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91年的暑假一過就到初三年級,上半學期尚算平靜,隻是忙碌,到下半學期,就有兵荒馬亂的意思。

寧湖中學教學進度很快,尖子班更是如此,教育部規定的課程基本都在初二下學期期末前講完,初三的上學期全在學一些超綱的進階課程,到了下學期,就是每日刷題。

題海戰術,戰到麻木,大部分學生上考場之所以不緊張,不是他們心態好,隻是習慣成自然罷了。

同學們平時也不再走班上課,所有人止安坐在教室裡,伏案發奮,任課老師們不常來,要麼是在準備試題,要麼是在批改試題。

中考高考都是用的紙質試卷,所以大家平日裡的考試作業也基本是紙質的,除了工程科目需要電腦和3d列印機,彆的部分其實和世紀初的學生們也冇有太大出入。

考試紙張一張摞一張,疊得高高的,隔一段時間衛生委員會把舊考試紙收集起來,交付給學校的環保處,用於製作新的再生紙,然後印刷成新的試卷,大家戲稱這個過程為試題轉移。

工程科目實踐製作的各種小物件每天都堆滿教室的窗台,一週一換,原材料當然也是重複利用,這個過程又被大家戲稱為博覽大會。

每天做題,總有對錯,錯題要用學生平板拍下來,製作成電子錯題集,這也是日常作業,錯題要訂正好,然後把還是不懂的發給對應的任課老師,或者自己上網絡學習平台搜解題過程:類似當年的小猿搜題、學霸君什麼的。

東南省的中學考試總計是八百二十分,必考的語數外每門滿分一百五十,選考的科目每門滿分一百,最後加上體育七十。

體育項目也分兩類,必考的有男生一千五百米長跑,女生一千米長跑,男生引體向上,女生仰臥起坐,男生二百米自由泳,女生一百五十米自由泳,坐位體前屈,百米短跑。

除了這些,還有可選的項目:實心球投擲,排球墊球,跳繩,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拳,五十米跑,百米跨欄跑,百米仰泳,跳高,立定跳遠等,選兩項即可。

體育考試總分七十,真的很值錢了,所以學校也很重視,一天課間操兩次,加起來兩小時,晚自習後也得被班主任趕到操場去鍛鍊,鹿正康同學再不能與蘇湘離一起在夜色中漫步,屬實是鍛鍊後疲憊難耐。

不出所料的是,鹿正康的老中醫之握徹底火了。

舒緩疲勞,加快恢複,以及立竿見影的舒適體驗,每次課間操後,相熟的同學們就會像討食的貓兒一樣圍著他打轉。

男孩女孩都有,鹿正康當然是區彆對待的,對男孩,可以各種暴力手法,包括正骨,將他們渾身掰得像爆竹一般,總是能引起周圍人的驚呼,而對女孩他就很溫柔了,隻是很簡單的按摩脊背肩頸,在蘇湘離的死亡凝視下,鹿正康宛如一個正人君子,老規矩,一次隻給十個人按摩,先到先得。

又是一天夜跑結束,偌大的操場,路燈就那麼些,照不通透,總而言之是黑沉沉的,可即便如此,鹿正康周圍還是圍了一圈熟悉的麵孔。

他們有些是一開始就跟著小鹿同學,陪跑不輟,有的是半路偶遇,急忙追逐,還有有些人跟著跟著,氣力不濟,腿腳發酸,隻有眼睜睜看著自己被甩下了,可畢竟運氣好,被套圈的時候,正巧鹿正康跑完。

就是這麼一群毅力、眼力與運氣並存的人類,享受到了非凡的舒適體驗,總有人說,讓鹿正康推拿的時候,就是旁邊槍斃自個兒爸爸都不心疼。

……

如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平靜冇有起伏波瀾。

掐指一算,距離中考還有三個月,距離體育考覈還有兩個月,用老師的話來說,現在到衝刺階段了。

鹿正康不太喜歡這樣的比喻,雖然形象,但他就是討厭那種趕鴨子上架的急迫感,他的學習生活還算平靜,不溫不火,上次模擬考成績排名年級第一,全校第一,全區第二,全市第二。

隨著課程難度的提高,鹿正康也不可能每門都答滿分。

語文就不說了,總得有零零碎碎的六七分丟得莫名其妙,曆史就很痛苦了,對史實的分析常常失誤,導致他這門課平均也才九十八,這麼說來,刨去體育不說,他模擬考總分總是在七百四十分上浮動。

那個全市第一的小子,是震澤新區一個省著點初中的,他讀的學校比鹿正康所在的寧湖略差一些,冇想到萬年老二家這一屆出了這麼一個人才。

班主任總是藉著友校的第一名來敲打鹿正康,告誡他要更加努力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人背後是高人,能人背後有人恁。

雖然他鹿某人也有遇到彆人家孩子的時候,但這些對於不怕開水燙的他來說都是不足掛齒的小煩惱,唯一讓他發愁的是蘇湘離要去集訓,為藝考做準備,地點在江浙市鎮江區的一家培訓學校,離落山挺遠,離臨海老家倒挺近。

除了中途體育中考的時候能碰一麵,算算得有兩個月見不到她。

有趣的是,同樣是到週末用視頻通話,鹿正康總是忘了給家裡人發訊息,但對蘇湘離卻時時在意,他對此自我反省過好幾次,可還是冇有改變。

有了鹿正康製作的ai浮土德,異地戀每天都能有驚喜。

譬如說,鹿正康和蘇湘離會在臨睡前給對方設置鬧鐘,錄一段話,第二天醒來,就能聽到。這算是一個繞開青少年模式的通話方法,有時候他們會這樣互相設置鬧鐘到深夜,聽著對方的留言,笑得像兩個傻子。

“今天是2092年4月1日,愚人節快樂,我看了ncas官網裡的天氣預報,今天室外應該是19攝氏度,鎮江區是晴天,不要一直待在室內,多出去曬曬太陽,練舞要小心,我不在的時候,得注意身體健康……”

練芭蕾是得足立的,全身重量都壓在腳趾上,練的方法不得當,很容易受傷,長期積累的傷勢還會導致畸形。

鹿正康總是很心疼,會給蘇湘離按摩腳掌。

天鵝女孩的足趾就像冰砌玉雕,踏著清風朗月,飄然如叢中麗蝶,叫肅穆的牡鹿頻頻追逐。

鹿正康記得清清楚楚。

“唉,你說我的手會不會得腳氣啊?”

蘇湘離抬腿去揣鹿正康得意的嘴臉,“讓你的臉也得腳氣啊!”

“awsl!”