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飛起一腳。

接下來一個星期,科學課來了一個代課老師。

冇錯,那個假扮標本的就是邵湛晴。

這麼大的人了,還做這麼幼稚的事情,鹿正康都不知道這個傻子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這麼丟人的事情當然冇有透露給任何人,鹿正康一腳下去,邵湛晴隻能吃了這個啞巴虧,默默向行政處提交了假條。

最煩惱的是,鹿正康這一腳把邵老師這個工具人踢進醫院後,建模的工作似乎就隻能鹿正康自己乾了,雖然有專業機器幫助,這個任務本身是不難,但很煩,且量很大。

最恐怖的是,時間挺緊張的,邵湛晴至少得在醫院躺一個禮拜,而參賽作品最晚提交日期是八天後,3D列印這麼大的模型至少得二十小時往上,而塗裝又得一兩小時。

真的勉強要等邵湛晴出院來親自建模的話,很可能就得上演那種“主角總是最後一秒出場”的戲碼,鹿正康不喜歡這樣,他總是喜歡提前做好準備。

所以為了避免時間上的尷尬,歸根結底,這些活兒隻能鹿正康自己乾。

他預感自己可能又得獻祭髮量了。

你媽的,為什麼!我年輕美麗的秀髮啊!

花了八百悟性點學了一個3D建模技能,鹿正康又經曆了漫長痛苦的一萬小時,當初說好不再學,冇想到世事無常,他還是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新成就解鎖了。

【成就:虛擬雕刻師(稀有)】:您熟諳了基於實用的3D列印機數據建模技術,哪怕以後混得不好,也能憑藉這個一技之長討口飯吃。

效果:線性思維略有成長,眼球運動速度略有提高,手腕靈活度略有提高,髮量略有減少。

鹿正康捂臉,無聲痛哭。

從今天起,他打算留長髮,這樣以後地中海了,也能靠地方支援中央。順便如果有效的話,他打算學一個頭髮護理技能。

假如學建模的過程還冇有讓鹿正康感到徹底的痛苦的話,那麼當他接收到邵老師留下來的數據磁盤後,發現建模任務已經完成時,他才感到徹底的悲哀。

我的頭髮,你們死得好慘!

鹿正康用悲憤的心情瀏覽了邵湛晴的工作成果,發現質量一般,用他自己專業的眼光看,這個建模錯誤挺多的,而且有敷衍的內容,大量內部細節被省略了,這是節約時間的好辦法,也是節省腦力的好辦法,邵湛晴不是方案的提出者,他冇法想象那些精妙的細節,但鹿正康能。

這個工作,其實在一開始,就得交給他自己完成的。

所以區區頭髮這種東西,一開始就是不得不被捨棄的,因為這就是……

鹿正康一臉幸福地擦乾眼淚,“這就是大佬的宿命啊!”

大佬鹿正康又度過了一個不眠夜,然後是第二個不眠夜,第三個不眠夜。

連續三天熬夜爆肝,他在課堂上多次睡覺,然後被罰站,站著睡也不是不可以,然後他就被邀請去喝茶。

陪他喝茶的還有蘇湘離。

這個倔強的小姑娘還是不喜歡英語老師,她的成績在自己的精心控製下,不斷下降,把李老師嚇壞了。

於是鹿正康在辦公室見到了蘇湘離的母親。

蘇媽媽與鹿正康想象中的那種慵懶貴婦人不同,他本以為一個對自家小孩疏於管教的母親會是矯揉造作而目中無人的,但蘇湘離的母親卻是文靜嫻雅的,就像英語老師一樣,蘇湘離低著頭不去看自己的母親,甚至離得有些遠。

鹿正康心想著,難道蘇湘離討厭母親,所以才討厭與蘇媽媽氣質相像的英語老師?

班主任的辦公桌裡英語老師的辦公桌隔了兩張桌子那麼遠,鹿正康與蘇湘離就像兩個在樹林中漫步的小鼠,彼此難以看清,隻能看見那些比“樹木”還高的大人們,這種身不由己的恐懼,是成年後的人們難以再回顧的。

鹿正康就在班主任的桌前老老實實站著,他不為自己狡辯,因為老師們想聽的不是狡辯,他們想要的是承諾。

比如“作業一定在放學前交上”、“下次絕對不會了”、“下次考試肯定上九十”這樣的話。

哪怕,這些很多時候也不過是謊言,狡辯的另一種形式罷了,用老師的話來說,“一種態度”。

學習態度。

蘇媽媽的聲音遠遠傳來,穿過辦公桌隔板的阻擋,在四壁迴盪,鹿正康敏銳的聽覺能察覺到聲音反彈的延遲,細碎的迴音,就像無數人在說同樣的話。還有李老師的話,她們真的好像,連說話的語氣都差不多。

“鹿正康,我知道你很聰明,不過這不代表你可以不上課,上課睡覺不隻是影響你自己的學習,也是在對周圍同學的學習的一個乾擾……”

班主任的教訓很快結束,這個老女人其實也是打心底喜歡鹿正康這樣的聰明崽子,連語氣都是很溫和的。

“是,老師,下次絕對不睡了。”

“好了,你走吧。”

鹿正康回到教室,過了一會兒,上課鈴想起,蘇湘離還是冇有回來,一節數學課上了一半,小姑娘推開門進來,她乖乖說了一聲報告,低著頭,麵無表情的樣子。

她回到座位,與鹿正康中間隔了一整個教室,他隻能遙遙地張望,蘇湘離她冇有流淚,冇有哭,這就很好。

下課後,鹿正康第一時間跑到小姑娘身邊。

蘇湘離皺著眉說,“我得學舞蹈了。”

“為什麼?”鹿正康與一旁的張英軒都很好奇,周平不動聲色地把頭湊過來。

“成績太差,得學特長,以後就得當特長生了。”

鹿正康感到很荒誕,這就是大人們的想法?讓一個全科優秀,隻有英語是良好——還是故意減分——的尖子生,去當特長生,而不是想辦法解決她的成績下滑問題。

就像是一輛跑車,隻是車前蓋臟了,就焊了一塊鋼板上去,而不是去洗車。

特長生難道就是萬金油嗎?就是什麼治本良藥嗎?

鹿正康突然對蘇湘離感同身受,那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不同於為孩子強製安排道路,蘇湘離父母的可惡在於她一切的叛逆都不過是冇有意義的,永遠有無數備用方案來達成既定的目標。

一種全新的社會生態在鹿正康眼前冉冉升起,不對,這是早就存在了的,隻不過鹿正康一直以來都視而不見,就像那個藏在顯示屏後的巨人。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