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子是很渺小的,蟲子的生命也是短暫的,每日吃完就睡,睡醒就吃的鹿正康很快成長了起來。

由於不懂昆蟲學知識,同時遊戲裡對蟲類特質的模糊化、藝術化處理導致鹿正康不是很瞭解自己這個維修蟲原型到底是什麼蟲,但是隨著基因深處的遺傳資訊一點點釋放,他也明白了,自己不會結繭蛹化,隻會正常長大,外殼也會在長到一定大小固定、硬化,那時就是維修蟲的先天體型閾值。

在睡和吃的間隙,鹿正康慢慢學會了蟲語言。

作為一種很個性化的語言,蟲語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溝通橋梁,隻是一套屬於每個蟲種,每隻蟲子的騷話而已,真正傳遞資訊靠的是資訊素,蟲語反映的是發聲者的種族、性格和心情。

那隻一直照顧鹿正康的維修蟲聲音清脆甘甜,短促有力,反應其樂觀善良的性格。

鹿正康的聲音平靜和緩,不過比遊戲裡那些巨型蟲子要簡潔,冇有拖音,冇有含混的音節,聽起來就像一位心平氣和的鄰家小哥。

蟲子世界在地下,計時是個大問題,鹿正康也問過維修蟲關於計時問題,結果就是,冇有結果。

這裡不計時,不同蟲子對時間流逝的主觀體驗差距很大,所以冇有統一的時間標準,據說白王統治時期為了統籌工作,就利用種族特性分配特定工作。對時間敏感的就做靈活的工作,不敏感的就做一些重複性的工作。也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

鹿正康這下也算明白為什麼遊戲裡走遍整個地圖找不到一塊計時工具。

徹底學會蟲語言後,維修蟲一下子熱切起來,開始敦促鹿正康學蟲文字。蟲文字是真正統一的文字,能用於記錄資訊。

有智慧的蟲種都是遊戲裡的高等生命,學習文字是學習知識的第一步,而知識是文明與智慧傳承的基石。

據說幾代蟲不學知識,慢慢就會退化成低等生物。

維修蟲自己的知識是前輩教授的,現在他要把這些珍寶統統傳承下去。

鹿正康的睡眠被迫減少,好在他學習很快,進度良好,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學會這門外語。

維修蟲把自己的名字寫給鹿正康看,納提,這是長輩給他起的名字。

納提準備過一段時間,帶鹿正康參加維修蟲的集會。在那裡,會有德高望重的長者為族群的晚輩起名,指導維修經驗。納提也有一段時間冇有參加聚會了,他渴盼找到一位美麗的維修蟲姑娘,和她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互相幫助,然後為族群繁衍做貢獻。

性格含蓄內斂的納提常常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經常走神,這時候鹿正康就會默不作聲的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蟲子也有生長週期,類比一下,那麼維修蟲納提已經是個青年了,而鹿正康還是個孩子。

青年有一些成長的煩惱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納提這樣的宅蟲,一旦想入非非,整個蟲都美得冒泡,又時不時會患得患失,做出驚恐的姿態。

觀察過幾次,鹿正康就對年輕蟲納提的小煩惱失去了興趣。

夢境戰場的常年戰鬥逐漸有了成效。

搏擊的技術,都是對戰鬥的總結歸納,提煉出能有效製服敵手,又保證自身安全的套路手段,就可以稱為武術。

這是鹿正康一己之見,他現在對劍術的理解,還在淺層的對技術的探究,還冇有上升至道的高度。

鹿正康很務實,老老實實磨練技術。

不同遊戲裡,敵人有固定的血量,需要反覆攻擊才能殺死,現實是,隻要用對技巧,就能做到一次擊殺。

夢境角鬥場裡的鬥士們冇有體力限製,所以能不知疲倦地發起攻勢,在高頻率的戰鬥中,鹿正康的所有分意識都習慣了戰鬥,將戰鬥化作本能,對戰鬥毫不畏懼,乃至充滿渴求。

現在的鹿正康,已經有了戰士的勇氣,他可以自稱一聲劍士了,因為他有了麵對強敵拔劍的勇氣。

一階段的訓練有了成果,鹿正康就開始了更深層次的練習。

角鬥場的地麵升起一根根佈滿孔洞的圓柱,如同一片森林,孔洞裡噴射出大量的攻擊球,這些攻擊球有三種,一種是速度快的普通白色球體,被擊中會受傷,一種是速度慢的橙色爆裂球體,被擊中會死亡,還有一種是黑色粘液球體,爆裂開來會釋放粘液,影響行動。

在這樣嚴酷的環境裡,鬥士們不但要互相攻擊,還需要判斷四麵八方隨時襲來的攻擊球,決定是躲避,還是彈開,還是硬撐。

二階段的訓練一開始就把難度提升到了不可理喻的高度,大量鬥士甚至冇反應過來就被攻擊球殺死,更不用說互相廝殺。

隻有寥寥幾個劍術爐火純青的分意識能勉強自保。

總意識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平靜的觀察著所有的鬥士,感受他們的想法,感受他們的情緒,憤怒、擔憂、狂熱,整個角鬥場都沉浸在戰鬥的狂潮裡,隻有勝者可以脫身,敗者永遠沉淪。

鹿正康被納提叫醒,繼續學習蟲文字。

學到肚子餓,就吃一些小爬蟲的肉,休息一下,納提出門察看自己管轄的路麵情況去了。

納提走前把門關緊。

鹿正康被再三囑咐好好呆著,不要亂動房間裡的東西,最好就去睡覺。

怎麼可能不亂動

納提剛出門,鹿正康就從床上跳了下來,他開始翻看納提的筆記。

筆記裡記載了一些維修知識,裡麵提到,維修蟲能分泌一種溶液,能軟化金屬,用於焊接。

鹿正康確實有這種感覺,體內有個囊腔正在發育,但還冇有完成,無法分泌溶液。

除了筆記以外,鹿正康知道納提還有一本私人日記,原本是正大光明的放在桌子上的,後來鹿正康開始學習蟲文字後,納提就把日記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收了起來。

日記說是日記,其實應該是事記,裡麵冇有日期,隻有正文。

鹿正康並不屑去看,納提是個直腸子,藏不住心思,想知道他的快樂和苦惱,看看他的模樣就知道了。

趁著納提還冇回來,鹿正康開始鍛鍊身體。

主要是練習跳躍,鍛鍊下肢力量,至於揮舞骨釘,還是不行的,最小的骨釘對現在的鹿正康來說都實在太大了一些。

反反覆覆,很無趣地跳躍。

鹿正康明白,這是踏上偉大的第一步。

隻是實在太無聊了一些。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