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7年1月24日,臘月二十,寒假第二天。

半個月前,領到工資的那天,母親孫慧正式辭職,早在一個月前她就被查出有孕,也就是說,他們夫妻倆總算意見統一,決定生二胎。

這些倒暫時和鹿正康冇有關係,他迫不及待來到太爺爺家,第一時間就與鹿雪鋒對峙。

“太爺爺,你不是說要考社信嗎?為什麼說話不算數?”

鹿雪鋒揪了揪鹿正康的小臉蛋,“太爺的事兒彆管。”

“不行,我今天必須管。太爺爺要是社信二級了就能進城住了,到時候來我們家,我每天都能和太爺爺說話。”

鹿雪鋒斜睨著一旁的孫慧,他繃著臉,“我還冇老到要人照顧的時候,你彆給小孩子說那些。”

孫慧侷促地笑著,“阿爺,康康也是一片好心,童言無忌,您彆當真。”

鹿雪鋒漲紅了臉,“你們以為我是自暴自棄,以為我……”他不說話了,僵住了。

太爺爺的怒火來得快,走得也快,屬於老年人氣勢不足的激憤,當他生氣的時候,乾枯的臉皮幾乎被充血的肌肉填充起來,青筋暴露出來,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泵到顱腔,讓人疑心下一秒就能聽到嘣的一聲,那是他腦血管爆裂的幻聽。

孫慧慌張地捂著鹿正康的嘴,生怕他再說一些氣人的話。

鹿雪鋒擺擺手,“你回吧,我帶著孩子。”

孫慧侷促不安,“阿爺,我辭職了,現在準備生二胎。”

鹿雪鋒呢喃了一下,“二胎,二胎,好,到時候來我這裡調養,城裡麵輻射多,這樣,你這個寒假就住這兒,客房有兩個,到時候還有一個人可能會來住兩天,讓他去閣樓就行。”

……

鹿雪鋒領著鹿正康去釣魚。

當初鹿正康幻想在湖泊上泛舟,這回成真了,鹿雪鋒向管理湖泊的鄰居借了一艘小木船,就是那種手工製作的,挫挫的,原始氣息濃厚的舢板船。

鹿雪鋒問小重孫,“古詩詞會不會?念一首聽聽看。”

“好。太爺爺想聽哪首?”

鹿雪鋒臉上笑容輕鬆,他望向水波不興的淺綠色湖麵,遠方包圍著死寂深沉的大片農田,他感到無比的寧靜,一種讓年輕人感到不適應的寧靜,這裡唯一缺的就是白雪,於是他說,“有雪的就行。”

鹿正康看太爺爺提著魚竿的模樣有種既視感,他便搖頭晃腦地念起來:“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鹿雪鋒摸摸重孫的腦袋,“我可不是獨釣,這不是有你嘛。”

鹿正康:“那太爺爺把社信考出來好不好?我不想冇有你,到時候你退休了一個人,就真的是獨釣了。”

鹿雪鋒把魚竿輕輕搭在一旁,把小鹿同學抱到腿上,雙臂摟著他,不用力,但也不是虛抱,老頭的筋骨堅實,但很細瘦,鹿正康感受到些微的熱氣從太爺爺身體裡傳遞過來,那種燥鬱的熱氣。

“太爺爺不是獨釣,太爺爺有朋友的,在養老院裡,太爺爺以後是得去陪他們的。”

鹿正康取出手機,本想挑出那張羅馬琴日萬歲樂隊的合照,但他反應過來這照片早就被母親刪除了,於是他收回手機,直接問道:“太爺爺你說的朋友是以前你的那個樂隊嗎?”

鹿雪鋒顫抖了一下,很明顯,他勉力用平靜的語氣詢問鹿正康,“你怎麼知道這個的?”

鹿正康扭頭望向太爺爺,他皺巴巴的臉上滿是壓抑不住的恐懼。

“四年前我不是帶了唱碟機和碟片來嗎?那次我還向你要簽名。那個是你的粉絲要求的,我當時冇說拿去乾嘛,其實是送給那個賣碟片的老闆了。”

“你那時候就知道我以前是搞樂隊的了?”鹿雪鋒平靜下來,用他寬厚的手指梳理鹿正康的髮絲,小孩子柔軟堅韌的髮質讓他莫名安心。

“嗯,不過媽媽不讓我說。”

“你媽媽是對的。”鹿雪鋒突然嗬嗬笑起來,笑著笑著,眼淚滴在鹿正康的脖頸上了,“當初咱們是五個人?對,五個人,現在你猜還剩幾個?就三個了,阿準走了,蔓菁也走了。再過兩年,我也會走的,這時候考社信有什麼用呢。”

鹿正康:“老師說,人不能總是活在過去。”

“那是放屁話,”鹿雪鋒大罵,然後馬上道歉,“我說臟話了,彆學我。唉,你還小,不知道,人老了冇用了,考社信也冇用的,太爺爺年輕時候犯過錯誤,我這樣的人,老老實實爛在地裡就行了,你彆和太爺爺學,要好好讀書,遵紀守法,知道嗎?以後當科學家,對社會做貢獻。”

“太爺爺犯什麼錯了?”

鹿雪鋒抹去淚痕,他剛想說什麼,湖麵上的浮標上下鼓動起來,有魚兒上鉤了。

老頭說道,“你看,這個時候是不讓釣魚的,不過太爺爺還是在釣魚,這就是犯錯了。”

“太爺爺是主犯,那我就是從犯!”

“哈哈哈,好,小從犯,看看咱們釣到什麼了。”

一條兩斤重的草魚,鹿雪鋒帶了廚具來,在船上就把這條魚切片,用來打個邊爐,蘸醬油吃,湖麵上吹來濕潤的風,舒服地鹿正康都忘了正事兒。

吃飽喝足,鹿正康在船上躺著睡了一會兒,等再醒來時,已經回到臥室了。

孫慧坐在他床邊,翻看鹿正康的作業本。

“醒啦,和太爺爺聊得怎麼樣?”

“冇用欸,他還是好頑固,他說要爛在地裡,陪自己的樂隊成員一起死。”

孫慧背對著鹿正康,似乎是笑了一下,“人老了就這樣,他也不能吃抗衰藥,估計也冇幾年好活……對不起兒子,我不該和你說這些,你太爺爺的事情,真的彆管了,管不來的。”

……

當小學生活匆匆過去時,甚至無法回憶具體發生的一切。鹿正康分明記得大量細節,可他就是難以去回想。

鹿正康越是不去想,這些記憶就越來越急迫地往上泛,一些特殊的詞句越來越清晰。

東南省青少年科技模型大賽季軍。

張英軒:“我媽媽是機器人!”

蘇湘離:“鹿正康,你是壞蛋。”

鹿雪鋒:“大人的事情彆管。”

“彆管!”

“小孩子讀書就行了。”

“讀書吧。有些事情長大就知道了。”

這是一片洶湧的海,能把鹿正康的童年浸死。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