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雪鋒站在車站月台上揮手。

今天是2090年1月29日,臘月廿九,今晚就是除夕夜,但鹿正康和蘇湘離卻不能留下來陪太爺爺,他們也需要回家團聚,雖然已經儘量推遲了日期,可最終還是在春節前離開,於是就像上戰場前的逃兵一樣,格外可恥。

在太爺家,蘇湘離感受到了田園的清歡,在這個農業高度機械化的時代,不會有人懂得我們的祖先在地裡刨食的痛苦。

鹿正康懂得一些,可也冇有太深的接觸,鹿雪鋒體驗過一部分,但終究隻是隔靴搔癢般的微微悸動。

鹿雪鋒再三勸蘇湘離與鹿正康要好好學習,不為彆的,就是要往上爬,考更高級彆的社信,他說,這年頭人活著下限比以前高多了,可上限高得更離譜,你不往上爬,永遠就是底層。

鹿正康問,吃飽穿暖,能快樂每一天不就好了?

太爺爺隻是搖頭,“有些東西,你不到上麵是看不見的,高處代表的是權重,代表抗危機的能力,不過你有這想法倒也冇錯,我隻是不想你虛廢了青春。再說,社信高,你是能申請到抗衰藥的,能多活不少年呢。”

鹿正康撓頭,他就是因為不想和人打交道,這輩子才走上賣畫賺錢的路子,真要說以後做一番事業,可能是開一個畫廊吧,然後和蘇湘離一起過平平淡淡的生活,至於抗衰藥什麼的,他其實可以在係統裡學習如何製作,隻不過需要一堆前置技能。

抗衰藥不是一種藥,而是一種醫學技術,名叫“永生之階”,用生化技術回覆身體活力,補充細胞分裂的次數,消除堆積在老細胞裡的大分子雜質,增殖各類乾細胞,乃至到低溫冬眠,機械改造等等。

之所以每個人都稱之為抗衰藥,不過是大眾的誤解,的確有專門的抗衰藥,但吃藥也不能顯著提高壽命的。

鹿正康能學會這一套永生之階的技術,隻需要悟性點,有了悟性點,他就是無所不能的神。

可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話:平平淡淡纔是真。鹿正康就是很冇誌氣的人,他樂意當泥塗裡打滾的魚,他的偶像是莊子,就這麼簡單,冇有什麼理由——至少暫時是這樣的。

太爺送他們離開的那天,就像來接他們的那天一樣,頭髮梳攏,脊背挺直,很精神矍鑠的一個老頭。

鹿正康與蘇湘離在車廂裡對太爺招手,老頭很有派頭,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揚了揚就收回去,他一直等到列車開動,這次轉身離開。

新的一年,新的學期,就要到了呢。

……

模擬艙的正式推出迎來一股熱潮,而且也為一種古老的場所注入全新活力:這裡指的是網吧。

網吧是一種很有江湖氣息的場所,所以很吸引青少年。

初一的下學期,張英軒與周平終於向著網癮少年大步邁進了,週末不回家,就是混跡在網吧,雖然未滿十四週歲,他們什麼遊戲也玩不了,不過正所謂山人自有妙計:這裡的山人指無所不能的網吧老闆。

青少年模式強無敵,但也是有漏子能鑽的。

尤其是在一種新機器麵前。

老闆的操作是先用社信二級的成年人身份註冊賬號,提取賬號資訊,然後登出,再把提供給青少年用戶的模擬艙斷網,植入之前提取的賬戶資訊,然後就能讓青少年正常使用了,聯機遊戲玩不了,不過單機冇問題。

這個方法隻是鑽空子,在網吧流傳這樣一句話:高超的黑客是能真正欺騙甚至擊破萬惡的青少年模式的。

至於這句話有什麼證據——你看網上那部《賽博朋克世界下的機械少女戀愛》裡不就有那種人力對波AI的神級黑客嗎?

“那都是假的啊!”鹿正康搖晃著張英軒的肩膀,每次週末回寢就能看到這倆老哥躺在客廳沙發上**的表情。

“我有一個夢想。”張英軒眼睛亮了。

“啥?”

“我要當黑客。”

“你知道這是犯法的吧?”

“哦,那算了。”張英軒眼裡的火焰熄滅了,“你就這樣無情傷害了一個少年的夢想。”

鹿正康搖搖頭,“你得了吧,現在每週末玩玩遊戲,開開心心,等考試了有你哭的,網課完成了嗎?”

“當然。”張英軒點點頭。

鹿正康又轉頭問周平,“你呢?”

“呃,我現在不上網課了。”周平侷促了一下,“太累了,我平時上課多聽一聽就行了。”

鄒家齊擺弄著手機,“網課還是得上啊,不然真的要跟不上的。哎對了,聽說等到初二,學校會安排週末補習的,那肯定能省很大一筆錢。”

聽到這話,小夥伴們都紛紛點頭,“確實,網課實在……太貴了。”

“唉,真要說什麼名師輔導,咱們學校的確夠,可網課畢竟有智慧時間管理的,更適合個人吧。”周平說著底氣不足的話。

大家聞言又是點頭,“有一說一,確實。”

“真羨慕天才啊。”韋昌俊幽幽歎氣。

大家把目光轉向鹿正康。

小鹿同學聳聳肩,“都是尖子班的兄弟,就彆謙虛了好嗎?你們有誰的成績滑到過優秀以下的?”

這話說的,大家心照不宣地笑了笑,開始例行的吹捧環節,要不說學霸的謙虛往往會讓人忽略他們本身的實力,這群考試達人自稱小弟,互稱大神,其實一個頂一個的強,經常考試滿分的也是有的,比如小話癆鄒家齊,他冇有弱項,每次考試總分都接近鹿正康。

嗯,年級第一和年級第二嘛。

經過十來次的月考,初一的班級人員已經大幅調整過了,有些同學去了精英班,有些同學從精英班或普通班升了上來。

這樣頻繁的調換營造出相當大的競爭壓力,隻有基本不變的室友能給這些孩子一些安慰了。

熄燈時間到,大家散去,新一週的學習又要開始了——週一,你懂的。

張英軒打著哈欠往臥室走,鹿正康跟著他走了進去,叫住他,“你作業寫完了嗎?”

張英軒皺了皺眉,他知道自己最近學習熱情確實不高,但還冇到不寫作業的程度,他心想:我們確實是多年的老同學,但我不想聽你教我怎麼讀書。

“我寫了!”張英軒語氣嚴肅,“還有……”

“nice,借我抄一下。”鹿正康喜上眉梢。

“……”虧我以為你是在關心我的學業嗎?

小鹿同學拿著張英軒的作業往外走,突然扭頭問,“你剛纔說什麼還有?”

“……冇什麼,你抄快點吧。還有,下次熄燈前來抄作業,在客廳抄可能被監控拍下來的。”

“冇事兒。”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