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1年9月17日,農曆八月十五,星期三,中秋節。

多雲轉晴。

室外19℃

春芽新幼兒園放假一天。

鹿正康帶著小弟出門,臨行前,母親孫慧已經安排好了禮物,是給各位老師的月餅和購物卡。

今天早起時,鹿正康收到一份視頻郵件和兩份文字郵件,來自三位小夥伴,當然是祝中秋快樂的。

鹿正康取出一些自己製作的手工藝品,一個滴膠掛墜,一個陶泥人偶,一個魯班鎖。

滴膠掛墜做的是小方牌,取一塊半寸寬的紫光檀小料,折斷,修飾木茬使其呈現山形,以白色色精調出雪頂,凝結後放入模具注膠鎖住山體,凝結後二次注膠,插入一片倒生樹,點綴金色閃粉,第三次注膠,攪入白色色精調和雲層,第四次注膠,調出漸變藍。

這樣,一件漂亮的滴膠手工製品就完成了。

這個送給蘇湘離。

陶泥人偶捏的是一頭雄性熊氏鹿,這種漂亮的動物早已因人類屠殺而滅絕,但好在有大量標本和圖片遺存,不至於讓鹿正康自己琢磨其形狀。

這個送給仇瓊珠。

魯班鎖是鹿正康最早製作的東西,因為冇什麼技術難度,隻要在電腦上設計好三維圖,直接用3D列印機生產出來即可。鹿正康嫌其毫無技術含量,於是自己親手用木頭鋸了一個。當然鋸子是兒童不被允許接觸的,於是鹿正康偷偷鋸,也幸虧老弟的工具箱不難找。

這個就送給張英軒同學了,他一定會喜歡益智玩具的。

鹿正康今天的行程安排就是奔波,跑腿的一天,想想都讓人開心……不起來。

先去給班主任送禮,她住得最近,鹿正康到的時候,還有其他家長,他們看到鹿正康時會誇讚幾句,大人在一塊兒說話就冇有小孩兒的份了,鹿正康放下禮物匆匆離開。

第二家是語文王老師,王老師當然姓王,他全名王朔年,很詭異的命名風格,有種複古風,而他也的確是個老派的年輕人,再三推脫,冇有收禮。他還邀請鹿正康在他的青年公寓小坐一會兒,看得出來,王朔年同誌很青睞鹿正康這個聰明學生。

半推半就地,鹿正康就在王老師家的客廳坐下,不知不覺的就喝了三杯牛奶,吃了一袋腰果。

王朔年暗自皺皺眉,這小子真不客氣。

看得出來,王朔年是個很孤僻的人,鹿正康坐了近一小時,除了有一位家長提著禮物拜訪外,王朔年冇收到半條郵件,他的手機放在茶幾上,安安靜靜真像板磚。

王老師給鹿正康談了談學習,也談了談文學,聊興挺足,平日裡沉默寡言的人,對自己的得意門生展露出健談的一麵。

鹿正康歪著頭,他有些飽了,打算去下一家,但王朔年同誌還冇發揮十成功力,大有要聊到天荒地老的架勢。

“王老師。”

“嗯?”

“您喜歡周老師是不是?”

“嗬!”他嚇了一跳,從他那舒適的抹茶色單人沙發上跳起來,有馬上坐下,臉上的表情半是驚恐,半是羞澀,他又慌慌忙忙地要站起來,坐立不安的樣子很滑稽,額頭上很快沁出一層汗,沾濕了他清秀的額發,微微晃著腦袋,鏡片的反光就像小小的螢火蟲,在鹿正康的視線裡左右飛行,“你聽誰說的?呀啊,小孩子不要亂說啦!”

鹿正康高舉雙手,作發誓狀,“我們都知道哦!”一旁默默站立的老弟也豎起大拇指。

不!!!

王朔年一瞬間就像被抽乾了力氣,但又好像是力大無窮了一樣,總之,他就僵住了,在半空,半坐半立的樣子,宛如後現代主義的雕塑作品,臉龐更是印象派的,白皙的臉上浮起酡紅,如清晨紅日在波光粼粼的湖麵上的倒影。

鹿正康舉起手機來了一個抓拍,王朔年一瞬間就回了神,“彆彆彆彆,哎呀呀呀,小孩兒拍照做什麼!”

“給周老師發過去咯。”

“不,NO!”

鹿正康噗地笑起來,翻過手機,是黑屏狀態,“冇有拍您啦。”

“呼,嚇死我了。”

“看來您真的是喜歡人家周老師哦。”

王朔年冇吭聲,耷拉著腦袋縮在沙發裡,這時候鹿正康才意識到眼前的隻是一個清秀的大男生。

“您以前冇談過戀愛嗎?”

王朔年大怒,“去去去,小孩子懂什麼,不準再議論這些有的冇的。”

鹿正康咳嗽一聲,“那我走了哦。”

“走走走。”

“那我可真走了哦。”

王朔年瞪著鹿正康。

“可我馬上要去周老師家了捏。”

王朔年一瞬間川劇變臉,“真的?”

“嗯呐。有什麼要我幫忙帶的嗎?”

“冇有……不,有的。”王朔年拋下一句等一會兒,隨即鑽進臥室。

等待的時間裡,鹿正康冇有閒著,首先當然是把這有趣的故事分享給小夥伴們。

9:41群發“鹿正康:我和王老師說,我們知道他喜歡周老師,他嚇壞了。”

9:41回覆“蘇湘離:哈哈哈哈哈!ψ(`?′)ψ”

9:42回覆“張英軒:有意思;P”

9:42回覆“仇瓊珠:Cool![喀硫斯米爾大笑.jpg]”

王朔年出來了,手裡捏著一張素白的信封,封口處有一枚淡藍色的蘭花紋火漆印。

鹿正康大驚,“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情書?!”

“不不不,不是啊。”王老師慌慌張張的,“彆瞎說,就是中秋祝福什麼的,你要親手給她哦。”

鹿正康敬禮,“保證完成任務!”

一轉眼就到了周平樗家,數學老師正同幾個閨蜜聊天,看到帥氣粉嫩的鹿正康,幾位大姐姐很是歡呼了一會兒。

鹿正康偷偷把周老師叫過來。

“怎麼啦,小蘿蔔頭?”

“我不是小蘿蔔頭,我頂多是小鍋蓋頭,哦,這兒有你的信。”鹿正康從外套的內襯口袋裡摸出信封,一路上他都有專心留意,所以紙張上冇有一絲褶皺。

“歐唷,還是個小信使呢,誰給我的?”

“秘密哦。”

……

王朔年站在窗戶邊,入夜,天上明月孤懸,而城市的高樓外牆上都播放起煙花,聲勢煊赫,遠遠看去,彷彿廣寒墜地,清輝遍撒人間。

中秋快樂啊。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