種資訊轟炸,他已經略喪失自己的判斷能力,隻覺得自己丟失記憶實在是一件太遺憾的事情,到現在他才注意到,自己的養母另有打算。

“那你有空了該去找找他。”

“聽聞他已經失蹤數月了。”

“但他畢竟不是死了……先不說這些,他已經預查到你的命運,你既然是龍裔,當然要麵對兩個大敵。”

“兩個大敵?”

“一者是那世界吞噬者奧杜因,二者是遠在索瑟海姆的初代龍裔,就算你躲在家中,遲早也是得去麵對的,既然如此,不如占據主動,你先生為你留了三件東西,有兩件我可以提前交托給你,還有一物,需要你真心決定向死而生時,再來找我。”

約納斯皺皺眉,什麼叫決定向死而生的時候?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