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殿地下很明顯就是個古諾德遺蹟,話說米拉克的信徒們也真是懶,遺蹟都這麼破了也不修葺一下,最過分的是還留著一大堆屍鬼,不知道教徒們是如何不被屍鬼攻擊的,遺蹟裡的陷阱還一大堆,地上有數目巨多的機關踏板,暗箭火油無處不在,擂木滾石家常便飯,約納斯雖然冇有受傷,但也著實感到焦頭爛額。

到遺蹟深處的一個小廳,進門就看到牆上釘著一副龍骨,古樸蒼野的氣質鋪麵而來,左手邊有一麵龍語牆,約納斯看不懂上麵說了什麼,但他能感應到其中藏匿的一個言靈。

輕輕撫摸龍語牆後,言靈從一段龍語詞彙裡衝出,湧入約納斯的身軀。

下一刻,約納斯看到了一頭金色的巨龍,祂對男孩露出哂笑,張口吼道:“Mul!(力量)”

約納斯回過神來,新的言靈,他知道叫什麼了,那是源自靈魂的傳承。

激發龍裔的潛力,駕馭內心的龍性,真正能釋放他吸收的那些龍魂的能量,此乃【龍吼:龍魂覺醒】!

約納斯心中無比渴望這力量,這要將三段龍吼學會,他就有資格與奧杜因硬拚!

男孩嘗試使用第一段龍魂覺醒。

“穆!”

心力沸騰,從靈魂裂穀中噴發,護盾加身,那十六條被他吞噬的龍魂在虛幻的盔甲上遊走咆哮,而今他擁有了十六條巨龍的力氣!甚至比天神下凡的加成更強。

言靈是需要領悟修煉的,就像是功夫,得花時間磨練,約納斯使用天神下凡隻能讓他把奧杜因打得頭昏,若是鹿正康來用,一拳下去,黑龍的腦袋都得掉!但龍魂覺醒就如擰閥門,開閘泄洪,本身是冇有什麼效果的,全看龍裔吸收的龍魂有多少,汲取的龍魂愈多,效力越強。

此刻,約納斯心跳如鼓,壓抑不住激盪的情緒,便一拳打在龍語牆上,一聲震響,他隻感覺把手深入雲氣一樣,略有壓迫感,但其實已經把手臂都穿入石塊裡了,他試著提一提臂膀,龍語牆就如一塊鬆軟糕點,被他的手臂撕成兩半。

這種力量!

男孩放肆大笑,聲音把周圍幾幅豎棺裡的屍鬼驚醒,它們把棺材蓋一把推開,拎著斧錘就要給約納斯一點顏色看看,不等它們說兩句慣常的狠話,男孩一個撲縱好似閃電,徒手就把它們韌如樹乾的肌骨撕開,脖頸一下就能擰轉三百六十度,隻聽哢哢六聲響,屍鬼的腦袋就集體搬家。

“咦?”約納斯發現龍骨下那副棺材其實是一個暗門,通向遺蹟的更深處,他本以為那龍語牆就是赫邁尤斯所說的寶藏,但現在看來,他仍未能接收到最終的饋贈。

一拳頭把門鎖打穿,約納斯合身撞了過去,堅實的鐵板被凹出人形,在劇烈的形變後鏗然破碎。

來到神殿底層,約納斯用燭光術照亮四周,儘頭是一個花苞形的密室,那種鏤空的牆壁又一次出現,包裹住一個寬闊的區域,繁雜的,意味不明的建築形態,那些門框窗框有著橄欖的形態,昏黃的光霧在這裡盤繞,似乎能一眼把整個區域儘收眼底,但其實隻能注意到身前的一小部分,稍稍抬頭環顧,就很容易陷入迷惘的失神狀態。

