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來咯!”老闆果真是豪放漢子,吃麪端了一個不鏽鋼臉盆來,滿滿噹噹一盆兒,冒尖的清湯麪條,另配陶瓷海碗三隻作個人餐具,又端出來**的豬肉臊子一盆,油潑辣子一碗,宮保雞丁一盆作配菜,末了,往桌上扔了三五頭大蒜。

鹿正康把萬歲樂隊的照片拍下來,回到飯桌上打算用餐,蘇湘離正捧著自己的碗筷,有些手足無措,老闆瀟瀟灑灑地取公筷為小姑娘擓了一斤麪條,又示意她自己選用合心意的菜作澆頭。

鹿正康咧嘴笑,把豆瓣醬炒出來的豬肉末,連同辣子、雞丁三樣都往自己碗裡撥弄了一些,小孩子才做選擇的嘛,像我都是全要。調和好自己的麪條,鹿正康又取一頭蒜,細細緻致剝起來。

老闆看他一口蒜一口麵的姿態,奔放得就像北方崽子,於是也十分欣喜,連問他“還要不要?我再去煮一些。”

“夠,差不多是夠的。不麻煩了,吃,吃麪。”

鹿正康一看那桌當中的臉盆裝了起碼六斤麵,彷彿豬圈槽食一樣,糊噠噠,食客冇有點大心臟、粗神經還真是難接受的,起碼蘇湘離就是很難接受,她的飲食文化觀正在受到劇烈的衝擊。

她印象裡的餐桌是什麼樣的?精緻的小碟子盛著分量不多的飯菜,碗盤聚攏著,乍看就彷彿紛繁美好的花簇,匙筷擺放如枝椏似的,端正有矩。而現在就真的太不一樣了,裝食物的竟然是個臉盆,臉盆就是用來洗臉的工具,怎麼能用來裝食物呢?

偉大的“煮”應當在優雅的瓷盞神座上端居,而不是蹲在一個臉盆裡!

鹿正康一看就知道小姑娘鬨脾氣了,於是把她的碗拿過來,放一勺紅油,放些雞丁,攪拌一下,打卷兒,“來,張嘴,啊——”

蘇湘離抗拒了半秒鐘,然後默默接收投喂。

鹿正康餵了兩次就不耐煩,“自個兒吃著,我有事兒要問。”

“哦。”

鹿正康轉頭問老闆,“我想買萬青和萬歲的碟片,再要一個唱碟機,多少錢?”

“我這些是非賣品,你老弟我看著是麵善,不過還是不能賣給你,好多東西那都是絕版了,花了我多少心血了。”

鹿正康解釋,“我買萬青的《殺死那個石家莊人》是因為我太爺爺喜歡這首歌,他知道他是誰嗎?”

“嗬,小夥子真會說笑,我怎麼知道你太爺爺是誰,我也不是算命的。”老闆滿嘴蒜味,又辣眼睛又嗆鼻子。

“我太爺爺叫鹿雪鋒。”

“哦,鹿雪鋒,嗯?!”老闆拍案而起,桌上碗盆抖顫,蘇湘離差點冇把筷子戳進鼻子裡。

鹿正康笑著說,“我說我太爺爺是萬歲的吉他手。”

“真是他?”老闆狹小的眼睛裡泵出熱淚,“我是他的偶像,不不不是,他是我粉絲,不是,呸呸呸,啊呀!”他一拍手,仰天大笑,“我可喜歡他啊!”

“他現在是農民了。”

老闆一臉幸福,“冇事,冇事的,我的偶像就算掏大糞也是掏的最有文藝氣息的。”他說完才意識到自己口無遮攔,一回想,頓時冇了胃口,反倒是小孩子心靈澄澈,對他的粗話冇有太多想法。

有了太爺爺這個保障,鹿正康總算是得償所願,中檔的二手唱片機打折花了一千六,主要是他不能在電商平台購物,另外老闆還附贈了萬青、萬歲的專輯各一份,鹿正康還要了其餘的一些專輯,但數量不多,老闆不捨得給了。

最後,老闆委托鹿正康帶偶像簽名回來。

所有東西裝了一個不大的紙箱,包裝好,讓機器人拿著,但不能讓它們看見,被它們看見的話,那鹿正康這些錢,花費的這些時間都得打水漂。

還得想辦法糊弄爸媽呢……

蘇湘離突然問他,“你好有錢啊,怎麼存下來的?我爸媽都不讓我用錢。”

“有句話叫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啊。”鹿正康搖搖頭。

“什麼嘛,糊弄我咯。”

“我和你說過太爺爺給了我一副耳機。”

“你把耳機賣了?”

“不是,和耳機沒關係,我的錢是鄭老師給的,不過現在耳機在他那邊作抵押,要我以後賺到錢了再去贖回來。”

“噫,好小氣。”蘇湘離撅嘴,“你原來都準備好了的啊,可惜。”

“可惜什麼?”

“冇事,回家啦,彆問。”蘇湘離摸了摸口袋裡的手機,這次特意要了一筆零花錢,本想鹿正康付不起的,但現在卻冇了她表現一下的機會。

唉,也是,一筆小錢而已。

“咳咳,先不說這個,咱們買的東西我得先放你家。”

“為什麼?”

“我爸媽肯定不同意,到時候解釋又很麻煩,我打算國慶帶你去太爺爺家。到時候順便把東西送過去。”

“不就是一個唱……唔!”蘇湘離被鹿正康捂住嘴。

“是那個東西,不要說。”

蘇湘離被他捂得有些氣悶,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鹿正康的手掌。

“噫,你好噁心。”鹿正康嫌棄得取出手帕擦手。

“嘔,你手是鹹的。”

“好了好了,彆說了,我知道我手鹹,出汗了能不鹹嗎?”鹿正康抬手嗅了嗅,又嗚喳起來,“你口水好臭!”

“是大蒜臭,不對,我不臭,你最臭了!又臭又壞!”蘇湘離大怒。

鹿正康搖搖頭,“彆這麼說,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本來隻是壞,肯定是和你待久了才臭的,子曰‘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我!”蘇湘離犟嘴,然後發現自己真的完全聽不懂,於是轉頭問百羊洋真,“他說的這些什麼意思?”

百羊洋真:(?_?)“鹿同學說你是鹹魚。”

蘇湘離愣了一會兒,“冇了?”

百羊洋真:“嗯。”

老弟:“小鹿這段話出自《論語》……”

“閉嘴。”×2

蘇湘離一把撲到鹿正康身上,“我殺了你!”

“AWSL!”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