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破造成的無數時間線在賽普汀默示看來就像是一堆模糊的黑白膠片,看似毫無關聯邏輯,但大量底片疊起來看,還是有一些東西的輪廓會格外清晰。

龍蛹當然是一個清晰的物體,包括那九位賽伊克教徒和阿冉,隻不過有六位在一點點淡化。

鹿正康也是一個清晰的物體。

約納斯、奈米迪安、奧杜因。

賽普汀默示凝視著黃銅塔,祂的憤怒竟然再次昇華,已經將對現世的恨意升級成對上古卷軸宇宙根本的痛恨,對唯一神上神的恨,否定其夢境,否定宇宙輪迴,殺死一切意誌,生靈、聖靈、元靈,最終把神上神的夢徹底打破。祂已經不能單純稱為塔,應該說祂是一種現世的真實律法,第一層次的高等存在。

這次的宇宙紀,或許就是最後一次了,賽普汀默示心有慼慼,真是可怕的未來。

但究竟宇宙的終末如何到來?

那位名為鹿正康的異界來客,他能抵禦住零和,升格為塔嗎?

CHIM之道,是極我之道,但個體對全體的影響是真實的,二者並非割裂,在成就不凋花之前,在真正超脫之前,一切個人的形為都會留下尾跡。

CHIM的成就必須得讓個體成為塔,成為世界的支柱,否則就會零和。零和就是一種悖論的結果,CHIM者對世界的影響是很強大的,可以扭轉世界進程,而CHIM的結果是消失在這個世界,也就是不曾存在過,可尾跡卻是真正存在著的——矛盾。

零和便是一次未來向過去發動的清洗,邏輯清洗,並非出自某個存在的主觀意誌:不是神上神要殺了CHIM者,而是CHIM者的自毀。

成為塔,就是為了支撐未來的尾跡。

而一座塔由兩部分組成:塔身、原石。

塔身不一定就是一座塔,原石也不一定是某個實體。

黃銅塔的外形就是一個機器人,原石則是能源核心——洛克汗之心、武夫哈斯之心。

對CHIM者來說,塔身就是自己的神性,而原石則是“愛”,是愛聯通神與人,一種深沉的,超越**的感情,對哲理的深切凝聚,愛世界,愛世人,自己雖然是世界的過客,但不能讓自己的存在傷害世界,愛自己,愛世人,愛世界,把神性鋪灑出去,融入世界根本。

賽普汀默示這裡記錄了許多CHIM,這是許許多多次宇宙紀積攢下來的,每一次輪迴都是在擴展神上神的夢境,使其愈發詳細、精妙。

賽普汀默示細細瀏覽著龍破“相片”,鹿正康能找到自己的原石嗎?

……

賽伊克教眾還在爭辯,而教長短暫地掙脫了陰影之王的幻術,“必須,必須儘快!把那孩子送過去!到未來去!”

“為什麼?我們離成功那麼近了,連一點點耐心都缺乏嗎?”

教長看著一臉崩潰的教徒,焦躁如焚的情緒反倒略略冷靜下來,“有問題,我們出問題了,有某一條時間線的白山冇死,他在影響我們!”

阿冉大吃一驚,“不可能!他怎麼可能跟著我們一起回溯時間那麼多次?!”

教長咧嘴一些,“怎麼不可能,而且你怎麼知道我們真的回溯了時間?”

“我們的傷勢……”

“高明的幻術師甚至可以把過去化作幻象,那個人……不不不,我們慢慢來,對的,慢慢來,小心為上,”教長把雙手伸進兜帽下,瘋狂抓撓自己的臉頰,動作癲狂,可說話的聲音卻還是溫吞吞的,“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阿冉大師,我可能不行了……我們再去對付下一個對手,龍魂應該還夠……阿冉大師,馬格努斯之眼交給你控製……”

阿冉一臉沉著,劈手從教長手裡奪下馬格努斯之杖,嚴陣以待的樣子。

教長繼續喋喋不休,而且說話開始漏風,“我們會勝利的,會勝利,那個男孩他不一樣,天命救主……那個孩子應該就是白山的原石,隻有他能打敗那個人,隻有他能把奈米迪安斬斷……”

阿冉喃喃自語,“原來如此。”

“殺了我,把水晶律法拿去……”教長摘下兜帽,露出一張血淋淋的白骨臉龐,左眼被戳瞎,房水、淚水、血水呼呼流溢,這副慘狀無人關心,畢竟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比這慘的時候多了去了,阿冉隻是傷感,兩外兩位教徒就像是中了定身術似的,僵直不動,也不言語。

水晶塔,教長就是塔身,原石是全體高精靈智慧的聯合體,現在都將由阿冉繼承。

暗精靈法師輕聲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完成使命的。”

教長露出放心的笑容,這位戰友是極為可靠的,現在,擔子交給他是正正好。

不要——

教長隱約聽到有人在呼喊,但他現在已經譫妄甚深,基本失去思考能力,隻有一些近乎本能的行動邏輯,他剜出自己的眉心骨,這是象征智慧的密藏,現在遞給阿冉。

暗精靈的手是暗紫色的。

但這時候,阿冉的手竟然是白皙的。

慘白的手掌攥住這塊棱形的顱骨,下一刻,世界顛倒。

教長看著阿冉變成一個熟悉的人——鹿正康!

陰影之王對他笑了笑,“總算交出來了,你挺厲害。”

真正的阿冉躺在教長腳邊,下身的機械蜘蛛不見,隻有一具殘軀,還瞪著眼睛,不斷說著“不要!”

高明的幻術師,可以把過去扭曲成幻覺。

教長顫抖起來,他用獨眼死死盯著眼前的男人,得到原石的他,在急速變強,統合暗影魔法與黎明魔法,他將是魔法之神!

“你不會得逞,隻要結束龍破,你的存在就會被湮滅。”教長咬牙,他溫吞的聲音逐漸變得狂躁,麵部骨骼钜變,寬而長的吻部一點點凸起,利齒從牙齦裡鑽出來,血液從後腦的血管流淌過來,鋪滿正臉,隨後肌肉與鱗皮急速形成。

鹿正康啞然,“阿卡托什?”

威嚴的審判降臨,“看著吧!你的末日!”

……

約納斯正想趕往晨風,眼前的世界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等光明再現時,他發現自己站在鋪著絨毯的黑色金屬地板上,眼前是一個透光的玻璃舷窗,能看到外麵的深邃太空,遠處,奈米迪安正在與一條黑龍搏鬥。

從遙遠的距離望去,祂們與手上的蘋果差不多大,但實則是星球級彆的體量。

約納斯趕上了戰鬥的尾聲,祂們看著好像勢均力敵,但奈米迪安不出幾招就把黑龍的翅膀撕下,奧杜因發出無聲的悲鳴,約納斯的龍魂與祂共振,聽得清清楚楚。

在祂們的戰場一角,有一顆破碎的球體,那是奈恩。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