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問,“太爺唱得真好,這首歌叫什麼啊?”

鹿雪鋒答,“冇有理想的人不傷心。”他笑了笑,“這首歌應該還能搜到,當初冇說要禁新褲子,等你十四歲過了就能聽。”

蘇湘離語氣急促,“這就是搖滾嗎?”

太爺爺扭頭,看到小姑娘激動到通紅的臉色,她的眼睛裡有熾熱的金燦花火,這種神色,他已經數十年冇再見過,那種瘋狂,他曾在舞台上俯瞰數萬人潮為他的音樂鼓舞,現在隻有這麼一個小姑娘被搖滾所震撼,真的就是應了當年那一句“搖滾不死”。

“對,搖滾的一部分。”

“我喜歡搖滾了。”蘇湘離如是說。

鹿正康驚了一下,“啥意思?”

“我要當搖滾樂手!”

“……”×2

鹿雪鋒忍不住問,“你不是學芭蕾嗎?小孩子學一門手藝就得好好學,不要分心。”鹿正康連忙跟著勸,“對啊對啊,太爺說得對啊。”

蘇湘離舉起雙手,幸福地眯起眼睛,“煮說了,要做喜歡的事情,不要在意那些流言蜚語!”

鹿正康:“怎麼啥都是麪條神說的,周樹人的江湖地位不保啊。”

鹿雪鋒:“確實,你小孩還不懂事,世上冇有簡單事,又學芭蕾又學音樂,很可能是一事無成,而且還荒廢學業。”

蘇湘離歪歪頭,“可我是天才。”

鹿家爺孫不約而同地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上,他們麵麵相覷。

蘇湘離生氣了,“我說行,那就是行!“她自己在手機裡下載一個音樂模擬器,然後開始吉他新手教程。

從車站到太爺家,車程半小時,蘇湘離花了十三分鐘就入門成功,下車之前,她已經會彈《九環之歌》了。

嗯,當年的五環之歌也進化了呢。

鹿正康確實是有些震驚,蘇湘離真的很有藝術天賦,舞蹈和音樂,真是無懈可擊啊。

“我現在相信天才了。”太爺爺突然笑起來,搖搖頭,“不過芭蕾和搖滾是完全不同的體裁,你這樣會很累的。”

蘇湘離對老人家的教訓漫不經心,年輕人最煩的就是聽道理,鹿正康自己很清楚,所以幾乎不會同任何人說什麼人生哲學,同齡人不會喜歡聽,長輩大人也不屑於聽從小孩兒的建議。因此他遇到這樣的話題總是緘默。

鹿雪鋒從不和鹿正康聊這些,但他就是忍不住想勸勸蘇湘離,在老頭眼裡,這確定無疑是未來的重孫媳婦了。

“要好好讀書知不知道?以後社信要考出來啊,儘量往上考,興趣愛好這種東西,在學習這邊可以放一放。”

鹿正康見蘇湘離越來越有不耐煩的樣子,連忙推了推嘮叨老頭,“哎呀,太爺,這都快中午了,我們都餓了,做點飯唄。”

鹿雪鋒輕哼了一聲,“你就知道吃。”他很自然地抬起手揉搓了一下重孫兒的髮絲,冷冰冰的神色,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寵溺。

蘇湘離悄悄後退了兩步,鹿雪鋒餘光看到這一幕,不自覺僵木了一瞬,他收回手,邁向廚房,就像一條躴躿的黑魚曳入水底,鹿正康這時候才發現,太爺的背已駝了,他嘖了一聲,轉頭悄悄對蘇湘離說:“我太爺實在是老了。”

人都是會變的,鹿正康早就做好準備,看著太爺老去,他心裡隻有那麼一點點的傷感,很少,甚至不如當初看到鹿雪鋒用射釘機屠殺鳥群時的憐憫。

有些事情,經曆過一次,就能變得很冷血,鹿正康上輩子失去親人的痛,他還懂的,這種膿瘡一樣的傷疤,並不會隨著時間流逝,人世輪迴而褪去,而是會在未來的某個瞬間,猛地衝出來,再刺痛你一下。

可痛過了,也就好了,太爺老了,而未來太爺更是會死去,而鹿正康幾乎能完完全全地看明白這個過程,甚至能幻想出太爺的屍體在一層層壽衣的包裹下,在焚化爐中,或者冰凍粉碎機裡,變為骨殖碎渣,散入海中,或者太空裡,總之是不可能留下墳墓的。

到彼時,他就隻能活在晚輩的記憶裡,慢慢的,變成祖先群像中不起眼的一位,迷信者心中虛無縹緲的鬼魂,在禱告的神祠裡,在中元節的宴會裡,或許能有三枚文字能追悼他的存在。

死亡留給人們的,從來是孤獨,恐懼不過是直麵孤獨的崩潰而已。

蘇湘離拍了拍鹿正康,“你又在發呆了。”

“嗯。我隻是在想要不要學永生之……我有些。”鹿正康失語,“有些,有些……”

蘇湘離踮起腳,揉了揉他的腦袋,“不傷心,不傷心。”她咧嘴,“冇有理想的人不傷心。”

鹿正康拍掉她的小爪子,“不準說我冇理想。”

“咦,那你的理想是什麼?”

[鹿:和你一直在一起啊。]

鹿正康嘖了一聲,“等我長大以後,要玩遍天下所有遊戲。”

蘇湘離笑道:“大宅男啊,真是冇什麼意思的理想。”

鹿正康恬不知恥地聳聳肩,“男人至死都是少年嘛。”

[蘇:那我就陪你玩,多久都行,哪怕一輩子。]

蘇湘離:“切,我不想當小孩,我要快點長大。”

“為什麼?”鹿正康忍不住浮現笑容。

“時間過得快點,我要把吉他學會,然後學更多更多,我想開演唱會,到時候邀請你和你太爺爺來看。”

[蘇:就當是彌補你太爺爺的遺憾,他一定還是熱愛搖滾的吧。]

“一個人可開不了演唱會。”

“那你要幫我。”

“我肯定幫你。”

“幫多久?”蘇湘離又把手指按在了唇瓣上,熟悉的作弄模樣,總能讓鹿正康的心漏跳一拍。

“什麼時候,你不想我幫忙了,我就不幫唄。”他笑得像個憨憨,一雙手不知所措地舞動著,最後是被蘇湘離一手一隻,牢牢握住。

“喂,看著我的眼睛啊。”

鹿正康隻是逃避,“彆吧。”

“你隻要看著我的眼睛,我以後就不再捉弄你了哦。”

鹿正康仰頭,“那我願意輸。”

蘇湘離扔開他的手,“哼,你現在真是油嘴滑舌,不和你說話了,我去臥室看看。”

鹿正康按了按心口,然後下滑,摸到肚子上,“真的好餓啊,太爺,今天吃啥啊!”他笑哈哈地跑進廚房。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