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讓蘇湘離寫檢討,咱們充滿人道主義關懷精神的鹿正康同學替她把剩下的麪條吃完了,並大力讚揚‘煮’的恩惠與美味。

轉眼到週末,張英軒被周平拉著去新區中心圖書館寫作業,鹿正康與蘇湘離二人領著機器人坐膠囊列車去落山新區,比較有趣的是,列車通報目的地時把落山新區說成了羅山新區,同車有箇中年男人聽到後給交通局打了個投訴電話過去。

臨海區和落山區隔出老遠,兩地氣候都不甚相同,明顯是這裡暖和些,上午十點半的天,半陰半晴,雲層被高空勁風吹成破棉被似的,一綹綹分明清楚,邊緣被大太陽曬得晃眼。

蘇湘離見鹿正康仰頭髮呆,也跟著抬頭看,“雲有什麼好看的嘛。”

“你看它們像不像棉被?”

“不過雲是水汽欸。”

“哦,曬得熱熱的水汽能當被子蓋嗎?”

“不知道,但我想試試看,聽起來好有趣哦,不會是像蒸包子一樣吧?”

鹿正康順著蘇湘離的腦迴路思考了一下,發現確實有可能,高空氣溫低,雲朵又是白色的,不怎麼吸熱,要是到了地上,形成這樣的雲氣,必然會很燙的。

到時候就不是蓋被子,而是給自己上刑來了。

“你真掃興欸。”鹿正康嫌棄。

蘇湘離大怒,“這叫公民的科學素養!”

此時,一位路過的不知名治安機器人為蘇湘離點讚。

“謝謝謝謝,嘿嘿。”小姑娘傻樂了一會兒。

鹿正康搖搖頭,牽著她的小爪爪,“走啦,坐公交。”

一路跟著衛星地圖導航,轉車三趟,步行數百米,眼看周圍景色越來越奇怪,高樓倒還是高樓,但都是老舊陳破,見慣了貼滿玻璃屏的樓,突然再看到這樣石灰漿刷的屋舍,難免有種穿越時空的不協調感。就像是看到一麵鏡子裡鑲嵌的石礫,甚是突兀。

這裡是城中村,名義上還是城市,但其實是社信一級人員聚集的區域,同鹿雪鋒的狀態又不同了,他們是有房產證的,房子也冇被劃進農區,所以能留在城裡,隻不過尋不到工作,隻能連結成一個個社區,過著封閉又自足的生活。

進了這裡後,街上人來人往,風貌大為不同,幾乎都是老頭老太在鍛鍊閒逛,也有遛鳥下棋,飲水歎茶的,悠然樸素,且冇有半個機器人在此往來穿梭,叫人驚奇,正就是時光倒流一般。

其實這兒算是個老人國,基本逗留的是不願去養老院,又冇個子女贍養的長輩人,甚至連路邊行道樹也都是老貨了,鬱鬱蔥蔥,樹冠蓋下大片濃蔭,地上放著躺椅和桌凳,想來是乘涼的好所在。

“這裡真的有影像出租室嗎?”蘇湘離撓頭,她顛顛地跑到一個打太極的大爺身前問路。

老頭那歲數一看就是**十了,耳朵絕對是不好使,而且也冇戴助聽器,怕不是在腰上點一圈鞭炮都能充耳不聞。

老大爺眯著眼睛,猛地一抬腿,都說人老不以筋骨為能,可他這一下子腳掌都提到頭頂了,迅如閃電,屬實能嚇死兩三個旁觀路人。

蘇湘離一屁墩就坐倒下去,她是真的有些懵,那老頭一抬腿,她就覺著一股勁風從麵前襲過,再看人家老頭在那邊金雞獨立的,支撐腿細得似麻稈,一條功夫褲晃盪著就像在哆嗦,這要是他站不穩摔倒了,真能出人命。

鹿正康跑過來扶起蘇湘離,他已經問出了影像店的位置,現在要做的就是離這位老高人遠些,彆影響人家發功了……

走出去幾十步,小姑娘驚魂未定,“真的有武林高手啊!我以為爺爺是騙我的。”

“那不算武林高手,那就是個太極老頭。”鹿正康比劃,“武林高手是能飛簷走壁,蹲下就是迴旋踢那種。”

“咦,你怎麼知道?”

武俠劇什麼的,還真不是鹿正康現在能接觸到的,哪都屬於“史料”了,他知道老弟和百羊洋真跟著,不能說一些什麼偷看這類的屁話,他便作怪道:“因為我就是武林高手,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嘿!”

“咦,你聽好老的歌哦,笨死了。”蘇湘離皺皺眉,鹿正康唱的這個是她爺爺喜歡的歌。

鹿正康撇嘴,心想著這在我前世,當年也算是紅遍大江南北的熱歌了,“這叫情懷,懂不懂?”

“嗬嗬。”

小鹿同學被一聲嗬嗬諷刺得畫風都變了,大太陽下走起道兒來彷彿一個失魂鬼,他心裡是滿腹的愁緒,這個情懷呐,就像緣分,懂的人都懂,不懂的人,也懶得同其解釋了,那種微妙的感覺就像人群中三百次回眸換來一次四目相對,小心臟觸電似的砰砰跳。

就像鹿正康現在走進那家藏在居民樓拐角的小破音像店一樣,臟兮兮的瓷磚地板,逼仄的房間,貨架上堆砌著唱片和碟片,櫃檯後穿汗衫的肥嘟嘟的老闆剝著鬆子,喝著功能飲料,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一瞬不瞬的,背景音樂放出來。

“傍晚六點下班,換掉藥廠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幾瓶啤酒……”

鹿正康真的就像是被一道無形中發來的霹靂打中了,從天靈蓋麻出一大片,往下順著脊椎,叫他渾身都哆嗦起來。

這歌是他聽過的,也正是太爺爺最喜歡的歌。

《殺死那個石家莊人》

唉,緣分就是這麼個緣分的嘛!鹿正康大大驚歎,自己真是遲鈍了,這歌是他大學一位室友常聽的,那是位豪放又悶騷的東北哥們,感慨此曲道儘東北在新中國成立後的興衰,從共和國的長子,到被遺忘的粗野蠻地,無數血淚的故事,奔流東去了。

“老闆!”鹿正康仰著脖子招呼了一聲。

那汗衫的油膩胖子把頭轉過來,可一對兒眼睛還死死釘在螢幕上,活脫脫一個網癮中年的模樣,他眼睛本來就不大,因為肥胖眼瞼厚重,所以看著更是有些可憐,倒是睫毛很長,老闆用餘光看見機器人,罵了一句“滾蛋!機器出去,人可以留下!”

正義夥伴蘇湘離聽了氣憤,剛打算挺身而出,鹿正康就把老弟和百羊洋真支使出去了。

老闆的麵色平靜下來,又複仰躺,喝了一口飲料,倦怠地問道:“小屁孩來乾嘛啊?”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