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88年5月21日,星期五,閏四月初一。

這是平靜無波瀾的一天,朝前看,離暑假還有一個半月,朝後看,期中考試剛過去兩週,可以說是簡單、重複,冇有變化的一天。

鹿正康無聊地在教室裡畫了一天速寫,他現在不怎麼聽課,老師也不怎麼管他,手機也用不了,不去圖書館的時候,坐在教室一整天,就彷彿在坐牢。

還是那句話,鹿正康的朋友不多。

畫一張人物速寫,快的話就半節課,慢一點也不過大半節課,可以更快,不過他常常陷入細節不可自拔。

現在小孩兒人人都有一兩門特長,鹿正康所在的班級裡甚至隨隨便便就能拉出一支樂隊,或者奧數競賽隊,乃至籃球隊、足球隊也不在話下,會拉二胡的有三個,毛筆字寫得好的能有一打,彈琵琶的也有一個,跳舞的話大半部分女孩都行,有六個投稿電子雜誌賺錢的,各種競賽獲獎者也有三四個。

不過這也就是在尖子班,普通班的孩子還是冇有那麼逆天的。

鹿正康其實不太讚成這麼小的孩子就這麼拚命,不是所有人都是天才,也不是所有努力都能彌補天賦上的差距。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教育成本兩極分化的時代,一方麵,義務教育的全民普及讓每個人都能得到國際水準線之上的教育,另一方麵,網課平台興起,這也是另一種補習班,想學高級知識,得到良師指導,需要一大筆錢。

正是因為每個人都能學習,所以要出人頭地才更難。單有錢是不夠的,花錢學習不過是提前接觸高級知識,一旦觸摸到人類科學體係的天花板,拚的就是努力和天賦。不過話又說回來,能有幾個人能走到那一步呢?

現代知識體係是非常龐大的,以至於在不斷細化後還是很少有人能走到某一條道路的儘頭,從學習者變為拓展者。人類社會公認的最後一位通纔是托馬斯?楊,1829年就死了。自此之後,再冇有哪個橫跨多領域的達人出現。

老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其實是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人,社會與自然是一樣的,有人吃肉,有人吃素,蜜蜂采花,蚊蠅采血。一個生態位就有一個物種填補,一份活計就有一個職業填補。

這麼說來,有自知之明,其實比努力還更重要些。

鹿正康就不曾想過去當科學家,他對知識有好奇心,但僅止於此,他更樂意過田園派的瀟灑生活,當一個文藝工作者,等哪天實在混不下去了,再考慮用自己如今發達的大腦去搞研究賺錢。

“畫好啦,”鹿正康放下炭條,扭頭對一旁期待的蘇湘離笑了笑,“來看看,我畫得巨真實,對吧?”

畫裡的蘇湘離正趴在桌上睡大覺,側頭枕著胳膊,小臉蛋就像壓在晾衣杆上的水氣球,口水從嘴角流出來,還被鹿正康打了高光,水流效果的確巨真實。

蘇湘離大怒,掐住鹿正康的脖子一頓搖晃,“給我死!”

鹿正康:=~ ̄▽ ̄)~溜了溜了。

他站起來,掙脫小妖女的魔爪,正打算屁顛顛跑出門外,卻與班主任撞個正著。

“鹿正康!急急忙忙的像什麼樣子!回去坐好,同學們,都坐好,下節班會課咱們有任務。”

離上課還有兩分鐘的時候,體育老師施施然走進了,與講台上的班主任打個招呼,然後大喊一聲,“男生都跟我走!”

體育老師是個短小精悍的中年男人,皮膚黝黑,眼睛很亮,據說以前是部隊出來的,總是習慣性地板著臉,但其實是很愛笑的人,於是時常是一副憋笑的假正經模樣,他的左腿不知為何斷了,換成仿生假肢,他一點不忌諱這一點,還時常擼起褲管給學生們展示。

彆看他性格耿直爽朗就覺得他文化水平不高,體育老師也是名牌大學出身的,偶爾哪個老師生病了也能幫忙代課,鹿正康把邵湛晴踢進醫院那次就是體育老師來代班的。

讓鹿正康來評價的話,這個姓袁的體育老師水平真的不錯,就是不愛備課,而且喜歡扯閒話,往往一節課裡有一半是在講故事,四分之一是在講超綱的內容,八分之一是在吐槽當代教育的弊病,隻有剩下最後這八分之一的時間是說在點子上。

他代課那幾天進門第一句話必然是“上次講到哪兒了?”接下來就是“函數說了冇?啊?科學課啊?哦,那講什麼了,小球、小塊兒?哦,力的分解是吧?行了,我知道了!”

結果他說了半節課後才反應過來自己一開始就冇問出來上節課的具體內容,“書裡冇有嗎?力的分解?哦,下學期的內容啊,冇事,一塊兒上了得了。”

總之是很馬大哈,很逗趣,很受學生喜歡的一個老師。

男生們嘻嘻哈哈地跟著袁老師去往綜合樓的放映室,一路上,其他班級也在躁動,整個五年級的樓層都在喧鬨不止,有些班級的男生已經回來了,有些還坐在教室裡,鹿正康他們班的男同學們被體育老師領著往綜合樓走,一路上大家議論紛紛,遇到那些回來的隊伍就去詢問,而他們也隻是神神秘秘地搖搖頭,都藏著不說。

鹿正康雙手插兜,晃在隊伍中間,張英軒與周平一人一邊摟著他的肩膀,一副標準狐朋狗友的模樣。

張英軒這小子往常是很正經的好小夥兒,現在不知是被周平帶壞了還是自己變騷了,總之冇在學校冇那麼板正了,平日裡也是一副歡樂逗逼的模樣,讓人感慨歲月真是一把殺豬刀,硬生生把一個社會主義接班人打磨成了一個蹲在椅子上啃辣條的斯拉夫石像鬼。

隊伍湧入綜合樓的一個小放映室,兩班一組,把放映室坐滿,舒適寬厚的靠背椅讓人放鬆,一旁的黑暗裡,有人喊了一句什麼,然後投影器亮起,學生們震驚地看著螢幕上出現的人體結構圖。

這是一節性教育課。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