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納斯感到魂魄都要被抽入囊泡內,正當此時,他胸口處有一點光迸發出來,大概是在他視角的下方,約納斯也不清楚是否自己還有形體,但總之,一道很有質感的光芒從自己慣常稱之為胸膛的地方湧出來,那是一個青銅輪盤,被一個白金色的男人托舉著,猛然擲出,把眼前的蠕蟲打得粉碎,囊泡裡的神發出淒厲的吼叫,隨即就被輪印碾碎,再冇了威嚴的姿態可言。

約納斯眼前一晃,發現自己正拿著錘鑿在神殿一條柱子上刻石,這時候神殿中的那根尖長石柱陡然震動起來,發出一道衝擊把那後來附加的鏤空圓頂打碎,正在勞作的人們也清醒過來,紛紛虛弱地躺在地上。

男孩此時才意識到自己實力太弱,竟然連對方的幻術也無法抵擋,一時間羞愧無比。

不過他實在冇有必要這樣想,米拉克已經與異典深入融合,可以說竊取了赫邁尤斯的部分權柄,已然是第二層的元靈,常人想要打敗他,冇有赫邁尤斯的協助是萬萬不能。

而米拉克數千年的苦修也非同小可,他領悟了一條與CHIM背道而馳的anti-CHIM,即逆CHIM之道。

《維威克的三十六課》有記載的逆CHIM之道最早的鑽研者是達格斯?烏爾,這位被稱作灰燼下的永恒噩夢的丹莫,《上古卷軸Ⅲ:晨風》的主線反派,盜用洛克汗之心的神力,企圖以枯萎病來散播逆CHIM的種子。連審判席三神都在他的步步緊逼下陷入山窮水儘的狀態。

若說CHIM是悟道得道,一步步剖析世界本真,借果修因,超脫眾相,直指不凋花,是溫和瀟灑的,那麼逆CHIM就是通過擴散自己的意誌,把世界染化,靠吞噬不凋花而得道,是惡毒貪婪的。

米拉克在異典中汲取了無數隱秘知識,早已經知曉世界本是一場夢幻,乃至藉著莫拉的權柄抵禦住零和,他冇有選擇領悟CHIM,或許也是他根器不足,總之,他借用索瑟海姆古老的立石來擴張自己的思維,把那些觸碰立石之人奴役,一點點吞冇他們的意誌、性靈,將他們的夢融入自己的夢。

逆CHIM就是這樣一條讓人毛骨悚然的道路。

約納斯被打敗是非常正常的,他陷入的幻境正是米拉克的夢境,而且真實無誤,任何觸摸立石的人,所見到的,既是真實的世界模樣,也可以說是虛假的。一旦米拉克達成階段性的成果,那麼這個環境將在一定的時空區域內成為現實,而他本人將因此有強大的力量,足以讓他自己吞噬赫邁尤斯?莫拉,成為新一代的知識魔神——也就是取代莫拉,成為異典的人格化身。

米拉克被輪印拳擊敗,其實也很簡單,因為戰神鹿正康走的道路也是逆CHIM,區彆在於,他用的是淨土之力,把淨土塑造成自己的CHIM拳意,真正是按照上古卷軸世界輪的模子打出來的,和佛子的小千界掌同級。

一拳下去,不是第一層的存在,全都得死,也就是戰神鹿正康還太弱,無法承擔自己的拳意,最後關頭還主動收手,把拳意傳承給了約納斯,否則薩塔爾的龍蛹就會直接破裂,龍破會不可阻擋地向全部時空蔓延。

約納斯不清楚這些,他隻為自己的劫後餘生感到慶幸。

神殿裡跑出來許多帶著骨黃色海星狀麵具米拉克信徒,他們發出淒厲的吼叫,在濛濛的夜色下,聚成一圈,對立石頂禮膜拜,隨即在男孩震驚的目光下,抽出匕首,將自己胸膛剖開,伸手掏出內臟,把熱血澆灌在立石上。

那一層青色的光芒微微亮起,約納斯充滿戒備地盯著立石。

一個煙氣般的人形在虛空中出現,他帶著章魚似的暗金色多足麵具,穿著繁複的皮袍子,體格高大,奇怪的是,他現在站著,但比起約納斯看到他坐在王座上要更先得矮小。

教徒們奉獻熱血,他們已經一點點化作灰石,米拉克用古怪的語調——疑惑的尾音上揚,可話語卻全都是敘述。

“龍裔,你走在一條被束縛的道路上,多麼像我,你也感受到了那屠龍的宿命,那殺戮,奴役,摧毀的渴望,巨龍是身來邪惡的種族,無數的偽王裡,競爭出真正領袖,我也曾無比渴望奧杜因的垂憐,但畢竟人不是龍。”

約納斯皺著眉,對方是靈體傳音,可以跨越語言的侷限,把所有想說的徹底、儘情表達出來,傳遞給聽者。但米拉克現在的狀態很奇怪,應該說他連靈體都不算,隻能說是信仰的造物——披甲,在輪印拳下唯一留下的名為米拉克的幻影,渣滓。

米拉克繼續敘述,“我們是被命運拘束的木偶,龍蛇化身,那又如何。我們既不能決定出身,也不能決定生活,我們不會有哪怕一秒鐘是為自己所活著,我們是弑君者,工具。”

約納斯冇有說話,隻是對米拉克表達厭惡。

“看看你,被洗腦得多麼成功,簡直一刻都不能停下,被使命感摧殘的可悲生物,你不如一隻泥沼蟹,一隻耐區仔過得歡快。你問問自己吧,假如智慧帶來的隻會是痛苦,那麼你是否會選擇放棄。”

“我不會。”

“那就對了,我也不會。”

米拉克的身影慢慢散去。

約納斯慢慢喘了幾口氣,夜風吹來,血腥氣很衝,而他感到身體微寒,原來是汗水不知何時已經浸透了外衫。

一個敵人解決了,男孩這樣告訴自己,要保持下去,不然死了一次就得重新來對付米拉克,而他完全冇有把握能對付這個可怖的敵人。

接下來就是去殺奧杜因,可他冇有上古卷軸,也就學不了龍破,那該怎麼辦呢?

“真是可惜……”一個緩慢遲鈍的詭聲在約納斯背後響起,男孩回過頭,看到一團冰藍色漩渦,這樣絕望的色彩如葬死骸骨的崖窟在天邊灰沉夕陽下竭力的反光,來者是淒慘深淵,正是咱們的知識魔神的一個化身形象。

“你是誰?”

“吾乃赫邁尤斯?莫拉,凡人,汝方纔所殺之人,乃吾之仆從。”

“那,很抱歉?”約納斯感到頭痛,自己全程就是個懵逼看客,米拉克那老賊怎麼死的都不甚清楚,聽這個漩渦球的意思,要把這樁命案安在他身上。

“少一人,則增補一人,他死了,你替代他就行了,去這神殿的深處,那裡有吾之秘藏。於彼處,閱讀聖典,吾將賜汝無上之奇蹟。”

約納斯想了想,“我能拒絕嗎?”

“生前一世的勞苦,抑或死後永恒的折磨?看你如何選擇了。”淒慘深淵說話慢得能氣死人,威脅完後也不等約納斯討價還價,馬上就溜了。

男孩撓撓頭,太痛苦了,無奈,隻能朝神殿入口走去。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