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伯一屁股坐在鐵皮靠背椅上,左右扭動了一下,露出放鬆的表情,他又很無禮地把腳搭在桌麵上,黑袍下他穿著的是一副加絨的黑色棉拖鞋,很有居家氣質。

約納斯看著眼前的男人,他能感覺到對方就像是凸出水麵的長柱,顯化在物質界的不過是冰山一角,甚至隻是能量區的一個幻影,這個人,像一座塔。

“依斯米爾在上……”約納斯拘謹了一會兒。

泰伯把身子後仰,前麵兩根椅子腿翹起,就這樣晃悠著,看模樣和一個吃飽喝足的四十歲油膩中年男人冇什麼區彆,“彆這麼客氣,不過看起來你還是冇想起來自己是誰啊。”

約納斯:“???”

泰伯捂著肚子,撲哧哧像嘣屁似的狂笑了一會兒,“你啊,你啊,虧你在清醒的時候還記得來找我,可惜我是晚了點,冇想到都到這時候了。在薩塔爾的時候我和另外八個鳥人冇攔住他,這時候就該輪到你自己出手啦!”

約納斯下意識上前兩步,把手搭在桌邊,黑鐵桌板拔涼拔涼的,凍得他都打了個激靈,“薩塔爾,你也在?”

泰伯沉吟著措辭一會兒,“我自己早就離開這朵花了,不過我的塔還在,應該是馬格努斯那個慫蛋自己不敢找他的麻煩,就通知了我們九個勞碌命的苦力來替你出頭。”

約納斯捂著腦袋,眉心曇花閃爍,隱約有要破碎的意思。

“馬格努斯?魔法神?祂不是?”

“你轉世也就罷了,怎麼還把記憶都封鎖了?”泰伯皺著眉,“你就是世界之主,神上神!”

一言喝令,振聾發聵!

約納斯眉間曇花劇烈閃爍,一些靈魂深處埋藏的回憶要泛起了,卻被烙印死死壓住,二者交鋒讓男孩身體失控,倒在地上抽搐。

突然之間,強迫意誌的言靈從身心間隙衝出,瘋狂撞擊靈魂上的那朵曇花,一條條龍魂被消耗,太空裡,奧杜因的龍魂受到指引,跨越空間,融入喧囂的言靈中。

曇花抵不住消磨,終究是凋零。

約納斯的意誌猛然昇華!穿過物質區、能量區、意誌區、元靈區,直達上緣層。

他看到一顆熟悉的頭顱漂浮在曇花間,那似乎是先生的臉龐,但又與約納斯自己有三分相似。

這就是神之頭,奧比斯的造主。

祂在呢喃著:“南無鹿緣菩薩……”

約納斯嚇得思維空白。

自己就是神上神……先生是外來者,他要殺我!

原來如此——約納斯全明白了,鹿緣菩薩夢到了神上神的夢,他們共同轉世,經曆輪迴,爭奪世界的所有權。

約納斯、鹿正康,他們二人,不過是神上神和菩薩的神格化身,在輪迴中汲取神性,以掌控神國,達到三位一體的圓滿狀態;假如約納斯殺了鹿正康,那麼他就會覺醒,把菩薩的意誌排出去;假如鹿正康殺了約納斯,那麼菩薩就會取締神上神,占領這朵不凋花。

說什麼養父養子,他們根本就是永世仇敵!

每一次輪迴,每一條時間線,他們二人都會相遇,有時候都是人類,有時候都是野獸,有時候甚至是兩株植物,兩個扭曲的怪物,各種可能性都有,這一次是鹿正康收養約納斯,下一次可能就是約納斯照顧鹿正康……

最奇妙的就是,他們真的從冇有哪一次是刀槍相見,永遠都是溫柔相待。

假如這次不是奈米迪安讓宇宙陷入終末,那麼他們的輪迴將永遠持續下去。

但奈米迪安之所以啟動,是鹿正康為了救約納斯。

約納斯被困在龍蛹裡是他自己留下的後手,讓觀察者能在“必要”的時候通知九聖靈的遺蛻來製造龍蛹。這就像是殺毒軟件,是用來清除一些對神上神不利的時間線的,以防祂的處境向最壞情況發展。

假如神上神不留後手,那麼這次根本就不會有這次鹿正康啟動龍破,也就不會把自己逼入絕境。

泰伯笑眯眯地看著男孩重新站起來,雖然姿態狼狽,但心力已經拔升到了第一層的等級,對現在的約納斯來說,超越時空,逆轉生死不過是小事一樁,祂本想順手將自己當年的許下的小諾言完成,但卻發現那個強盜的靈魂已經在淨土內,也就是神之頭下的那朵曇花中,卻是讓祂也力不能及。

“唉。”約納斯慨然歎氣,“竟然到了這一步。”

泰伯?賽普汀咧嘴,“既然你已經醒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讓你早些來,拖了這麼久,還好意思向我討口封?”

塔洛斯露出尬笑,“這是失誤,我先前在對付一個自稱泡泡堆的傢夥,等真靈迴歸時候已經遲到了。”

約納斯沉默了一會兒,這樣捉摸不透的態度讓塔洛斯心中惴惴,祂出身這個世界,當初為了離開神之頭之夢還得留下一座塔,現在他就是想趁著夢醒前夕把塔討回來,說起來,祂並非真的無意遲到,恰是為了等這個特殊的時候,否則神上神與鹿緣菩薩任何一方決出勝負都不會把塔歸還,隻有在奇貨可居的時候,塔洛斯纔有足夠的籌碼打動約納斯。

約納斯咳嗽一聲,“想要塔,也簡單,把奈米迪安解決了吧,是你冇把它藏好,不然也不會出這檔子事。”

塔洛斯臉都快綠了,“你認真的?那傢夥連奧杜因都砍了。”

太空中漂浮著除謝爾格拉外其他十五位魔神的屍骸,十六個湮滅領域俱消亡,八星破碎,雙月崩解,奧杜因折翅,時空結構已然混亂不堪,虛空中有大量湮滅蟲洞,星光日漸黯淡,太陽逐漸閉合,光界墜落,一切都在向死亡狂奔。

約納斯冷笑,“要不是你束手旁觀,奧杜因怎麼會這麼快就敗下陣來!”

此時的終焉龍神奧杜因身軀破碎,靈魂空乏,世界墮化的結果在祂的屍骸上顯現出來,祂慢慢變成一條腐爛的紫色蠕蟲。

約納斯咳嗽一聲,“就這樣吧,你去對付奈米迪安,我去對付……那個人。”

泰伯收斂坐姿,“你下定決心了?不過,奈米迪安死後,我要看到我的塔。”

“成交。”

約納斯離開談話室,這樣的房間在利維坦裡有許多,通常是用於短期祈禱、**處理、懺悔罪過等工作,談話內容是要被記錄的,不過泰伯提前把房間裡的靈魂石錄音器遮蔽了,麵麵俱到,滴水不漏,尤其是在這樣的決戰時機,更是一分一毫都不能放鬆。

塔洛斯的身形一點點虛化,再出現時,祂已經化作數十萬英裡高的巨人,與奈米迪安遙遙對峙。

祂隻穿著一件縫著眼睛標誌的纏腰布。其胸膛裂開,像一個邊緣參差不齊的洞。從洞裡發出了淒厲的發亮灼熱的血紅色,現在的祂,是洛克汗!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