大殿內有一根圖騰柱塑像,實則是置書柱,在近地麵的斜台上擺放著一本黑暗魔經。

約納斯知道,這就是赫邁尤斯的秘寶了。

閱讀吧,有個聲音如是說,閱讀。

這裡的知識在等待一次閱讀,等待智慧與思維的理解,就像是河流等待大海,高山等待雲嵐,一切非自然的,其實都是自然的,資訊的交融能帶來無邊的和諧——隻需要去閱讀。

約納斯輕輕走到黑暗魔經旁,撫摸其細膩的書封,漂亮而精緻的花紋,給人的感覺很酷,男孩甚是喜歡它的手感,有種類似撫摸女孩掌心的體驗,溫暖而柔軟。

慢慢揭開,書頁是暗黃色的,上麵書寫著扭曲的字元,隨著約納斯的全神貫注,這些字元漸而扭曲,變成他熟悉的帝國語。

“無星之空,清醒之夢

“作者:比利尤斯?菲爾奎司

“那些曾為至上天啟的流星炫白了的眼睛,將永遠看到被此天問引發的些微洞見,就如同真正的思索打磨的思想刀鋒,剩下的隻是庸俗的幻想,企圖將命令強加給那些被諸神忽視的合意,首先……”

約納斯看得入迷,墨綠色的光符一點點纏繞在他身上,化作油滑的觸肢,勒住他的脖頸,在劇烈的窒息感中,約納斯神魂出竅。

下一刻,他來到廣袤的異典空間。

赫邁尤斯?莫拉早已在這裡等待他。

“凡人,米拉克雖然死去,但他留在這裡的數十條巨龍可還在,我需要你將祂們馴服,或者殺死,我的仆人,這是一次公平的交易,吾將賜予汝米拉克的奇蹟,當初吾贈予他的力量,今天也將由汝繼承。”

莫拉數千隻眼睛眨了眨,天穹上落下一道長長的書卷,在約納斯麵前展開,複雜的流動字元上飄著一段龍語,一個極強的言靈在凝視著男孩。

莫拉很是深沉地笑起來,那嗓音就像是一團觸手在攪動祂喉管裡的積年老痰,讓約納斯一陣噁心,“巨龍總是為自己的吼聲沾沾自喜,言語比刀劍更鋒利,哼哼哼,真不錯,但祂們永遠不會知道,吾創造出了比祂們所有龍都強的言靈,【強迫意誌】!”

約納斯乾巴巴地讚美道:“您真行。”

莫拉發出一陣意味不明的嘀咕聲,“若不是……那個人的……你也逃不過……”

“您在說什麼?”

“不,冇什麼,凡人,去接受吾之禮物,然後乖乖地替我把那些在異典上空肆虐的巨龍們解決,就這樣了,不過你要記得,主人的目光永遠在仆人的背後,不要像米拉克那個蠢貨一樣,妄圖脫離吾的枷鎖!”

約納斯冇有嘴硬,重生那麼多次,他早就學乖了,反正自己本就是一個工具,那麼多給一個神打工又算得了什麼?

難道有氣節的工具就不算工具了嗎?

約納斯觸碰書卷。

龐大的言靈直擊他的魂魄。

男孩又看到了他,米拉克,他站在約納斯身前,二人在這樣無聲地交流,連莫拉都不曾注意。

“你還有什麼遺囑?”

米拉克笑了笑,“小子,你知道這個吼聲需要什麼嗎?”

“需要什麼?”

“每次施展這個龍吼,你就會失去一部分靈魂,或者,你用一條巨龍的魂魄代替自己承受損失。”

“真的?那我不用就是了。”

“哈哈哈,不可能的!”米拉克開懷大笑,“這是可以奴役神的力量,你怎麼可能不用呢!”

“什麼?!”

“是啊,連莫拉這個創造者都不會知曉,讓一個凡人染指最深奧的心靈會有怎樣的結果,那個觸鬚臭怪還以我隻想逃離異典,殊不知,我是要把祂吞食啊!就憑這個吼聲,你記住了,世界的本質就在這個吼聲裡,用自己的CHIM取代他人的思維,哪怕是魔神,也不能逃脫!”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