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五點三十,柏楓氿的爸爸從廚房探頭,“你們想吃什麼?”這位瘦高的男人姓齊,齊決誌,女兒隨母親姓,這位當爹的越來越冇有存在感,甚至就單純是提供一個吃飯的場所罷了。

鄒家齊有些慌張,“我不留下吃飯了,我待會兒就走。”

方纔的二十六分鐘五十秒裡,他如坐鍼氈,他悔不該鬼迷心竅地跟到班長家,氣氛實在太尷尬了。

最恐怖的是,屋子裡四個人,就他一個人覺得不自在,陡然就像是被孤立了一樣,鹿正康和班長自顧自寫作業,甚至能若無其事地互相交流兩句,齊先生一直躲在廚房裡張羅晚飯,熱騰騰的米香從門縫裡飄出來,充斥整個客廳。

小話癆現在是又怕又饞又鬱悶,怕這尷尬的處境,饞人家的飯菜,鬱悶自己冇法說話,實在難受死了。

【鄒家齊:問我有啥感想?想法就是後悔,非常後悔!】

柏楓氿聽到小話癆那句話,抬起頭,她仍舊端坐著,但脖頸緩緩扭轉,移動速度很均勻,目光就像實質的寒氣柱一樣,一點點打在鄒家齊的臉上。

【鄒家齊:班長你是機器人嗎?好可怕!】

齊先生挽留起來,“哎呀,就留下來一起吃一頓飯,冇問題的,和家裡人發郵件說一聲就是了,待會兒學習完了讓氿氿送送你們。”

鄒家齊:“謝謝叔叔,不過……呃,好,好吧。”臉上快起雞皮疙瘩了。

鹿正康大聲說道:“謝謝叔叔,我想吃紅燒肉!”

齊先生愣了一下,“紅燒肉的嗎,來不及嘞,已經做成竹筍炒肉了。”

“竹筍炒肉我也喜歡,謝謝叔叔!”

鹿正康冇心冇肺的樣子看的鄒家齊眼皮亂跳。等齊先生把頭縮回廚房,小話癆馬上湊到鹿正康耳邊低聲問:“咱們啥時候走?”

“吃了飯走不好嗎?”鹿正康也輕聲回答,他注意到柏楓氿的視線移動過來,於是抬起頭對上她的目光,班長還是板正嚴肅的模樣,隻是抿著嘴,這個時候鹿正康才發覺她兩頰上有些嬰兒肥,像隻小倉鼠似的。

小鹿同學露齒一笑,很公式化,“怎麼啦?遇到難題了?”

柏楓氿:“我在想你為什麼不難過。”

“難過?因為你拒絕幫我嗎?那我確實有點難過,”他轉著筆,“不過其實就那麼回事啦,樂隊不樂隊的,不過是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假如能讓我太爺開心一點當然好,假如不能的話,那也無所謂。”

鄒家齊歪頭,“不對啊,這時候你不是應該發表一些振奮人心的演講好把班長感動然後拉入樂隊嗎?”

鹿正康:“……你可少看點那些有的冇的,魔怔了都,班長不想加入,難道我還得硬拉著她嗎?”他扔下筆,右手豎起來拄著腦袋,眼神望向客廳的窗戶,那些盆栽水果莖葉繁茂,綴著金紅色的薄暮餘暉,頗有煙火氣。

他低聲道:“再說,樂隊是蘇湘離提出的,她纔是話事人。”

柏楓氿:“她想要什麼,你就會幫的嗎?”

“當然,我說過要幫她一輩子。”小鹿同學微笑,“你懂的。”他略側首望向柏楓氿,卻不自覺傾灑出滿腔的綿柔情意,女孩平靜隻是以對,就像倒映星月的鏡湖。

【鄒家齊:我感覺自己好多餘。】

柏楓氿:“你們之間有愛情嗎?”她異常期待起來,對一切風雅她都情難自禁。

鹿正康:“……不知道。”

鄒家齊:“這算什麼嘛,愛就愛咯,哪有不知道的,難道你不喜歡蘇湘離?”

鹿正康挺直脊背,“不是這樣的,喜歡不是愛情,程度上不一樣,喜歡能用來說,但愛情不能隨隨便便就說出口的。”

鄒家齊:“這麼神秘的嗎……”他一時間有些被鹿正康的氣勢震懾住了,接受情聖的言語洗禮,頓時他感覺自己的愛情觀有了飛躍式的提高。

柏楓氿矜持地捧著臉,前所未有的歡喜模樣,隻是這歡喜也並不非常濃烈,這個在鹿正康眼中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女孩,彷彿輕輕轉動手裡的油紙傘,灑出點滴光芒璀璨的雨。這樣的風采實在是難得一見的,也很難讓人相信這樣的風采是出現在柏楓氿身上。

鄒家齊看得入迷,班長的目光四處飛逸,那種入骨子裡的冷氣消失無蹤了,隻有溫暖的春風,她讀的那些詩書現在都活泛起來,衝破板正的軀殼,墊著她的魂魄,脫皮換骨了。直到柏楓氿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駐了一瞬間,鄒家齊這才滿麵通紅地低下頭。

柏楓氿搖頭晃腦地吟道:“井底點燈深燭伊,共郎長行莫圍棋。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鄒家齊又一次顫抖起來,這是在說我,還是鹿正康?

鹿正康聞聽詩篇,也覺得非常合心意,便歡快地笑起來,這時候廚房的門打開,齊先生招呼孩子們收拾餐桌,他將一餐不豐盛也不寒酸的家常晚宴擺好,到了用飯時間。

飯後,柏楓氿抱起吃飽喝足的狗子,送兩位男同學出門,一路返回車站。

三人來時,鹿正康與柏楓氿是沉默的,而鄒家齊愛說說話,三人去時,鹿正康與柏楓氿倒是相談甚歡,鄒家齊卻格外地把控了言語。

告彆時,柏楓氿向鹿正康道了歉,“樂隊的事情真的幫不了你,不是我不想,隻是我不能,實在對不起啊。”

鹿正康突然收到郵件,他一邊安慰班長,一邊摸出手機檢視。

郵件挺長的,發件人是蘇湘離,她說找到樂隊成員了,而且有一位音樂老師會負責樂隊的訓練,暑假就有音樂節,到時候他們可以去試著參加一下。

“哦吼,行了,樂隊有著落了。”

……

柏楓氿帶著狗來到母親家裡。

女人問她,“今天那兩個小子是來找你,還是你爸?”

“找我,想讓我當樂隊鼓手。”

“冇同意吧?”

“冇。”柏楓氿麵無表情,她媽媽也是麵無表情。

“那就好,你現階段還是學習為主,自己去臥室上網課,我去上班。宗宗餵了冇?”女人的生活規律同自己的家人相反,晝伏夜出,鹿正康他們看到她遛狗以為是飯後散步,其實對女人來說是早鍛鍊。

“餵了。”宗宗是那條吉娃娃。

“嗯,那就好,過兩天得還給人家的,彆餓著。”女人收拾好坤包,出門去了。

房門合攏,夜幕深沉地裹住柏楓氿,她這時候才反應過來,同母親聊天那麼久,誰也冇有想到去開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